再看《人世間》:頓悟周蓉和馮化成的愛情,是專給蔡曉光做的嫁衣


看到周蓉選擇和蔡曉光在一起後,最大的感覺就是有些懵。

因為我想不通,周蓉自打年少時起就明白蔡曉光對她的感情,而蔡曉光對她的體貼關心從來沒有停止過,為何周蓉非要經歷和馮化成的那遭婚姻後,突然選擇了和蔡曉光共度餘生呢?

如果說馮化成讓周蓉對愛情絕望,所以她回頭選擇了癡愛自己的蔡曉光,那麼這樣的邏輯是合乎情理的,也是符合人性的。

可是,周蓉明明一直辜負著蔡曉光,結果在結束了和馮化成的婚姻後,突然就接受了蔡曉光,並且在她還繼續相信愛情的狀態下,和對方開始了彼此呵護體貼的甜蜜生活。

我始終不明白,如《人世間》這樣一部製作精良的電視劇,為何在周蓉的感情線上,呈現得十分生硬突兀。

直到最近重刷第二遍,我忽然看懂了劇情如此安排的用意。

周蓉和馮化成一起走過的那段路,是她最終選擇蔡曉光的必要條件;周蓉的第一段婚姻,最重要的作用就是為了證明她和蔡曉光在一起的正確性。

衝動的愛情充滿了不確定性

當初,周蓉因為喜歡詩歌而崇拜詩人,因為崇拜詩人而愛上從未謀面的馮化成。

她將內心火熱的情感義無反顧地付諸於行動,不顧父母的安排和感受,隻身去了遙遠的貴州投奔愛情。

接下來的許多年,周蓉都沒有回家看望一眼年邁的父母。更離譜的是,當週父不辭辛苦到貴州看望周蓉的時候,她居然能以斷絕關係威脅父親不要試圖拆散自己和馮化成。

周蓉離家的許多年,週母為她流了無數次淚,週父既生氣又為之擔憂。而之後周母昏迷兩年,弟弟周秉昆坐牢半年,都因馮化成而起。

周蓉為了追求愛情而給家庭帶去的傷害和災難,致使這個角色在最初就人設崩塌了。在她和馮化成的這段緣分中,她留給家人更多的是自私和冷漠。

而蔡曉光,周蓉從小就對他知根知底,他不是她拋下所有去奔赴的那個人,而他卻是幫她打掩護、幫她實現心中所想的那個人。

無論周蓉人在哪裡,周家的事蔡曉光不會置之不理;無論周蓉生活得很幸福還是出現了問題,蔡曉光永遠在盡他所能地幫助她、支持她。

周蓉和蔡曉光在一起後,生活忽然從過去的雞飛狗跳回到了一派安寧。電視劇正是以這樣的方式告訴人們:比起日久生情,缺乏了解、一時衝動產生的愛情往往不可靠。

崇拜某個事物而產生的愛情風險更大

如果周蓉不愛好文學、不喜歡詩歌,她和馮化成此生都不會有任何交集。是她對詩歌的興趣激發了對詩人的崇拜,從而發展為對馮化成執著的愛情。

往往,這樣的愛情注定是浪漫的,但浪漫過後,風險也就隨之而來。

隨著自身學識和職業地位的提升,周蓉對馮化成昔日的崇拜漸漸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不屑和輕蔑。

這樣的變化,對二人感情的傷害程度是致命的。馮化成是一個有情感感應的正常人,周蓉對他一點一滴的變化,他都會了然於心,所以即使一點小事,也會讓他們口不擇言彼此傷害一番。

如果,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有幾分崇拜,那麼他們之間的感情就融合了感性和理性。可是,如果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感情基礎全部來源於崇拜,看似美好,但這份感情就注定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

就如周蓉,當她的見識促使她重新審視馮化成的時候,他們之間的感情就開始被無情地一寸寸割裂。她以為,馮化成變了,其實馮化成一直都是馮化成,他原本就不是她以為的那個樣子。

而馮化成自己,事業上的波折讓他有太多的挫敗感,周蓉的變化更讓他無所適從。所以當有另一個女人崇拜他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地犯錯,因為他體會過曾經被周蓉崇拜的感覺,他迷戀那種感覺,根本無法抗拒。

曾經,在周蓉心中,馮化成無可替代,而蔡曉光卻只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俗人而已。可在境遇和時間的洗禮下,周蓉漸漸發現蔡曉光有許多的好。有馮化成的襯托,蔡曉光得到的認可達到了最大的價值。

思想差異過大的兩個人最終走向殊途

周蓉和馮化成的婚姻走向崩塌,直接原因是馮化成出軌,其本質是兩個人的思想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

他們原本對事業和物質有同等的追求,馮化成懂得迎合世俗去爭取,但周蓉卻無法容忍。

在周蓉看來,馮化成的世俗行為就好比吹進她眼裡的沙,這也直接導致了她對他的否定和輕視愈演愈烈。

蔡曉光身為導演,自然深諳名利場中的浮躁繁華,但他懂得將周蓉從中分割開來,盡可能去尊重她的精神追求。

蔡曉光的理解,使周蓉高傲的心柔軟下來,所以她願意在對方有難的時候強迫自己接受世俗,也為蔡曉光做點兒什麼。

周蓉越來越覺得馮化成陌生,但她和蔡曉光何嘗又不是兩種人?然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周蓉和蔡曉光在面對彼此的時候,他們思想的差異達到了最小的程度。

結果,這部分差異不僅沒有破壞他們的感情,反而因為彼此的讓步給內心帶去了幾分溫情和感動,自然拉近了兩人的共識和距離。

失去的會以另一種方式得到

這世上有成千上萬種愛,但從來沒有一種愛可以重來。

對周蓉而言,馮化成是刻骨銘心的,但同時又在她內心留下了斑斑傷痕。可若沒有在馮化成那裡走錯的路,蔡曉光恐怕終其一生也只能默默單戀著周蓉了。

周蓉不會想到,和馮化成那些衝動、自私、甚至是荒唐的過往,會成為她接受第二段感情的基礎。她對蔡曉光的情感轉變雖然顯得突兀,但就結果而言,又十分符合事物規律。

周蓉是幸運的,她經歷了漫長的一場感情風波,重新認識了蔡曉光的好。

曾經,她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陪伴她度過餘生的將會是另一個男人。她一定懂了:人生的許多失去,都會以另一種得到的方式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