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怪現象–畸形的飯圈文化


不知何時開始“飯圈”這個詞語充斥著各個平台,稍微年長一點的朋友估計都不知道這個“飯圈”到底是乾啥的,約飯局的嗎?

這裡小編就給不知道的朋友們科普一下,這個“飯圈”其實就是粉絲聚集的意思,英文粉絲fans諧音就是“飯”。這類“飯”聚集起來就是“飯圈”了,這個詞也就出現了。泛指追星的那群人。

本身由粉絲組成的圈子也沒什麼問題,但是由於資本的介入和互聯網的傳播發酵讓這種文化越來越畸形甚至有了其他危害。

過度的追星導致明星與粉絲之間的生活都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劉某華跟粉絲楊某娟之間的事情了。這個故事的結局並沒有贏家,劉天王整的自己心力憔悴很難處理這樣的粉絲公關活動。楊某娟散盡家財,甚至不惜借貸只為能看一眼自己喜歡的明星。最後不堪重負負債累累,楊父受不了這樣身心的折磨選擇跳入海中與這個世界告別。願天堂沒有追星,沒有“飯圈”。

還有些畸形的價值觀充斥著這個群體,為了能提高自己喜歡的歌星唱片銷售量不惜花光父母積蓄反复購買專輯。更是有粉絲後援會強行組織購買,只為那所謂的“衝榜”。不同明星的粉絲間還進行了攀比,更加沒有底線的進行刷數據、刷記錄。不良資本看到這些更是開心,有話題性還能賺錢何樂而不為。進行大肆宣傳鼓動,最終受傷的還是那些粉絲,甚至很多都是未成年的孩子(花的都是父母的血汗錢)。

更是有些粉絲只能用腦殘形容,當吳某凡出事的時候。很多所謂的粉絲說:我家凡凡能睡你都是你的榮幸。還有的說我家凡凡要是想睡我,我早就洗乾淨等著了。真不知道這樣的話是怎麼從一個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人口中說出,但凡好好念幾年書都不至於這樣。

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粉絲,在網絡組織粉絲去北京劫yu。後面發現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想了個更腦殘的主意。在網上徵集範什麼事才能跟凡凡關在一起,想去監獄陪他下半輩子。重點還是真有人做出了攻略還說家裡有關係可以安排,簡直驚掉人的下巴。

有些粉絲更是為自己細化的明星各種開脫,最典型的就是吸du的。如某凡、某東根本數不清。真是不知道緝du警察的偉大,不知道du飯有多兇殘,真不知道再去看幾遍湄公河行動。

有關數據顯示,我國的緝du警察平均壽命就41歲。這是多麼讓人心酸的事情,被du飯發現的都是虐待致死甚至殺害家人。這樣的事情,那些腦殘粉還為所謂的明星開脫。不惜花大代價找證據買熱搜,呼籲給他們一個機會。那麼誰給死去的緝du警察機會給他們家人機會!

現在這類的問題已經有向其他領域擴散的風險,中央網信辦開啟了為期一個月得清朗·2023年春節網絡環境整治”專項行動。

願我們能合理追星,理性追星。明星在帶給我們快樂的同時,他們也是人。請不要神話他們,他們犯事也是要受到法律制裁併沒有特權!

對此網友們怎麼看呢?歡迎評論區留言關注! (今天是除夕,祝大家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