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春水》給生活的三點啟示,讓你以後少走彎路


《一江春水》是2022年1月在國內上映的一部女性犯罪影片。曾獲2021年第15屆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劇情獎提名。豆瓣評分7·0分。

影片以一個女性的視角,為我們展現了一個複雜多變的社會。茫然與怯弱,自私與貪婪,各種人性的弱點都涉獵其中。

讓我們在感慨生活不易的同時,也引發這樣的思考。到底我們應該怎樣面對人生呢?

導演高啟盛在影片中以三個人的人生經歷,告訴了我們三個淺顯易懂的道理。我覺得這對於我們今後少走彎路是大有裨益的。

錯了不怕,怕的是一錯再錯

蓉姐,真名王丹,19年前在東北老家的一個戲曲學校裡,喜歡上了一個叫王揆生的男孩。

後來懷了他的孩子,想與他私奔。

沒料到怯弱的男孩對孩子是否是他的提出了質疑。

憤怒之餘,蓉姐撿起磚頭砸向了他。

她誤以為男孩死了,於是倉惶潛逃。這一逃就是19年。

等她回來自首時,方知當年犯下的錯是多麼可笑,原來男孩沒死。

從她第一步懷上孩子,到她第二步砸傷對方,再到第三步,畏罪潛逃。

其實每一步前,若她回頭,都能及時止損。可惜一步錯,步步錯。

等她幡然醒悟時,已經偏離了正道很遠了。

十九年的光陰,不僅耗去了她大半的青春,她更是在這段歲月裡,殫精竭慮。這一切都值得嗎?

有一句話說得好,從錯誤中學到的東西,比從美德中學到的東西還要多。

電影的結尾處,她坐在自家的火爐前默默流淚。以二十年的顛簸流離換來的教訓想來足夠她後半生悔恨了。

逃避責任的後果將會使生活變得更糟

蓉姐的生活環境並不優越。在這樣的條件下,弟弟小東不僅不求上進,每日里還不務正業,遊手好閒。

在姐姐的高壓管束下,小東性格膽小怯懦。女友靜早就看穿了這點。

靜可能成長在單親家庭,內心極度缺乏安全感。這個從她每次坐電摩,都緊偎在男友的後背就可以明了。

只是小東遠不是她所期待的那種依靠。

一次她謊稱自己懷孕了,來試探小東。果然小東馬上變得六神無主,不知所措。這更堅定了靜要離開他的想法。

列夫·托爾斯泰說過:一個人若沒有熱情,他將一事無成。而熱情的基點正是責任感。

生活中若沒有擔當,可能你意料不到的很多機遇都會離你而去,你將會變得碌碌無為。

余秋雨說:男性的第一魅力是責任感。

在本片裡,靜的出走,就是對小東最大的否定。不過這次變故,也讓小東的心智成熟起來。

後來他決定要找回靜,從那一刻開始,他才蛻變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不要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

金花是蓉姐的同事也是她的閨蜜,她愛慕虛榮,一心盼望著嫁給一個有錢人,改變自己貧窮的命運。

在足療店裡給人泡腳做按摩時,她喜歡打聽對方的各種信息,從工作情況到經濟收入,似乎是在尋找一個假想的伴侶。

一次,老家給她介紹了一個對象。沒想到還是她高中暗戀的同學,如今在搞家裝設計生意,聽說收益不菲。

她滿心歡喜地前去赴約,晚上又與對方開包間,完全沉浸於美好的憧憬中。

可惜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但這次相親失敗,並沒有擊垮她的熱忱。在以後的日月裡,她仍一如既往地追尋著自己的夢想。

其實以她的自身條件,並不容易找到理想的伴侶。因為她在挑別人的同時,別人也在用挑剔的眼光審視她。

這一點,她似乎並不自知。

在《靈性視覺中》有這樣的論述:

沒有大樹可以依靠,

沒有外力可以攀附,

沒有捷徑可以尋找······

有一種努力叫做靠自己。

現實生活告訴我們,那種灰姑娘的故事只存在於童話中。不要把希望寄託於別人身上,也不要好高騖遠,做不切實際的幻想。要想生活富裕,還得靠自己。

足療店裡的王姐後來辭了職,回家鄉開了一家足療店。雖然也存在著失敗的風險,但不可否認要比金花務實許多。

電影就像一個黑匣子,在為我們回顧各種人生百態的同時,也在為我們總結著得失。

能從中有所領悟的人,才會在未來走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