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小岳嶽大變燒雞江郎才盡,徐志勝犯尷尬癌,沈騰馬麗真敢說


文/桐城一派

看春晚,看的就是語言類節目,這些節目好不好、耐看不耐看、有沒有受到啟發,關係到整台晚會的質量。

昨晚央視的兔年春晚,最讓我感興趣的語言類節目有三個,一是岳雲鵬孫越的相聲《我的變變變》,二是徐志勝、何廣智等的脫口秀節目《給我一分鐘》,三是沈騰馬麗的小品《坑》。

先來說說小岳岳的《我的變變變》。

對小岳岳我是很期待的,畢竟他辛辛苦苦賣了一年的“鍋圈”,到年底總該拿出點實貨來報答喜愛他的觀眾們吧。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這個所謂的《我的變變變》,是什麼玩意兒,整個節目鬆鬆垮垮,東拼西湊,完全沒笑點,沒有情節。新梗沒有老梗湊,最後還搞出個不倫不類的“大變燒雞”來,讓人摸不著頭腦。

都說央視春晚的審查很嚴格,一審、二審、三審,犯人都快崩潰要交代了,小岳岳的這個節目是怎麼過審的?

是不是相聲開始沒落了?小岳岳到了江郎才盡的地步?相聲需要燒雞來撐門面了?

接著說徐志勝的《給我一分鐘》。

志勝、廣智是2022年火得一塌糊塗的脫口秀演員,他們上春晚也是民心所向,就像那首被指有抄襲嫌疑的《早安隆回》經過央視“再抄襲”,改頭換面後不是照樣上了春晚,所以志勝他們登上春晚也是順理順章的。

但遺憾的是,脫口秀節目第一次“觸電”春晚,是失敗的,而且是完敗。

廣智緊張得話說不利索了

或許是第一次,站在偌大的央視演播廳,面對黑壓壓的觀眾和電視機前的全國人民,徐志勝們還是有點緊張,遠沒有他們在吐槽大會上的從容不迫和揮灑自如。

或許是少了壓陣的李誕,或許少了拍燈的環節,或許是少了台下狂呼“真帥”的粉絲,志勝雖然是一如既往的標誌性笑臉,但仔細看,分明夾雜著一絲尷尬、忐忑和不自然。

給志勝一分鐘,能曝幾個梗?

最後說說沈騰馬麗的小品。

三個語言類節目,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這個《坑》。甚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是沈騰、馬麗支撐起了整台春晚。

如果沒有這個小品,兔年晚會就像感染新冠后味覺嗅覺全失,味同嚼蠟,乏善可陳。

這個小品的經典台詞一句連著一句,每一個梗都讓人笑得合不攏嘴:

“不擔當不作為、不肯幹也不敢干、捲起袖子在一邊看”;

“多幹多錯,少干少錯,不干不錯”;

“我一件實事都沒幹?那稍微虛一點的呢?沒有?那你借我兩件”;

“你能掉進坑里,歸根結底,還是你們人民群眾對道路潛在風險的防範意識不足”;

“解決問題要走流程,不能走窗戶”;

“像你這樣的躺平式乾部,看似人畜無害,其實危害極大”;

……

網友一致點贊表揚。

這是今年來最敢說的小品了,有本山大叔那時候那味了。

這才是正經春晚小品,沈騰一出來就有那味兒了,全場最佳,既沒有強行煽情,還反映了社會現實,這才叫好春晚。

謝謝開心麻花寫寫沈騰馬麗,這是個針砭時弊的好作品!

連中央紀委網站都忍不住為這個小品叫好、點贊,甚至發文:不能讓躺平式乾部再坑人了!

這個小品之所以成功,說明了一個道理,只有貼近百姓現實生活的、能讓百姓產生共鳴的,才是好作品,才會受到老百姓由衷的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