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誰還能有比我更大的災難?


提到主持人,很多人會想到倪萍,但她在巔峰時期消失了近十年。

這期間發生了什麼呢?

某種程度上,倪萍是個傳統的女人,她有一個兒子,在出生三個月的時候,被告知眼睛不行,出現問題了。

當了母親後,最怕的就是孩子出事,尤其是那些疑難雜症,都說為母則剛,但誰也不願那種事情發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她在反應過來後,想的是怎麼解決問題,她找了國外最好的醫院,但醫療費用十分昂貴,那麼多年前,誰的身上都很難有那麼多現金,她想盡了辦法,最後給哥哥打電話,說自己準備賣房子。

哥哥提醒她,那你回來住哪呢?

倪萍說自己那時膽子也大,一個人帶著孩子,把錢捆在腰上,就去了。去了之後,她見了一個人,她跟對方說了自己孩子的事情,沒忍住哭了。

那個人告訴她,哭是最沒有用的,很多人失去至親,第二天依然要正常工作,從那以後,倪萍再也沒哭過,生活總是不允許我們傷心太久。

她也曾問自己,如果她現在躺在地上哭,孩子的病就能治好,那她哭死都願意,這是每個母親都能做到的。

可惜不行,生活留給她的只有現實和巴掌,以及快速流逝的時間。

兒子的病每一年都需要出國檢查,連續十年,她一年都沒落下,但她仍感覺每次出發都像上刑場一樣,因為她最怕醫生說又有變化了,哪裡又出現問題了,需要留在這裡治療,她腿就軟了。

但她沒辦法,她只能咬牙堅持,好在生活給她留了喘息的空間。在孩子12歲那一年,母子倆照舊去看醫生,這一次,孩子的外語已經很好了,完全可以跟醫生交流,但倪萍需要靠翻譯,她站在一旁十分著急。

片刻後,兒子給媽媽翻譯了醫生的原話,醫生說孩子,你到結婚的時候再來檢查吧!倪萍的眼淚瞬間就橫著飛了出去,那是積攢了十年的淚水,在這一刻爆發了,這十年她沒有哭過,因為知道哭沒有用,現在,她的心情就是兩個字,高興,再加上兩個字,那就是歡喜。

這十年,她的心思沒有放在工作上,想的全是兒子,但她很幸福,因為多年陪伴終於看到了曙光,也因為那些陪伴本就是幸福。

她說家裡姥姥說得特別對,只要自己不倒,別人推都推不倒,你自己不想站起來,別人扶都扶不起,於是她就堅強的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