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中紀委春晚直接點名,網友:避重就輕!


2023年的兔年春晚,沈騰、馬麗、艾倫等帶來的小品《坑》辛辣諷刺,全程滿是笑點,受到諸多觀眾的好評。

沈騰在《坑》中非常形象刻畫了一位“不擔當不作為、不肯幹也不敢干、捲起袖子在一邊看”的“躺平式乾部”。

中紀委評春晚小品《坑》:不能讓“躺平式乾部”再坑人了

筆者並未看春晚,看到中紀委直接點名了,特地找了視頻看了一下。

本來我以為的躺平是指卷的反面,是指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也可以是好士兵:你可以不想當軍長,只想當一個普通士兵,你可以不為升職加薪當上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的目標去努力。

但中紀委在強調的那些行為,好像應該叫瀆職,叫“躺平式乾部”不合適吧?

【不求聞達】和【偷姦耍滑】之間,還是有著那麼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首先你得分清三個概念

擺爛:退活神器,愛咋咋地,愛誰誰,我就這樣(出工不出力)

躺平:不想升職加薪,或者升職無望,只想/能追求自由(做好本職,不踰矩)

瀆職:小品種呈現的人物作為,偷姦耍滑,無利不起早(誰也開不了我!)

再來說說小品,如果看的仔細,會發現沈騰扮演的干部並不真躺。

或者說,他是被壓躺的。

沈騰手下,有一個算一個,都做出了成績。

但在實際生活中,我們經常遇到這樣的領導:困難的事情交給手下,機會和重要任務都自己揣著。

看似辛辛苦苦,實際上做的都是投資回報率最高的事情。

下面的基層得不到鍛煉、看不到希望,整個部門就主任一個人不躺,其他全躺,你覺得算是個好領導幹部麼?

再者大家都在說乾部躺平在筆者看來郝主任瀆職固然可恨但他極力向人民群眾推薦的“走程序”更令人錯愕。

現實生活中,人民群眾在遭遇急、難、愁盼的問題時,往往是在不怎麼有溫度、且戒備森嚴的層層防備中,查驗身份、接受詢問、填訴求表、過安檢門、預約窗口的“走程序”

對一些貪官污吏來說,走程序就是他們致富的手段,也是他們用權力來牽制別人的手段,表面依法依規,私下里暗箱操作。

這就是小品裡那位郝主任非常樂意向人民群眾來信來訪所推崇的“走程序”;一個近乎周道、但卻敷衍塞責的“程序”。

最後,這個小品犯了諸多廉政題材文藝作品的一個通病。

一個官員,無論出現了問題,都只能寄希望於一個廉潔奉公的上司,來自上而下地解決問題。

就像千篇一律的反轉打臉爽文一樣:誰誰誰仗勢欺我,以為我只是個普通人,而我是某某集團的唯一繼承人,然後就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百倍奉還。

我沒看過一個普通人憑藉著自身努力打臉的爽文,也沒看過不依賴外部力量介入,就能解決廉政問題的作品。

不管是文藝作品中還是現實中,我們的廉政建設總是試圖通過自上而下、簡單粗暴的方式解決問題。

而實際上如果沒有來自於基層部門甚至基層群眾的自發監督和檢舉,派再多的調查組也是無源之水,杯水車薪,不可能真正解決問題。

筆者覺得這才是中紀委應該關注的點,而不是站在那裡吆喝幾聲,批評幾句!

您說呢?歡迎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