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誠、惠英紅、黃渤,他們的“潰敗”,是中國電影的悲哀


對於中國電影市場來說,過去的三年是前所未有的寒冬,有的電影人熬過來寒冬等來了暖春,有的電影人在寒冬散盡了最後的熱情。

難熬的三年已經過去,如今回看這個漫長的寒冬季節,挑戰與機遇並存,化挑戰為機遇的人並不多,大多數人都在這個寒冬黯然退場。

電影市場作響衰弱最明顯的標誌就是電影院的關停和電影品質的下降。

相信許多人和我一樣,在電影市場的寒冬很少進入電影院觀看電影,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對電影一無所知。

跌落神壇的電影人

在信息發達的如今,我們有太多渠道來了解電影,可以在各種社交平台發表自己對電影的看法,也可以在別人的影評中獲取一些有用的電影信息。

在我的印像中,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爆款作品了,上一部讓我如此期待的作品還是《流浪地球》和《你好,李煥英》。

他們所創造的電影票房和觀影記錄至今無人能打破,他們能相提並論的電影少之又少,他們是電影火爆時代的標誌,他們只屬於電影市場的巔峰時期。

在回春的電影市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奮鬥的電影人,他們不斷的摸索前行,熬過了寒冬,迎來了屬於自己的春天。

在這批堅守者中,既有老人也有新人,他們雖然經歷不同,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奮鬥目標,那就是殺出一條血路走向巔峰。

說到這裡,我不僅想到了《奇蹟笨小孩》和《人生大事》,這兩部作品的選材十分小眾,他們一部是年輕人的勵志題材,另一部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家庭故事。

他們的相似點是都有實力派演員的加盟,在《奇蹟笨小孩》中易烊千璽傾情出演,他用精湛的演技打破了觀眾對刻板的影響,他呈現出了自多元的可塑性。

在《人生大事》中,導演邀請了影帝朱一龍參與拍攝,這兩位演員都有屬於自己的受眾,儘管他們不屬於同一賽道,在他們的身上,我們依舊就可以看到電影人不懈奮鬥的縮影。

電影市場的生存規則是優勝劣汰,從來不是一個論資排輩的市場,越有能力的人越能夠受到資本方的青睞,越出挑的作品越能夠征服觀眾。

如今的電影圈正在迎來前所未有的大洗牌,以劉江江為代表的電影圈新人導演正在崛起,他們的出現為電影事業的發展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

有人崛起,便會有人出局,對於電影圈的老人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好事,他們如今已經命懸一切,一招不慎便會滿盤皆輸。

說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了黃渤。作為一名演員,黃渤所取得的成功不可複制。

但在成功前,黃渤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由於他的長相不符合娛樂圈的主流,他早年間能選擇的戲路並不多。

成功以後,黃渤開始全方位發展,雖然他出演的作品大多數都獲得了億萬票房,但是他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

黃渤是一個懂得審時度勢的人,從來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在一個地方待久了,他便會逼著自己前行。

為了能夠有所突破,他嘗試過拍攝古裝片,他也嘗試過拍攝現代片,但在轉型路上,他走的並不順利,他出演的《女排教練》被人質疑不符合原型,他拍攝的《姜子牙》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有上線。

如今,我們已經很少能看到黃渤在電影中的精彩表現,黃渤上一部引熱議的作品,是陳思誠所指導的電影《外太空的莫扎特》。

這部電影無論是對於主演黃渤,還是對於導演陳思誠都是一次挑戰,因為在拍攝之初,他們都是門外漢。

結局淒慘的實力派

作為導演,陳思誠有著豐富的拍攝經歷,他的經典作品《唐人街探案》系列電影至今讓人記憶深刻,傲人的成績代表了陳思誠曾經的輝煌,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在跨界科幻影片時能再續輝煌。

陳思誠所指導的《外太空的莫扎特》是一部主打兒童科幻定位的影片,他想要用這部作品打開兒童電影市場的大門,開啟自己的新篇章。

但事與願違,就算他邀請了黃渤這樣的實力演技派出演,依舊難以掩蓋《外太空的莫扎特》的慘淡票房。對於黃渤來說,這部電影算得上是他演藝事業上的攔路虎。

在電影中,他並沒有向觀眾展示出自己該有的演技,相反,他有時候還讓人覺得齣戲,在黃渤身上,我們根本看不到角色應有的感覺,與其說黃渤那是在演戲,不如說黃渤那是在機械化的表演。

比起《唐人街探案》數十億的票房,這部電影的票房還不夠讓導演陳思誠塞牙縫的。陳思誠的作品早已經偏向商業化,背離了初心。除了《唐人街探案1》,其他的兩部作品早已經變了味。

陳思誠過度迎合市場,迎合受眾,他想要利用資本打造出獨一無二的視覺效果和劇情結構,但奈何他用力過猛,使得《唐人街探案》的續集相繼背離了創作初衷。

在娛樂圈想要轉型並非容易。在這其中摻雜著許多利益紛爭,如何抉擇既考驗市場,也考驗著當事人本人。

在演藝圈,口碑是無形的資產,沒有口碑的人難以立足,沒有口碑的作品難以爆紅。市場可以包容一次轉型失敗,但不能包容次次失敗,因為多一次失敗,就意味著多消耗一次口碑。

說完了內地市場的冷淡景象,我們再來說說港劇市場。與內地市場相比,香港市場更難以立足,有許多實力派演員對演藝事業正在遭遇滑鐵盧。

單看影后惠英紅,我們就能感受到這一點。

作為拿獎到手軟的實力派演員,惠英紅口味是香港演藝圈的元老級人物,儘管她一生未嫁,她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貢獻給了事業。

就算惠英紅的演技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她也無法成為電視劇中的主角,惠英紅為我們呈現的角色大多是配角。

她有當主角的實力,但卻沒有當主角的命,這樣坎坷的命運任誰看了都要被惠英紅說一句不公平。

香港市場的殘酷讓惠英紅不得不前往內地尋找出路,像惠英紅這樣的人在香港電影市場比比皆是,香港電影市場的衰敗已經成為定局,儘管內地觀眾十分懷念香港電影,屬於她的那個時代卻已經過去。

在港圈努力衝破束縛的人,還有古天樂。

古天樂耗時數年所創作的《明日戰記》也是這場混戰的犧牲品,古天樂在這部作品上映時賣力宣傳,他本以為自己能創造輝煌,但奈何觀眾對他的作品並不買賬,有人還直言這是古天樂人生的滑鐵盧。

古天樂淪落到如此下場真的讓人意外,畢竟他真的是港圈的實力派常青樹。

電影時代的通病

一個電影時代的落寞,往往充滿遺憾,任何變化都不是突然發生的,一切都有跡可循,實際上,港片的衰敗早已成為定局,就算是香港金牌導演重出江湖也難以改變這一消退的局勢。

要說今能牢牢把握電影市場發展脈搏的人,相信只有老謀子和徐崢了。

這兩位導演之所以能在影壇屹立不倒,是因為他們始終把觀眾的喜好放在第一位,他們的選題真實,而且拍攝的很專業。

他們的作品沒有像早期的電影作品那樣靠炒熱度拍大尺度來吸引觀眾,譁眾取寵,他們一直專注於選擇適合受眾的電影題材。

這兩位導演用親身經歷給電影人上了一課,觀眾所需要的是真誠和信任,要時刻銘記,主流價值觀不容被挑戰,有高質量的內容才能有話語權。

觀眾的批評應該耐心傾聽,觀眾的喜好應該仔細揣摩,在這個漫長的電影寒冬沒有一個人能置身事外,電影人的選擇只有兩種,一是被市場拋棄,二是咬牙堅持。

為了生存,許多演員選擇走向了拍綜藝的道路。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黃渤和黃磊。

這兩位實力派演員之所以願意參加綜藝拍攝,主要原因是因為綜藝給的錢多,發展空間大,並不像拍攝電視劇、電影那樣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如果節目足夠好,他們還能收穫一波路人粉。

參加綜藝是演員跨界轉型的一條重要道路,但這條路並不是適合所有人。

作為億萬票房影帝,黃渤所參加的綜藝並不少,無論是《極限挑戰》,還是《奇葩說》,黃渤一出場就能吸引觀眾的目光。

黃渤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觀眾,獲得了觀眾的掌聲,但隨著他參演的綜藝越來越多,觀眾對他已經產生了審美疲勞。

當他再度參加電影拍攝時,許多觀眾都感覺他一出場就很齣戲,眼睛裡看的是電影,腦子裡全是黃渤參加綜藝的模樣。

黃磊的處境和黃渤類似,許多觀眾在《縣委大院》裡看到黃磊出場時,從調侃他說“黃老師和何老師怎麼沒有一起出現呢?”

如果黃渤和黃磊沒有限制的參加綜藝,專注於自己的表演,他們的作品還會收到觀眾的歡迎,但他們一直將綜藝當成事業,在觀眾面前不斷的刷存在感,這種方式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造成了觀眾的審美疲勞,觀眾看的越多耐心越少。

作為演員,他們不該拿自己的職業生涯來做賭注,雖然綜藝能給他們賺錢,但綜藝未必能帶來理想的效果,反而還會敗壞自己在觀眾心中的形象。

在我看來,這樣真的得不償失。如今的電影市場已經出現了回春的跡象,但何時回到巔峰時期還是一個未知數。

中國電影市場如今已經呈現出了一種流水線生產的跡象,演員的演技直線下降。電影品質遭遇華鐵路電影人轉型進入了瓶頸期,這些問題都是亟待解決的。

如果不能跨越這個瓶頸,中國電影市場必然還會遭遇一次寒冬,沒有人想看到中國電影人的落寞,我們更期待中國電影人能夠為我們奉獻出獨一無二的視覺盛宴。

我不想再看到中國電影市場的節節敗退,我想看到中國電影市場的再創輝煌!希望各位電影人真的能沉下心去創作。

不要被浮躁的環境所左右,靠質量說話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