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齊衡追求明蘭,明蘭的反應揭示:什麼叫悶聲發大財?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的眾女子,若論人生悲劇之最,非榮飛燕莫屬。

榮飛燕是小榮妃的妹妹,深受小榮飛寵愛。小榮妃祖宗八代都是泥瓦匠出身,因年紀輕顏色好哄得皇帝開心,而得了勢。然而現如今,皇帝已經是半截入土之人,而小榮妃並無一兒半女,若某日皇上駕鶴西去,便是小榮妃失勢之時,她的好日子掰著手指頭也數得出來。

相比較而言,嘉成縣主卻是風頭正盛。皇帝意將皇位傳給三王爺,而三王爺膝下無子,欲將六王爺的兒子,也就是嘉成縣主的弟弟過繼。

朝中有規定,外戚子弟不能領實差,若入朝堂則不能超過四品,所以駙馬只是封了爵的虛銜而已。公主也只是一種華而不實的高級消費品,真正的清流文官、重臣則對公主避之不及。

而嘉成縣主則不同,她是六王爺唯一的女兒,若她的弟弟登基,她不但不用承擔公主的種種忌諱,還可以享受到種種好處。她的丈夫也可以為官做宰,大權在握。

平寧郡主選嘉成縣主做兒媳,對齊衡、對齊家的未來都是大有裨益的。

齊大人雖也是當朝三品,然而齊家早已式微,仗著祖宗蔭庇才得以坐享榮華。齊家人丁單薄,齊衡這一代只有堂兄與他兩人,而堂兄又體弱多病,恐不能長壽,所以襄陽侯府與齊國公府的未來全係於齊衡一身。

多方面考量,齊衡能夠娶嘉成縣主為妻,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小榮妃畢竟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平寧郡主不想樹敵,便拿出六王妃做擋箭牌,讓兩家去爭。

只是,平寧郡主萬萬沒有想到,六王妃手段竟如此狠毒,生生毀了榮飛燕的清譽,讓她不但不能嫁齊衡,還沒臉苟活於世。

在花燈節上,人潮湧動,榮飛燕被人擄走,還衣衫不整扔到大街上,整個京城都知道荣飛燕被人玷污了,她的名聲徹底毀掉了,這樣的侮辱榮飛燕不能忍受,榮家更是顏面掃地,榮飛燕只有自盡這一條路可走。

可以說,榮飛燕之死,是兩女爭一夫所致。榮飛燕只是略表心跡,尚未有結交之舉,更沒有登門拜訪,便落得如此下場,讓人不得不扼腕嘆息。

不過話說回來,齊衡真正喜歡的人是明蘭,且從不掩飾對明蘭的愛,在馬球會上還與明蘭一起打馬球,為何嘉成縣主卻沒有動明蘭一根手指頭呢?

並非因明蘭自帶主角光環,而是明蘭有自知之明,懂得低調,從不惹禍上身。

《知否》原著中,明蘭一直都在躲避齊衡的追求,她深知盛家地位低下,自己更是身份低微的庶女,如何能與齊衡做比翼鳥,再者她也知道平寧郡主對齊衡寄予厚望,自己是無論如何也過不了平寧郡主這一關的。

因此,面對齊衡的窮追不捨,明蘭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從小時候,齊衡到壽安堂蹭飯,明蘭就躲在屋外,等齊衡用完膳,自己再進屋入座,到後來齊衡送他東西,他都是藏著掖著,要不就分給姊妹,從不欣然接受,更不炫耀。

終於,齊衡實在無法忍受,自己對六妹妹如此上心,為何六妹妹如此鐵石心腸,像躲避瘟神一樣躲避著他。於是,齊衡便在道觀中攔截明蘭,與她密會,明蘭時刻與齊衡保持安全距離,還明明白白告知齊衡:我們身份懸殊,根本就不可能,你如此明目張膽,若真是傳揚出去,你到沒什麼,我以後如何做人?連累我們的姐妹們不說,盛家如何在京城立足?

言外之意,你對我的愛不是愛,是潛在的傷害,這樣的示好誰敢接受?你若真心愛我,應該多為我思慮。

齊衡是明白之人,自然懂得。所以,齊衡雖然對明蘭很上心,但是他們之間的事很少有人知道,就連明蘭的貼身丫鬟丹橘和小桃都是雲裡霧裡。

再者,盛家地位之低,明蘭庶女身份之微,嘉成縣主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裡,可以說毫無威脅。

到後來,嘉成縣主知道齊衡心中已有所屬,然而當她知道是明蘭時,只覺得齊衡是一時興起,頭暈腦脹,一個是堂堂齊國公府的獨生子,一個是六品之家的庶女,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在嘉成縣主看來,明蘭之於她,更像是螞蟻與大象,毫無存在感。

明蘭雖然微不足道,盛家雖然不值一提,但還是有其作用的,那就是威脅齊衡,明蘭是齊衡的軟肋,多一個把柄握在自己手裡,何樂而不為?

若嘉成縣主知道齊衡曾為明蘭如此上心,恐怕出於嫉妒也不會讓明蘭好過的。

所以,做人不能太過鋒芒畢露,還是要低調行事,尤其在事情沒有完全的把握做成之前,一定不能到處炫耀,更要守口如瓶。對明蘭而言,就算萬人追捧的男人只傾心於她一人,她都沒有沾沾自喜,而是自始至終韜光養晦,”暗度陳倉”,這樣就算最後沒有成,也不會淪為他人的笑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