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為也是一種腐敗!兔年春晚最好節目是挖坑,推動更多庸官下台


文︱孫玉良

對於兔年春晚的評價,竟然也分成了兩派。一派是一些主流媒體,認為兔年春晚獲得了極大成功,是一道特別好吃的文化饕餮盛宴,推出的歌舞、小品、相聲、戲曲、武術、雜技、少兒等各類節目均“獨具匠心”,並通過羅列各種大數據得出“好評如潮”的結論;另一派是民間的某些吐槽自媒體,對春晚的期望值過高,有人吐槽說兔年春晚的內容歷年最差,有人吐槽說央視春晚給人江郎才盡的感覺,尤其對岳雲鵬的相聲頗有微詞,說他除了賣賤全程“無笑點”。

多數觀眾特別關注語言類節目,實事求是地說,前有小瀋陽,後有岳雲鵬,央視推出的這些語言類“新星”,其文化功底與表演功底比老一輩藝術家陳佩斯、趙本山、馮鞏、趙麗蓉等差遠了。我不知道央視的選拔標準是什麼,其中有沒有什麼貓膩,但語言類的“審美”不是進步了,而是退步了。這讓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很多觀眾,十分懷念過去陳佩斯、趙本山、趙麗蓉等人還在的春晚。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五百年,這是一個推陳出新的規律。觀眾希望的,是央視春晚不斷推出新人,超越陳佩斯、趙本山、趙麗蓉、馮鞏、范偉等藝術家的新人。但結果是比較令觀眾失望的,央視確實也推出了不少新人,但這些新人的水平差強人意,文化底蘊太淺了,表演功底就那麼兩下子,比較膚淺。就像郭麒麟在相聲中諷刺“德云一哥”時所說的,岳雲鵬除了耍賤賣萌還會什麼?難道就不會說點別的麼?我覺得德云社如果出個節目,郭麒麟就比岳雲鵬強,我更看好他的表演天賦與文化底蘊。另外方清平與孫建宏等脫口秀大咖,在民間廣受歡迎,為什麼他們這些“下里巴人”就不能上央視嶄露風采呢?抖音裡就有很多表演奇才,那些網紅靠實力獲得了百萬、千萬擁躉的點贊支持,央視很有必要深入民間挖掘這些表演人才,英雄不論出身嘛!

兔年春晚最大的意義,是推出了沈騰、馬麗、艾倫、常遠、宋陽等人表演的小品《坑》,並不是這些演員表演得有多好,實話說他們的表演功底有待提高,比前面我提到的那些老藝術家差遠了,比較做作。但這個節目好在創意,中國自十八大反腐敗以來,產生的副作用之一便是過去的一些“能吏”變成“庸官”了,他們不作為、懶作為,打算“平安著陸”,度過反腐的“危險期”,混到退休算了。殊不知“不作為”也是一種腐敗啊,你佔著茅坑不拉屎,擋了別人的路,便是社會進步的絆腳石。

《坑》這個節目立意好,辛辣諷刺了一些庸官的不作為心態。 “躺平式”心態應對新冠疫情危害極大,“躺平式”幹部站在“為人民服務”的位置上卻不作為危害更大。沈騰在小品中刻畫的“不擔當、不作為、不肯幹、不敢干、捲起袖子在一邊看”的躺平式乾部,在現在的公務員隊伍裡就有不少,敬請對號入座。

“沈騰”最後被馬局長趕下了台,大快人心。希望他們表演的“官場現形記”能敲山震虎,推動組織部門的考察效應,讓更多的庸官下台。有一種邪說認為反腐敗阻擋了公務員“幹事”的熱情,所以他們要“罷工”了。這些混進公務員隊伍的蛀蟲,習慣了腐敗才能做事,不腐敗就不知道怎麼做事了。他們把做官當成了一種交易,給錢就辦事、不給錢不辦事成為頭腦裡根深蒂固的“規則”。他們認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認同“有權不使,過期作廢”,唯獨不認同“為人民服務”,讓他像做“公益”一樣不撈一點東西就行使權利,比割他的肉還疼。

央視春晚挖的這個《坑》並不深,但已觸及了某些人的神經。我還是那句話,要給人民群眾監督的權利,讓人民群眾有權利把庸官請下台。單靠上級“馬局長”完不成這個“刮骨療毒”的歷史使命,這場清理“太平官”的攻堅戰需要人民群眾吶喊發聲,因為他們最知道誰是懶官,誰是庸官。網絡信訪平台很重要,中國網絡上的“健盤俠”太多了,中國也從來就不缺乏敢於實名舉報的英雄好漢,我們在網絡上可以看到有很多人敢於站出來,舉著身份證揭發身邊的社會醜惡現象,至少這些群眾中產生的“英雄好漢”不能容忍身邊的庸官領導他們。發動群眾,重拳治理庸官懶政,才能順民心,得民意,大家擼起袖子一起幹。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央視的這個“坑”挖得好,把那些庸官都轟下“坑”去埋葬,人民才會歡欣鼓舞,祖國才會迎來一個美好的未來。

版權本文係作者原創文章,圖片資料來源於網絡,本文文字內容未經授權嚴禁非法轉載,如需轉載或引用必須徵得作者同意並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