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大學畢業卻賺不到5000塊,難怪被相戀十年的男友提分手


最早關於這個故事的傳說,應當是豆瓣熱帖《陪我十年長跑的女友明天要嫁人了》。

依稀記得,當年多少人為這個故事寢食難安,看到眼淚決堤。

故事里相愛十年的一對男女,沒有被第三者打敗,也沒有輸給時間,前程就只是斷送在勢力的金錢面前,男主到最後一刻也還在為賺買房錢流血流汗。

不同於以往的青春愛情電影,《我要我們在一起》似乎故意避開青澀飛揚情竇初開的中學時代,將感情的跨度與變化基本聚焦在後五年男主步入社會後被現實一次次打到頭破血流的過程。

這或許是一種不錯的方式,能讓觀眾更直觀地感受一段並不對等的愛情是如何被現實所消磨殆盡。

電影中,屈楚蕭飾演的呂欽揚,高中肄業後讀了大專成了灰頭土臉的“打工仔”,女主凌一堯則一路學霸保送研究生——很明顯,兩人的命運已是天壤之別,如果未來是一趟特定時間必將抵達的旅程,高中也只是一場兩人意外的相遇。

三年過去,呂欽揚下了車,凌一堯卻還要繼續駛向更遠的遠方。

其實,在鳴笛奏響之前,兩個人就該說再見,因為他們注定不會是一路人。可是,學生時代的愛情或說人們對自己第一次愛上的人,天生有一種非她不可的篤定。

這份力量太過強大,使女孩為跟男孩在一起,不惜斷絕跟家裡的來往;

使男孩“風塵僕僕”來到女孩所在的城市打拼,開啟“包工頭包養女大學生”的合租生涯。

日子越清貧,愛情越甘甜。

在這樣一種毫無意義的反襯之下,懵懂的少男少女都被這短暫的美好蒙蔽了雙眼,從而心安理得地認為他們的愛情是值得的。

兩個人的關係就在這樣一種“被現實虐—彼此撒點糖—再被現實虐—再彼此撒點糖”的過程里相伴走了十年——你以為問題解決了,但其實沒有,本質上其實是你們繞了一圈又互相靠近,覺得現實讓兩個人更信賴彼此誰也離不開誰,但其實沒有。

問題一直就在那裡,但兩個人視而不見。

年輕時,男朋友是一個極度浪漫詞彙。

我不知道熒幕上這對男女為何愛得死去活來,但男孩為了女孩拼命賺錢,一次次被現實毒打卻一次次不肯認輸的樣子,讓我覺得有點浪漫。

人只有在年輕時,才會面對愛情如此地決絕孤勇,無論現實怎樣殘酷,地位如何懸殊,道路已經扭轉,卻還是偏執想要牢牢握住對方的手,說一句,我要我們在一起。

哪怕一個是前途無量的高材生,一個是平平無奇的小混混。

屈楚蕭演活了一個被生活折磨到心碎不得已丟棄愛情的“混混”,遺憾的是,電影一直在用數字敷衍地交代十年的愛情長跑,而不是通過人物本身的轉變。

十年過去,人對一段感情的堅定程度以及守護方式,也一定會發生改變,但電影沒有涉及這些。

工作受挫、南京買房失敗,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希望越來越渺茫以及“越努力越失敗”的心路歷程,或許在某些時刻確實很牽動觀眾的心,畢竟情侶合租是不少初戀們真實擁有的窘迫,但這許多情節走馬觀燈地發生,並以快剪輯的方式輪番呈現,讓人覺得是在刻意製造困境。

另外一點沒有說服力的是,人在第一次愛上一個人時,其實是懵懂的,其實意識不到遇到一個相愛的人不容易——偏偏是錯過,偏偏是之後的遇人不淑,偏偏是不得已走到一把年紀,才能領略到愛情的一二真諦。

可為什麼第一次戀愛的呂欽揚就想緊緊地抓住凌一堯?

恰恰這很重要的一點,電影沒有交代。

而呂欽揚愛凌一堯的方式,就是不願讓她跟著自己吃苦,一個人扛下所有,什麼都不跟女孩說,也因此給他們的感情挖了一個又一個坑——先是為了接項目把自己的錢都墊進去,接著項目款被兄弟卷跑,最後為還債一個人跑去新疆,最後單方面宣布分手……

恕我冒犯,從這一系列舉動中,我沒看出半點愛。

最搞笑的,供養凌一堯讀了研究生的家庭,區區5000塊的手術費都拿不出來嗎?

學霸凌一堯是乾什麼吃的5000塊都賺不來她的書都念到狗肚子裡去了嗎?

接著,情敵就出現了,有錢,對凌一堯很好,還是她發小,情敵幫女孩解決了不少問題,連凌一堯母親也是又誇又讚,這時,呂欽揚就不淡定了,開始反思自己“舔狗”的半生,覺得他確實配不上凌一堯。

至此,女孩一直沒怎麼堅守的這段十年的長跑,因為男孩的放棄,徹底劃上句號。

我想問,導演,你認為這是愛情?

從頭到尾我沒看到女孩也想在一起的心,而作為這段感情唯一在乎的人——呂欽揚沒腦子賺錢就算了,還瞎講男人的自尊,最後把愛了十年的女人拱手讓人,並且心安理得覺得自己不行她只有嫁給他才幸福。

這部電影讓我明白,有些東西只適合人在年輕時觀賞。比如年少時代的愛情。

一旦過了那個年紀,人的眼睛、心靈難免蒙上一層迷霧一樣的塵,經過生活的打磨,在愛里遊蕩過幾次,便不再記得初戀的珍貴。

《我要我們在一起》,通篇以男性視角講述一段若有似無的愛情,女主角以及女性視角在通篇故事裡完全缺失,到最後,沒有誰為這段感情拼過認真,只有台下的觀眾各自深陷在自己的故事裡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