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鎮排戲售價100元被路人砍到10元,演員質問戲劇不值一頓飯錢


2021年初,有一檔節目頻頻引發爭議,它就是綜藝《戲劇新生活》,本來評分挺高,但第二期播出即被批“過度賣慘,吃相難看”。

事情是這樣的:《戲劇新生活》是一部邀請了黃磊、喬杉和賴聲川等幾位熱愛戲劇的明星陣容組成了“戲劇委員會主任”,並集結了八位並不出名的戲劇人創造與演出,在表演戲劇時展現生活本色的新潮綜藝。

在第二期節目中,新加入的“無名”戲劇人——吳昊宸(《歡樂頌》應勤)為將自己與同伴辛苦排練的戲劇推廣出去,在烏鎮街頭四處奔走,見人就拉去看戲,但是當他出票價100元一人時,路人紛紛放棄,當他繼續窮追不捨地說打一折也行時,路人問10塊行嗎?並要求合照,最終吳昊宸忍無可忍,說他沒辦法用十塊錢讓兄弟們演戲。

這一槽點滿滿的情節上了當天的微博熱搜,一句“戲劇不值一頓飯錢嗎”讓更多觀眾開始留意到這個評分高但受眾很小的綜藝。

很多網友去看節目,看完痛批“又沒人逼著這幫人搞話劇,搞到最後為什麼要賣慘呢?”

對吳昊宸的做法,網友基本有三種看法:

一,反對路人。

他們認為不喜歡就直接拒絕,沒必要將價值100元的票價砍成10元,“以為搞藝術是菜市場買菜呢?”這麼不尊重藝術;

二,認為路人沒錯。

愛不愛看話劇完全是個人的自由,吳昊宸實在沒必要強買強賣,人家玩的好好的非拉著去看戲還要按你說的數出錢這哪是做買賣?而且10塊錢也是錢,半個小時也是時間,人家出來玩不就圖個放鬆,怎麼這麼倒霉還要被你道德綁架?

三,持中看法。

認為路邊隨機拉人被拒絕本就常見,換位思考一下,如果吳昊宸走在路上,被人隨機拉去看胸口碎大石還要掏對方規定的100元一位,他是不是能非常禮貌的答應?

基於這點,節目組實在沒必要上價值,更不應該拿“戲劇不值一頓飯錢嗎”這種關於文化價值的問題來博取同情、譁眾取寵。

所以,這跟“戲劇值不值一頓飯”沒有任何關係,飯是剛需,人人得吃,戲劇不是剛需,有人愛有人不愛,受眾不對就另換一批,沒必要上升到“這是對優秀傳統文化的摒棄”“文化丟失的悲哀”上。

我並不認為吳昊宸是在賣慘,他只是在隨機的向路人闡述一個不爭的事實,那就是他們確實很用功的在排一個戲,並且對隨機的每一個人都抱有不切實際的期望而已。

而他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在當前的文化環境裡,戲劇是一個明明白白不夠主流的文化產業,就是因為關注甚至知道的人太少,他們才迫切地需要出圈,需要觀眾。

我承認他的推廣手段不是很高級,但戲劇的不夠普及,是他事有輕重緩急、不得不這樣做的根本原因。

這不是手藝人第一次在節目中賣慘,藝人賣慘這件事有利有弊:有的人通過賣慘成功洗白,獲得流量;有的人被看扁,認為是矯情沒本事。

《演員請就位》上的張大大,戲沒演好卻在台上賣起了慘,結果非但沒有獲得大眾體諒,還被導演冬升吐槽“眼神像小偷”、“演技讓人無語”。

對此,張大大的解釋是“我已經很努力了,為演好角色一直失眠,還掉了頭髮不得不去醫院”。

結果就是被爾冬升狠批做演員沒有責任感,對行業缺乏敬畏心——因為傻子都能看出來,他這套說辭完全是對自己不專業的推脫。

所以看出來沒?

賣不賣慘並不重要,甚至特殊情況下,可以賣慘,前提條件是,你要對你的東西負責,你一定是拍著胸脯保證,你是用了心來弄那個東西的並且東西確實是好的,只是目前受限於類型不是主流或受眾太小,你賣慘只是想讓更多人知道這個東西。

比如最早曾有方勵為爭取電影排片,在視頻裡給大家下跪;

近期又有《小偉》導演髮長文訴說作品幾欲流產、現在上線排片少票房低可能賠本的苦楚,甚至我喜歡的幾個電影自媒體大號最近發文,感慨“好片又要靠搶救”,呼籲大家多多關注好內容。

這種情況下,我是不反感賣慘的,甚至鼓勵賣慘。因為這本質上不是一種賣慘,就是普通的推廣宣傳,試問孩子千辛萬苦生出來,創作者誰不想讓它被大眾多認可一點?

要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困境,還是因為戲劇,《小偉》這樣的文藝片始終不是文化市場的主流,這個市場始終屬於下沉人群,不然隔壁由包貝爾主演的《大紅包》,豆瓣跌至4分卻每天仍輕鬆斬獲千萬票房。

跟大家講一講為什麼話劇最低要100塊一張。

以上海舉例。

三個樣本:120座的1933微劇場,280座的上海大劇院小劇場,1000座的藝海劇院。

前兩個是小劇場,票價一般是100/150/180/200,我們統一個平均價150,得出每場票房3-5萬;後一個是大劇場,票價一般是80-680,得出每場票房30萬。

再看一個新劇目的演出週期,少則一周,正常兩週,爆戲三到五週不等。推算出一輪小劇場的總收入是30-50萬,大劇場是200-300萬。

再看花錢的地方。

一, 票務代理,佔總票房的20%(不包括黃牛);

二, 場地費用,200人小劇場,成本3000-5000;1000人的大劇場,成本20000-25000,佔總票房的10%;

三,演出費用。小劇場演出最低5人;大劇場最少30人。小劇場5000一天,大劇場30000一天,佔總票房的10%,另外還有導演費,演出部門職員統籌費用等等。

四,製作費用。舞美、服化、燈光音效……最低也要總預算的10%。

光舞台上的預算就要佔總收入的40%左右,舞台之外的還有劇組工作人員工資,稅費,宣傳費、交通費、住宿費……下來差不多又是總收入的10%。

按照這個成本,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劇組想不虧本,至少要達到總上座率7成。

也就是說,哪怕再牛逼的話劇,再火爆的戲,它能賺到的錢也只有那30%。

現在你能明白吳昊宸為什麼那麼賣力的到處拉人了吧?

中國的藝術家總是與痛苦有關,很多人也因此被形容是窮困潦倒,甚至有人將這類人的藝術美名其曰“消極藝術”。

而《戲劇新生活》的出現,《小偉》導演的長文哭訴,“無情”地將這一面撕開給更多人看。

如今的互聯網,遍布充斥著XX明星代孕棄子,XX明星暗度陳倉生下孩子,瓜田李下,人們永遠熱衷於庸俗的熱點而不屑追逐真正的藝術。

曾幾何時,無論是戲劇人、電影人還是茫茫人海中每一個真正熱愛藝術的人,都難逃現實的暴擊。

依稀記得口碑很好的《大江大河2》收視率屢屢破低,直到王凱飾演的宋運輝跟小貓鬧離婚才上了一天熱搜。

正如有爭議才能讓好東西引發關注,細細想來可嘆可悲。

我不敢說藝術是高尚的,娛樂消費是盲目低級的,但我還是想呼籲一下,多留一點呼吸的空間給藝術和藝術家,讓熱愛藝術的人還有信心去往藝術的明天,讓藝術真的能反饋給他們一些愛,至少是通過愛好讓藝術者活得“體面”一些。

希望有天可以不用賣慘上熱搜的方式,讓大家看到更多有價值的好東西,一如話劇一如《小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