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許美爹拯救地球,卻不許中國人扮演英雄!紐約時報:世界不該這樣


大年初一,中國農曆新年,科幻迷們的歡樂卻與往日有些不同,因為期待了很久的《流浪地球II》正是在這天上映了,將近三小時片長,全程無尿點,無數影迷都表示要去二刷,因為只一次可能有很多些細節給遺漏了。

大年初二,筆者翻了各大社交媒體,都是大量影迷在討論劇情細節,前所未見的宏大場面,中國特色的敘事風格,溫情細膩的感情細節,好評無數!當然也不乏攻擊《流浪地球II》的說法,最特別的有個,一個是個人色彩的跪拜,而另一個則是美媒《紐約時報》的抨擊。

只許美爹拯救地球,卻不許中國人扮演英雄!紐約時報:世界不該這樣

社交媒體推特上的一個ID為@Trotsky2049發表的推文無疑最讓大家出離憤怒,筆者截了個圖,請各位別帶感情色彩看這段文字,否則真會七竅生煙:

筆者不知道這人是誰,但根據其對簡體中文使用的熟練程度判定他應該是一位大陸在海外的同胞或者已經移居美國的高知人士,而根據留言,這位人士目前應該暫居或者定居紐約,這個攻擊邏輯似乎有些邏輯,就像一個在那裡發洩歇斯底里的憤怒小鳥!但各位只要將他文字中的中國換成美國,那麼就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好萊塢大片邏輯:

電影劇情充滿了美國式個人英雄主義,只有美國人有智商,外國人都是腦殘,貪生怕死,只會顧及自身利益,只有美國人能拯救地球,還相信什麼數字生命可以拯救地球?外國數字生命支持者只會恐怖襲擊。

請問現在的好萊塢大片是不是這種模式?縱觀好萊塢災難片發展,哪一次不是美國人發現了災難,並且經過曲折離奇的過程、排除萬難、不僅有來自國外恐怖分子的威脅、甚至還有國內高層勢力的阻撓,終於解決了危機、拯救了世界。

《天地大衝撞》發行的DVD封面

這已經成為好萊塢爆米花大片的邏輯,現在換成了中國人拯救世界就讓人不舒服了?這些炎黃的不肖子孫跪久了,再也沒法站起來,試圖攻擊《流浪地球II》以顯示自己高人一等的存在,殊不知他眼中看不起中國人已經崛起在世界的東方,已成為全球科技、經濟、軍事中不可忽視的存在,但他依然跪拜在西方的腳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就是他意識形態的根源所在。

然而即使在推特上也不是他一個人說法的地方,很多朋友都留言表示,大家看了電影之後發現並不是這樣,一位ID為[email protected]的朋友說得很好:

這位朋友的留言很中肯,繁體字暴露了他所在可能的幾個地方,但評價完全是積極的,比如他表示並沒有感受到明顯的主旋律以及中國特有的價值觀推銷,他印象最深的是:

當月球發動機啟動成功後,所有人都在歡呼!移山計劃逐漸被大部分人支持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人類社會空前團結形成地球文明的感覺

這種中國人才有的特有宏大敘事方式特別能引起大家的共鳴,大家都是中國人,特別能感受這種共同一體對人類、對文明都是最大的推進,從迷惘到堅定方向,也是我們尋求真理的過程。

這幾位留言直接誅心,有一說一,美國電影大部分拯救地球的時候也都是美國,這不就是只許美國人拯救地球的網友留言版麼?

還有一個則直接捅了心窩子,因為從劇情表現來看,整個移山計劃(流浪地球計劃最終確認前的名稱)的指揮中心就是中國駐地球聯合政府UEG代表週喆直,整部電影中國元素其實不多,換成美國人或者任何一國人也一樣可以推動劇情。

最後是一位ID為[email protected]的朋友回復了這條截圖留言,各位發現了這個梗沒有,還真有點像目前的俄羅斯國內局勢,不得不說劇組還是玩梗的高手。

紐約時報的輸出:從意識形態上升到戰略層面

‘The Wandering Earth II’ Review: It Wanders Too Far

《流浪地球II》評論:它流浪得太遠了

這是1月22日發表於紐約時報上的報導標題,作者是Brandon Yu,看起來又是一位中國人,但既然《紐約時報》發表了就代表該報的態度,下文就統計下到底是怎樣看待這部電影的:

開篇就表示,續集雖然描述了人類在災難前付出了拯救地球的努力,但它失去了前一部作品的快樂。

然後從《流浪地球》宏大的設定著手,太陽即將發生氦閃將摧毀地球,人類帶著地球逃亡的故事設定非常吸引人,但作者同時表示,續集除了災難外沒有更多的鋪墊,並且三小時的故事凌亂、不成熟的主題以及混亂卻明顯被國家審批的政治潛台詞。

另一個則是劉德華的加盟,並且在數字生命這一塊注入了大量內容則表達了旨在避免行星災難、關於反烏托邦地緣政治、人與機器以及人類意識本質的脆弱想法。

最後則是核武器炸毀月球,作者認為這個想法很可笑,大量拖沓的情節卻表現了一個明顯的民族主義信息。

全文表達的就四個主題,作者是帶著設定寫完本文的,甚至筆者都能看出這篇還是草稿,因為末尾草草結束,甚至都沒有一個首尾呼應來昇華作者提出的觀點,這與嚴謹的《紐約時報》此前發布的任何一篇報導都不一樣,有一種為了攻擊而攻擊的情緒。

估計這應該是《紐約時報》的約稿,其設定的大前提應該是中國崛起後不僅在經濟、科技以及軍事領域擁有了強大的話語權,而且目前其觸角已經深入到了輸出其價值觀的電影領域。一直以來全球電影都籠罩在好萊塢的陰影之下,很少會有世界級的大片能和好萊塢拍攝的相媲美。

原因也很簡單,好萊塢擁有頂尖的導演、演員以及強大實力的特效製作團隊,並且還有最大的金主大把的砸錢,用美元堆砌起來的好萊塢想要打敗某國的電影業其實很簡單,輸出大片佔領其國內影院就可以了,觀眾自己就會成為好萊塢最佳代言人。

就正常情況而言這並沒有什麼,看電影,欣賞大片這是美的享受,但好萊塢向來就夾帶私貨的,除了在各種服飾以及玩梗或者在情節設定上設置大量的、與美國國防戰略直接相關的因素,比如《壯志凌雲2》中就有我國台灣省的元素!

也因為這個設定讓這部電影無法通過審核,好萊塢會不會為一個龐大的中國市場放棄一個道具皮衣的設定嗎?明顯不是這樣,資本是逐利的,數億美元甚至數十億美元的票房可以讓好萊塢專門為中國設計一個角色,就像西方大片《星際特工:千星之城》中設定了木頭一樣的吳某人“本色”出演,為的就是他龐大的粉絲群體。

能影響《壯志凌雲2》以一件皮衣放棄數十億票房的背後勢力,那一定是美國政府!在這麼多年的好萊塢輸出文化的潛移默化影響下,有多少人成為“潤人”?又有多少人“跪倒”在西方文化之下,又有多少人接受美國人的價值觀繼而成為“自來水”?筆者無法評估這些輸出帶來的影響,但知道這個後果一定很嚴重。

《流浪地球》讓中國科幻電影真正開始崛起,就像中國此前在各個領域崛起的勢頭一樣,讓好萊塢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微風”,確實只能算是微風,但這個微風現在變成了陣風,未來的陣風會不會變成春風,這是一個未知數。

這位叫做Brandon Yu的作者明顯無法把握如此宏偉的話題,估計是把《紐約時報》的約稿給搞砸了,寫了個四不像,沒有提升主題,更沒有提升到意識形態領域,可以說是一篇相當失敗的作品:

這個世界本不該這樣!這才是紐約時報想要表達卻未能表達出來無奈的樣子。

流浪地球:傳遞中國人的世界觀,卻捅到了西方雙標的G點

《流浪地球II》表達了什麼?這個還是比較容易敘述的,因為故事的發展有一條明確的主線:

1、太空電梯&數字生命危機

2、月球危機&地球行星發動機啟動危機

觀眾將看到一個中國人展現的未來世界,前所未有的巨型建築:太空電梯被完美的展現在了熒幕上,超級工程愛好者必看項目,還有數字生命組織對太空電梯發起恐怖襲擊的大尺度場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除了硬核的硬件設定,還有感情細膩的,圖恆宇對女兒的YY的想念貫穿全劇,很多朋友認為全劇所有人都可以代替,但劉德華飾演的圖恆宇這個角色不行。

月球危機與地球行星發動機啟動則是各國宇航員犧牲自我,以人肉機械引爆核彈的方式引發月核坍縮繼而爆炸摧毀月球,這種人類在面對生死存亡危機時刻的大無畏精神讓各國突然聯合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突然間明白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真正含義。

一句話總結:數字生命、人工智能moss、地球、月球、太空電梯、方舟國際空間站、太陽系,多維時空生命共存、太空電梯、行星發動機、月球墜落等特效讓人驚嘆,這是中國本土最高製作水平的科幻片!

《流浪地球II》的熱播卻觸及了西方雙標的G點,就如上文所言,中國在好萊塢絕對封王的領域第一次狠狠的插入了一腳,大量社交媒體的留言都表達了一個觀點,中國科幻電影已經崛起,從《三體》文學到《流浪地球》的電影,中國科幻正在大踏步前進。

拯救世界:我們不需要施捨

各位應該對《2012》應該記憶猶新,這部大片首開中國人拯救世界的先河,這部電影以太陽風暴導致地球末日為切入點,以美國黃石火山噴發為契機,約翰·庫薩克飾演的傑克遜·克魯斯特一家尋找傳說中的諾亞方舟的過程。

影片設定其實早在多年以前美國早就意識到了這樣一場危機,並且將拯救地球的方舟委託給基建狂魔中國人建造,而方舟的建造點位於中國西藏地區,這部電影讓很多中國科幻影迷熱淚盈眶,紛紛表示中國人終於開始拯救世界。

但好萊塢並不是讓中國人來爽的,加入了很多擦邊球因素,讓很多了解內幕的中國人像吃了只蒼蠅那樣難受,但我們無計可施,因為從表面上來看並沒有問題,高額票房也證明這部電影製作相當成功。

這是打了折扣的施捨!中國人是否能拯救世界還是得美國人說了算!之後的好萊塢大片不乏類似的案例,而西方大片《星際特工:千星之城》和好萊塢大片《獨立日2》中來自中國的明星設定,讓大家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他們給中國人定角色讓中國扮演角色,純粹就是為了票房利益,而《壯志凌雲2》則完全可以放棄這一緊急利益,因為他們有更高的政治利益目標。

從施捨變成好萊塢的錢包、沒用的時候又變成出氣筒! 《流浪地球》承擔的了讓中國科幻電影崛起的歷史使命,而《流浪地球II》則再次昇華了這個主題,在西方特別是好萊塢控制的科幻大片領域,第一次擁有了中國科幻電影的地位。

文末特別要感謝下劉慈欣,大劉的作品基本都讀過,特別是《三體》和《流浪地球》,看完還蕩氣迴腸的感覺是一種癮,希望大劉能出更多、更優秀的作品,而現在這個春節,則是讓我們欣賞搬上熒幕大劉作品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