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過年最省錢的電影,我推薦它


未來不可知,而希望常在。 /《吉祥如意》

今年春節檔,徹底爆了。

《流浪地球2》和《滿江紅》攜手貢獻近10億元票房,其餘賀歲片也紛紛破億,大有“史上最卷春節檔”的態勢。

與火爆票房之相對的,則是電影票價的水漲船高。於是,窩在家裡重溫老電影,成了不少年輕人的度假新體驗。

毫不誇張地說,這兩天的熱搜,已經被賀歲片承包了。

不過,比起片方造勢的營銷話題,排在前面的“《流浪地球2》口碑”“《滿江紅》口碑”卻更像是實實在在被網友搜索出來的熱搜。畢竟,假期餘額已然不多,春節檔上映的新片卻有6部之多,“今天到底看哪部”的問題,確實需要好好思量一番。

說起來,今年的賀歲片市場,實在太卷。時隔四年,昔日的“小破球”早已成為大爆款,上映前一天預售票房已經超過2億元。

《流浪地球》片尾特別感謝的劉德華,四年後終於在《流浪地球2》中特別出演。

張藝謀新作《滿江紅》也不甘落後,正式上映後5小時票房即破3億元。

此外,程耳導演,梁朝偉、王一博主演的諜戰片《無名》、期待值拉滿的國漫《深海》、雷佳音、張小斐主演的喜劇片《交換人生》,以及在兒童片市場具有壟斷地位的《熊出沒·伴我“熊芯”》,實力也不可小覷。

不過,今年春節檔的火爆,除了賀歲片集體內捲以及觀眾“報復性觀影”的熱情之外,與票價的水漲船高也不無關係。

據貓眼統計,大年初一首映的《流浪地球2》《滿江紅》《無名》《熊出沒·伴我“熊芯”》《交換人生》《深海》,平均票價無一例外都在50元以上,比去年12月上映的《阿凡達·水之道》《想見你》《絕望主夫》票價高出10元左右。

近期院線上映的主要電影的票房及平均售價。 /貓眼

這還只是平均價格,事實上,在一二線城市熱門商圈的白天場次,七八十元一張電影票並不少見,40元想看電影大概只能選擇午夜檔。於是,窩在家裡重溫老電影,成了不少年輕人的度假新體驗。

在這裡,我們為你挑選了五部適合過年期間重溫的老片,其中有國產科幻電影的里程碑之作、充滿溫情與歡樂的美式喜劇片、分別反映西南與東北地區家庭生活的現實題材電影,以及溫暖了一代人的經典動畫片,看似類型各異,講述的其實是同一個主題——家。

家人、家庭、家國……這些情感是人與人之間最深刻的聯結,是我們為之奮鬥、為之遷徙、乃至為之出生入死的理由。

《流浪地球》

2023年春節檔,《流浪地球2》來了,它與前作之間隔了整整四年。這四年裡,我們遇到過《上海堡壘》《獨行月球》《明日戰記》等電影,但國產科幻片似乎始終差那麼一口氣。

恰巧原著作者同為劉慈欣的《三體》動畫和電視劇分別正在熱映,今年春節的科幻氛圍不可不謂濃厚,我們更加期待:《流浪地球》的續作,能否把國產科幻的大門再打開得更大一些?

一切都是因為《流浪地球》吊起了大家的胃口,這部2019年春節檔殺出的黑馬,一開始不被看好,最終卻斬獲46億元票房,一度位列中國影史票房第二名。

這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科幻和過年搭上了邊。那一年,看慣了好萊塢大片的人們發現,人類在面臨末世時,居然可以不坐著飛船逃亡,而是帶著地球、帶著家園一起流浪。 “流浪地球”這個概念一拋出,就打動了安土重遷的中國人。

與我們熟悉的套路不同,電影裡,拯救地球靠的不只有少數精英。從行星發動機、地下城到飽和式救援,無不體現出人類作為一個整體的智慧和努力。主角團不再擁有“主角光環”,而只是為生存希望戰鬥著的萬千個救援隊的一個縮影。

《流浪地球》不僅滿足了科幻迷,也滿足了人們對中國式科幻的期待。它當然不算完美,但獨具風格的視覺設計和講好故事的認真態度,尤其加上中國人獨有的共鳴,《流浪地球》注定是國產科幻片的一座里程碑。

2019年春節檔,人們用實打實的票房表達了對這部作品的支持,讓從業者和投資方認識到國產科幻這一類型的電影可以有更高的上限;而當《流浪地球2》上映,我們又想起了“飽和式救援”,想起了即使在未來末世也同樣動人的中國式親情。

經歷了三年疫情之後再回頭看這些,或許會格外感慨。值此之際,今年春節重溫一下第一部也不錯。

《四個春天》

我們為什麼要不遠萬里、跋山涉水回到故鄉?是為了一個地方,還是為了人?每年過年都像是一次有規律的“遷徙”,日曆一頁頁翻走,時光一點點流逝,但只有在除夕和所有家人聽完《難忘今宵》那一刻,才固執地認為舊歲已去。

《四個春天》是關於一個家庭的紀錄片,導演和我們所有人一樣——外出工作,基本只有春節才回家。所有關於父母生活的場景,一開始都來自和他們偶爾聊天時提及的只言片語,所以他更想觀察、記錄父母、家人在家鄉的生活。

從2013年到2016年,導演陸慶屹拍了四年,因為大部分鏡頭來自他春節回家時的拍攝,所以片名就叫《四個春天》。如果說除了記錄的時間,影片內容和片名有什麼關係的話,大概是那種和春天相似的乍暖還寒、舊去新生的感覺。

老人的日常有些枯燥,春節前後忙上忙下,灌香腸、熏臘肉……都是些瑣碎又浪費時間的事情。配上時陰時晴的天氣環境,好像有種隆冬漫長、索然無味的感覺。但老人的日常也有我們意想不到的快樂,登山看花、外出散步,哪怕是簷下的新燕也能讓他們眼中充滿欣喜。

片子也毫不避諱死亡,病榻、喪儀、新墳……我們看到記錄家庭的影像還在繼續,看到親人的離世和鏡頭里父母的衰老。這就是最真實的家庭故事,也是我們每個人必須走過的經歷,一個家庭,有新生也有死亡。

中國家庭裡,很多老人都與《四個春天》導演的父母相似,他們堅韌、豁達、包容,即使面對死生大事也能從容不迫。他們一年四季守著小小的老屋,等著春節來臨時,與匆匆趕回的兒孫們相聚。真正將我們與故土聯結起來的,也正是那種與親人想見的渴望。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漸漸養成了隨手記錄自己和家裡老人生活日常的習慣,無論是Vlog、照片還是一段簡短的影像,他們都渴望留下點滴。

也許老人離世後,有些片段不斷從舊手機倒騰到新手機,也不敢點開,但是這些影像就像是溫馨回憶的寄存,只要還在,就讓人安心。

《麥兜故事》

上次想起這部電影是陽了發燒躺在床上的時候,麥兜的媽媽哄麥兜說喝了粉色藥水病就會好,病好了就帶小豬去馬爾代夫。那裡椰林樹影,水清沙白,宛如夢鄉。

開放出入境的第一個月,不知有多少人飛去了天涯海角,而我最想去的目的地是一灣之隔的香港,這和《麥兜故事》給我留下的童年情結脫不了乾系。

很神奇,長大後發現《麥兜故事》竟然是這樣一個複雜的故事,它講述了一個生於世紀之交的普通香港人(豬)一生的故事。

它關於家人的聚散離合,關於騰空又落空的希望,關於一隻豬的天真夢想,關於總是湊不齊的魚丸和粗面。靈光閃現般的荒誕筆觸讓人忍俊不禁,整個故事卻有著極其溫柔的底色。

如今再看,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麥太的“媽媽行為”。在麥兜長大成豬的過程中,麥太有過不少“神操作”。

她有些迷信,在麥兜出生之前向一個懸空的塑膠盆祈禱,在“聰明絕頂”“靚過梁朝偉”這樣的妄想落空後,她許下了“福星高照、一輩子走運”的樸素願望——事實證明麥兜不是一隻聰明的小豬,但的確很會傻樂呵。

她也有些笨拙,麥兜在病中嚷嚷要去馬爾代夫,麥太囊中羞澀卻不忍心不答應,等到要兌現承諾時,只好帶麥兜去坐高山纜車。雖然是(善意的)謊言,但在一個小朋友眼裡,那就是夢想成真。

累此種種,麥太用她不那麼高效、不那麼聰明的方式愛著麥兜,生活雖然不是大紅大紫,但終究保留著一份火雞煮粥般的平淡溫馨。

過年看這部電影宜拉上爸媽,手上模仿麥太烹飪“紙包雞”,心裡珍惜和親人在一起的每個瞬間。

《吉祥如意》

過去一年,互聯網上最受關注的草根人物莫過於“二舅”,但回過頭來看,兩年前還有這麼一位“三舅”,同樣令人動容。

製作週期長達四年的《吉祥如意》,分為《吉祥》和《如意》兩部分。第一部分《吉祥》是紀錄片式的劇情片,早在2018年就獲得了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的獎項,第二部分《如意》是解構《吉祥》的紀錄片,讓觀眾一下子感受到現實與藝術之間的落差。

導演是本以喜劇片見長的大鵬,他本來想拍一部電影記錄自己的姥姥,結果卻在陰差陽錯之下將鏡頭對準了姥姥的兒子——三舅王吉祥。

三舅就是那種“每個村子裡都會有的’樹先生’”,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奪去了他的大部分神誌,只能不斷重複著“一二四五,文武香貴”“找媽明早”等只有家人能聽明白的語句。

但人到中年驟然失智的三舅,又不同於從小就是怪胎的“樹先生”們,倒下之前,三舅曾經是大家庭最有出息的孩子。作為油田的保衛科長,他幫二哥的兩個孩子辦理了城鎮戶口,幫襯不富裕的大哥一家,還把五弟從邊遠小城調到離家近的城市工作。

直到一場大病襲來,神誌不清、妻離子散,疼愛的女兒10年沒有回家,二哥二嫂也在長達20年日復一日的照料中,把原有的親情和感激消耗殆盡。

隨著過年期間老母親的驟然離世,三舅這個昔日的家族驕傲,徹底成了至親們的累贅。

過年是什麼?對老人來說,是一年之中為數不多的舉家團圓時刻;對小孩來說,可以放鞭炮、收紅包,還有新衣服;而夾在中間的成年人,卻是最怕過年的一群人。

不論是《吉祥如意》,還是30年前的經典老片《過年》,似乎都同意“過年”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對於中國人來說,有著比“團聚”更為複雜的意味。

過年實在太適合吵架了,平時見不到面的家庭成員們齊聚一堂,積蓄已久的矛盾集中爆發。但從某種程度上說,儘管拍出了中式大家庭裡的一地雞毛,影片卻仍然保有最後一絲溫情。

《吉祥如意》裡面,儘管兄弟姐妹們對於“誰來照顧患病的老三”爆發過激烈的爭執,終歸還是沒忍心將血濃於水的親兄弟送去養老院,最後每家輪流照看三個月,一年就過去了。

《吉祥如意》上映於2021年年初,當時有人認為該片的風格與節日的喜慶氣氛相悖,我反倒覺得,它的出現,證明了最適合賀歲檔的電影,不是只有喜劇片。

《人生遙控器》

這三年,我們常常有一個幻想:如果有一個可以選擇快進的“人生遙控器”就好了,比如跳過被疫情困擾的片段、跳過種種不如意的瞬間,就像《甄嬛傳》中讓甄嬛一鍵跳過在甘露寺中受苦受難的劇情,直接空降到“熹妃回宮”。

但這樣的快進人生,又真的值得過嗎?

2006年上映的老片《人生遙控器》,就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忙碌的主人公Michael偶然從一個神秘人的工作室得到“萬能遙控器”,按暫停鍵可以讓時間靜止,按聲量鍵可以控制周遭的聲音,最重要的是對於不想經歷的生活片段,可以選擇快進跳過。

於是,Michael跳過了跟親友的無聊聚會、困難重重的升職路、跟妻子的親密時分,一度覺得這種可以操縱時間的生活“高效”且隨心所欲。

但他沒想到的是,因為習慣性快進,這個遙控器的記憶功能開始自動執行使用者的偏好,於是Michael最後達到了“不再洗澡、不再塞車、不再吵架、不再生病”的境界,同時也錯過了寵物去世、妻子離婚、父親葬禮等重要時刻。

當Michael終於意識到這樣的生活是一場災難時,他很想退掉這個服務,但他發現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把人生遙控器毀掉,它就像魔鬼一樣如影隨形。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這種老掉牙的話題在很多喜劇電影中都能看到,但《人生遙控器》能讓觀眾有一種和主人公共同經歷一場冒險遊戲的快感,而且這個遊戲還產生了bug,玩家無法修復,只能被裹挾著走進失控的結局。

當Michael的人生在“遊戲”盡頭土崩瓦解時,電影的主題也逐漸明晰:如果失去了生活中所有的困難和挑戰,那快樂和輕鬆都將無意義,因為我們再也無法體會柳暗花明和否極泰來的妙處,也不會再看到在苦難夾縫中才會展現的人性光芒。

因此,無論你正在經歷哪一種人生,都不要選擇一鍵跳過,也不要追求無縫銜接的“高效人生”。

新一年開始了,趁著光陰尚在,多花時間陪伴真正重要的人吧。也別忘了給自己來一場充足的小憩,世間有很多事,其實都沒那麼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