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岳:為何我的變變變,成了我的慘慘慘?網友:沒有文化只有尷尬


2023年的兔年春晚,岳雲鵬因為表演《我的變、變、變》相聲作品,一夜之間衝上熱搜。

不過,岳雲鵬這次沖上熱搜,並不是好評如潮,而是板磚四起、口水似潮。

網友們普遍認為,岳雲鵬本次春晚表演內容陳舊,套路老化,笑點不笑,使用的還是裝傻、賣萌、犯賤等插科打諢的三板老斧,毫無新意,根本讓人笑不起來。

甚至有網友還把作品的名字《我的變、變、變》,改成了《我的慘、慘、慘》。

為此事岳雲鵬還很不理解,自我調侃道:為什麼你們把《我的變、變、變》,硬生生地改成《我的慘、慘、慘》呢?

網友們笑而不語,回復了八個字:

沒有文化,只有尷尬。

其實,網友們的改名和回复,是意味深長的。

第一、從標題《我的變、變、變》本身來看,此標題存在瑕疵。

一是題目不具體、不醒目、不形象,過於寬泛和抽象,不能讓人產生良好的意象和觀看慾望。

人們常說,標題是文章的眼睛,而眼睛又是心靈的窗戶,眼睛不明,再好的花朵也就成了擺設。

傳統相聲中,有許多相聲的標題就十分醒目。如張壽臣先生的《道光吃熱湯麵》、《小淘氣》;侯寶林先生的《王二姐思夫》;劉寶瑞先生的《張飛爬樹》;蘇文茂先生的《酒令》等等,一看標題就知道內容的大致情況,吸引人們往下看的慾望。

二是標題與實際開講的內容不一致。

岳雲鵬與孫越講的相聲大致分為四節。

第一節互動熱場。第二節幫人實現夢想。第三節是比高低、比膽大。第四節變燒雞。

文章標題中有三變,最後變來變去只有一變,文不對題,邏輯混亂,讓人云裡霧裡不知所云。

第二、從作品的主題看,明顯存在主題不清不楚,內容牽強附會的毛病。

從標題中的“三變”分析,作品的初衷或許是要表達一個時代的變化,希望通過描寫生活中的一些細微未節來體現這種變化,以達到見微知鉅的效果。

但是,作品選取的素材卻是變瘦、變高、變年輕,顯然是鳥不對銃,文不對題了。最後只好變了一隻燒雞,牽強附會,匆匆收場。

第三、從作品的結構看,四個單元各行其是,各吹其號,缺乏內在的聯繫。

特別是最後一節,按理是畫龍點睛的橋斷,結果竟是變出一隻燒雞,真不知這樣的點題是為了點出一個什麼樣的主題。社會巨變可以用燒雞形容嗎?

第四、從藝術效果和現場反應看,氣氛冷到了冰點。

全場十分二十秒,雖然設計了幾個包袱,如什麼“椅”高人膽大,膽大“望維”、“凍”成了孫子等等,但哪一個不是網上老掉牙的橋斷?這樣陳舊的笑點,觀眾會笑嗎?

所以,連孫越自己也解嘲:包袱不夠燒雞湊。

通過以上分析,大家應該明白網友回复的“沒有文化,只有尷尬”的意思了吧。

簡單地說,就是作品的內容太沒有文化了,所以我們笑不起來,結果剩下的只有尷尬了。

記得岳雲鵬的師傅郭德綱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

藝術競爭的最後,拼的都是文化。

此話說得太好了。

在藝術的海洋裡,如果沒有文化,遲早總有一天會拍到沙灘上的。

因此,作為藝術家,必須要不斷地提高自己的文化素養,必須不斷地深入生活,必須要嚴格打造自己的作品,絕不可以坐吃山空,絕不可以應付觀眾。否則,宛如曇花一現,再好的紅利也就在瞬間消耗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