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宰相秦檜在城樓上背詞,有什麼隱喻呢?


剛剛,將沈騰、易烊千璽、張譯、雷佳音、岳雲鵬、王佳怡等人主演的電影《滿江紅》看完了。

《滿江紅》講述的是南宋岳飛身死四年後,宰相秦檜欲與金國和談,但就在會談前夜,金國使者離奇死亡,所攜密信不翼而飛,機緣巧合,小兵張大奉命,必須要在一個時辰內找到密信,隨著調查的深入,親兵營副統領孫均、宰相府總管何立、副總管武義淳、舞姬瑤琴等人都被捲入其中,有人暗藏算計,有人尋求活路的故事。

就小七個人的感受而言,這部電影人物群像精彩,劇情緊湊,結構工整,懸疑設置精巧,幾個反轉層層遞進,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所以,在觀影的時候還是很享受的。

最讓小七驚喜的情節,是宰相秦檜在城樓上背岳飛所寫的《滿江紅》(以下有小小劇透),必須要表揚雷佳音,電影裡秦檜的設定是久病之人,說話有氣無力的,但就是用那樣的語調,雷佳音在朗誦《滿江紅》的時候,情緒飽滿,慷慨激昂,深沉悲壯。

剛開始小七很疑惑,秦檜不是著名的奸臣求和派嗎,怎麼背起詞來慷慨激昂,彷彿恨不得上戰場似的?

接下來懸念揭開,哦,原來這個秦檜只是一個替身。

可回過頭來仔細想一想,在城樓上背詞的宰相秦檜,真的只是一個替身嗎?

或者說,編劇設置讓宰相秦檜(替身)在城樓上背《滿江紅》,有什麼隱喻呢?

秦檜這個人,不用說,全中國的人都知道,是一個遺臭萬年的奸臣。

但如果秦檜能在“靖康之變”(公元1127年,秦檜37歲)這一年中死去,那麼,他在歷史中的記載,就會是一個大大的忠臣。

秦檜的一生,可以分為前半忠臣的人生和後半奸臣的人生。

歷史就是這麼弔詭,從忠臣到奸臣,也只不過是一個選擇而已。

秦檜出生於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25歲的時候,秦檜進士及第,先後擔任密州教授、太學學正等官職。

靖康元年(1126年),金國兵圍汴京,遣使索求太原、中山、河間三鎮,此時,北宋朝廷人心惶惶,70%的大臣是主和派,而秦檜卻是一個堅定的主戰派。

秦檜給皇帝宋欽宗上奏書,認為對南犯的金軍不宜顯示出太怯懦的態度,使自己的力量削弱,並且有以下四點建議:

第一:請求召集百官詳細討論,選擇恰當的語言寫入誓書;

第二:請求在城外設館安置金使,不能讓他入城和上殿;

第三:金人狡猾奸詐,不能放鬆守備;

第四:金人貪得無厭,請求只答應割讓燕山一路;

宋欽宗對秦檜的請求不置可否,卻任命秦檜為割地使,去跟金國談“割地求和”的事,儘管秦檜再三請辭,但拗不過皇帝,還是去了。

果然,貪得無厭的金國,並沒有退兵,王雲、李若水再次出使金營,得見金軍二元帥,傳話說金兵堅持要北宋再次割地,不然就進攻汴京。

宋欽宗在延和殿召百官商議對策,范宗尹等七十人同意割地,秦檜等三十六人不同意。

不久之後,汴京失守,宋欽宗奉表投降,金太宗下詔廢徽、欽二帝,貶為庶人,並要推立異姓(人選為張邦昌)為帝。

此時已經升為御史中丞的秦檜,再一次站了出來,在監察御史馬伸的提議下,他們召集了一群人,共同給金國元帥上書,分析其中利害,希望恢復欽宗的帝位以安天下。

就是這麼一個選擇,讓秦檜的聲望在北宋達到高峰,但同時也得罪了金國人,被押入了軍中,與徽、欽二帝一起被俘虜至金國。

那個時候的秦檜,是一個風骨凜然的御史中丞,是真的打算為君為國奉獻此身的。

在被押往金國的俘虜中,有徽、欽兩位君王,有數百位后宮嬪妃,有數十位帝姬(宋朝公主),有大臣、宗室,有數千教坊樂工、技藝工匠,有數十萬百姓。

沒有人知道,秦檜在被押送往金國的途中經歷了什麼,但我們可以想像得到,那一路上所見所聞的,恐怕都是人間慘象。

在那一年,有皇后1人、貴妃1人、帝姬4人被凌辱至死,有1位帝姬被亂兵殺死,至於嬪妃宮人以及百姓,身死的更是不計其數。

在那一年,大臣張叔夜在前往金國的途中,得知過了界河,自縊而死。

在那一年,大臣李若水對金國的招攬寧死不從,被割舌挖目斷手,最後凌遲處死。

在那一年,大臣劉韐面對金國的勸降,昂然寫下遺書“國破聖遷,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便沐浴更衣,懸樑殉國。

在被押往金國的途中,秦檜有想過自盡殉國嗎?

應該是有想過的吧。

但千古艱難唯一死,也許在路上,他終於明白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而惜命了起來。

從此,他的人生就只剩下了苟且,即使在逃回了南宋之後,因為看過了金國人的強大野蠻,再也不敢有和金國人戰鬥的心思,從而轉變成了堅定的“主和派”。

電影《滿江紅》裡,那個慷慨激昂的“替身”,何嘗不是“靖康之變”前的秦檜自己呢?

前半生的秦檜已經隨著“靖康之變”死了,所以,那個替身也必須死。

但午夜夢迴,在南宋苟且偏安的秦檜,會不會偶爾想起當年那個天真的、意氣風發的自己呢?

好了,今天就跟大家聊到這裡了,更多影視劇後面的歷史,請繼續關注“影視小七說”,也可以點贊、分享哦~

拜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