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躺著掙錢的岳雲鵬,終於付出了代價


每年春晚的語言類節目都備受觀眾期待,今年岳雲鵬和孫越搭檔的相聲節目《我的變、變、變》也毫無疑問被寄予厚望。可擔負著開頭熱場使命的小岳岳,這次卻讓觀眾大失所望。

網上吐嘈聲一片,相聲內容被指尬聊,太水,沒什麼內容,幾乎就是老梗拼盤,還不如張若昀吃雞腿好笑。

東拉一句西扯一句,吐槽完孫越胖又突然莫名其妙演起魔術,直接把語言藝術變成行為藝術,看得觀眾如坐針氈,如芒刺背,如鯁在喉。

不僅如此,小岳岳在今年河南春晚和東方春晚上的表現也被批很乾很尬,沒有一個抖得響的包袱,業務水平差。河南春晚上來打了幾句哈哈就又開始唱歌猜歌名。

東方春晚上也是撒嬌賣萌耍賤三板斧,最多加點諧音梗,說到一半小岳岳還笑場了。

一連串節目看下來,觀眾發現小岳岳沒以前好玩了,開始變得詞窮了,段子越來越稀碎,業務能力也下滑嚴重。

作為德云一哥,這幾年岳雲鵬一直是圈內紅人,有著超高流量,各大節目、晚會、綜藝、影視都紛紛向他拋出橄欖枝,雖然增加了人氣和曝光度,但是這也導致岳雲鵬花在相聲創作上的時間越來越少。

三年前李誕跟于謙聊天時,就說好久沒看到小岳岳有新段子,于謙也曾苦口婆心地對岳雲鵬說:“你能干點正事嗎?你起家指著這個(相聲)呢,在外邊漂得再多這根兒不能斷了。”

姜還是老的辣,于謙深知岳雲鵬當下頻繁接綜藝、刷臉的行為,會傷害到他的立足之本。

眾所周知,岳雲鵬不是天賦型相聲演員,剛進德云社時,他嘴笨人傻,一上台就怯場,只能干點掃地擦桌子的活兒,幾乎沒有登台的機會,甚至一度待不下去。後來是郭德綱看重他的努力和人品悉心培養,這才有了他的今天。

岳雲鵬的走紅有著天時地利人和的幸運,師父的力捧,加上他賣萌耍賤的個人風格,和勵誌上進的奮鬥史,令他贏得了觀眾的認可和掌聲。

但源源不斷的創作力始終是相聲演員的根基,賣萌耍賤的招數會隨著時間推移慢慢失去效力,觀眾會開始變得審美疲勞,當岳雲鵬說相聲還不如張若昀吃燒雞好笑,這實在是一種悲哀。

就像相聲大師馬季給徒弟姜昆講的那個故事:一個人一天三頓都吃炒餅會不會膩?吃飯就跟講段子一樣,總吃一樣飯肯定會膩,只有隔三岔五變變花樣才有新鮮感。不只是炒餅,還得練蒸花卷、燜米飯的本領。

而現在的岳雲鵬無疑是把路走窄了,不僅沒有穩紮穩打精進業務水平,而且還在不斷敗掉好感度和路人緣,說相聲被吐槽,參加節目被叫綜藝混子,因為他只想躺著掙錢的意圖太過明顯。

在《新遊記》中,打著“體驗打工者辛苦日常”旗號的岳雲鵬,上班第一天就遲到,還毫無愧疚表示睡過了。

接著他跟經理一起出發,帶客戶看房。作為房產中介,他並沒有賣力推銷房子,反而自己挑剔上房子的缺點毛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要買房,分分鐘就把“有錢人”的任性寫在臉上。

午餐時間老員工請岳雲鵬吃豬腳飯,他挑三揀四說不吃豬蹄、要吃麻辣燙,下班後蹭車還理直氣壯要求老員工繞路載他去接其他明星,接完再把他們送到指定地點,這是把對方直接當自己助理了?

最over的是後來他坐公交時和一位普通人攀談,得知對方已工作十年後,脫口而出:“怎麼十年還坐公交?”

這世上多的是平凡打工人好嗎!

一系列騷操作,讓觀眾發現草根出身的岳雲鵬變得越來越不食人間煙火,農民的兒子徹底變成了一個標籤、人設,只是用來接廣告、撈快錢,小岳岳從前的敬業屬性也消失得無影無踪。

當初岳雲鵬父親去世、而他因在國外演出未能及時趕回,雖痛苦不已卻依然堅持戲比天大的原則。現在的小岳岳卻吃不得半點苦,參加節目划水、偷懶、睡覺,《嚮往的生活》中更是從早上睡到下午,中間只起床吃了一頓飯,引來觀眾強烈不滿:我們是來看嘉賓睡覺的嗎?

玩遊戲也被吐槽輸不起,輸了就擺臭臉,或者撒嬌耍賴求放過,似乎覺得賣個萌就能為所有行為買單。實在躲不過去了,就說自己是易累體質,易累還接這麼多綜藝,真是難為他了。

導致岳雲鵬口碑轉差的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講話不分輕重,被指不尊重女性,他曾經當著眾人的面對李斯丹妮說:“我覺得你不太適合跳舞,因為近距離看你腿很粗哦。”

此話一出,李斯的表情要多尷尬有多尷尬。這番言論也讓岳雲鵬被罵上熱搜。

如此種種,讓岳雲鵬終於遭到反噬,形像不再親民,態度不夠謙卑,工作不夠敬業,能力不夠突出,越來越多的觀眾對小岳岳失望、粉轉黑,稱他是天賦不足、努力也不怎麼足的內娛混子。

反觀圈內大牌卻謙卑敬業的明星,從不把巨大流量等同於個人能力。比如黃渤,有錢有地位有觀眾緣,卻清醒認識到人紅不能飄,別人夸你帥只是句客套話,是人就有各種問題,各種缺點。

比如師傅郭德綱,在社會中摸爬滾打多年才熬出名,名氣背後有絕對的實力支撐,但依然明白觀眾是自己的衣食父母,相聲演員能火是觀眾捧出來的。

能透過表面繁榮看到事物本質,認清自己不是天選之子,也有短板不足,從而產生敬畏之心,才能紅得長久。

之前德云社封箱演出時,郭德綱指著岳雲鵬對觀眾說:“這是我們這兒前兩年最紅的演員。”有人品出了這句話背後的一絲深意:“前兩年最紅,以後就說不定了。”

岳雲鵬當下已來到懸崖邊緣,老本行拿不起來,其他節目也各種被罵,口碑逐漸崩盤。

現在德云社的流量演員越來越多,秦霄賢、郭麒麟、孟鶴堂、張雲雷……岳雲鵬不再是唯一的選擇,也不再是德云社賣票的唯一招牌,隨時有被取代的風險。

小岳岳如果想要挽大廈於將傾,還是要回到最初的起點,提升硬實力和軟素質,重新贏回觀眾的認可與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