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的《滿江紅》,剛剛上映口碑已炸!


在電影中尋找生活的更多可能。

今天是大年初一,時光君先祝大家新春快樂,兔年大吉!

中國電影市場,最近終於有了強勢復甦的希望。這苗頭,就在眼前的春節檔。

今天,時光君來為大家探一探張藝謀導演的最新力作。

《滿江紅》

2023春節檔,《滿江紅》是討論熱度最高的影片之一。

當它公佈片名時,就有人問:“誰扮演岳飛?誰扮演秦檜?”

當它官宣卡司時,又有人不禁聯想:“不會是讓岳雲鵬演岳飛吧?”

直到影片的首波口碑逐漸曝光,業內交口稱讚,才給觀眾吃了一顆定心丸。

張藝謀拍懸疑喜劇片,會帶來怎樣的一場好戲?

《三槍2》?

從《滿江紅》的演員構成看,喜劇演員佔了很大的比重,這很難不讓人聯想起張藝謀的口碑滑鐵盧之作《三槍拍案驚奇》。

但從定檔版預告片看,它的影像風格更類似於《影》。

比如片名出現的設計,只用“紅”與“黑”兩種色彩,一如《影》裡“黑”與“白”構成的陰陽美學。 ‍

隨後,士兵手握武器,穿梭於深宅大院。

俯瞰、跟拍,伴隨著激越而緊湊的鼓點,幾個鏡頭又傳達出了威嚴感與肅殺質感。

其色調也是清冷的。

從視覺風格上看,《滿江紅》繼承了《影》的簡潔。

《滿江紅》的故事,源於一樁命案。

其時代背景是:南宋紹興年間,岳飛死後四年,秦檜率兵與金國會談。

可就在會談前夕,金國使者死於宰相駐地,他身上攜帶的密信也消失不見。

兩個人被牽扯到這場政治漩渦之中:一個是小兵張大(沈騰飾),另一個是親兵營副統領孫均(易烊千璽飾)。

他們要在一個時辰之內找出真兇。

這樣的故事設定,與張藝謀最近幾部作品的敘事策略一脈相承,簡單總結就是八個字:劍走偏鋒、以小見大。

比如《一秒鐘》,他將時代巨輪碾過的人倫悲劇,係於一格膠片之上。

比如《狙擊手》,同樣是拍抗美援朝戰爭,他拋卻了宏大敘事,只聚焦於一場戰鬥,從另一個視角展現戰爭的殘酷與個體的恐懼與英勇。

《滿江紅》亦是如此,張藝謀從小人物的視角出發,帶領觀眾一步步踏入一場大陰謀。

張大與孫均臨危受命,組成了探案拍檔。表面上看,他倆似乎擁有不小的權力。

秦檜(雷佳音飾)賜給兩人令牌,他們可在全院通行無阻,暗訪問話。

但實際上,在權臣秦檜看來,他們只是棋子。

差事搞砸了,被斬;差事辦好了,亦斬。

所以,張大與孫均就像被困在籠中的鳥,他們必須動用所有的才能與急智,與宰相駐地各色人等斡旋,一邊查案,一邊探尋活路。

其故事框架,又接近於《懸崖之上》。

但這,也並非《滿江紅》的全貌。

懸疑喜劇

《滿江紅》的第二款預告片,在著力凸顯影片的喜劇感。

兩人查案,一步一個障礙。

孫均冷硬詢問:“說,去哪?”

張大滿臉委屈與油滑:“事又不是我幹的,我哪知道去哪。你定!”

幾番拉扯,不僅透著幽默感,還很暴露性格。

張大與孫均的個性,遵循了經典的形象設定,前者是沒頭腦,後者是不高興。

《唐人街探案》裡的唐仁與秦風,也是類似的人物組合。

張大與孫均之間,是沾親帶故的“甥舅”關係。

沈騰對著易烊千璽大喊“三舅”求饒,如此耿直的“大外甥”,直接讓鏡頭外的觀眾忍不住笑翻。

不過,懸疑喜劇要想拍好,並非易事。

因為這個兩個元素本就有著天然的排斥性。

好的懸疑片,調性是嚴肅的、冷冽的,講求信息的抽絲剝繭,懸念的步步為營。

好的喜劇片,調性是活潑的、熱鬧的。

淺一點是通過一切手段去俘獲觀眾笑聲,深一層的是通過構建充滿著錯位的情境,去呈現世界與人的荒誕。

在時光君看來,《滿江紅》能成功的關鍵,就是能讓兩者達成一個和諧的平衡。

一個比較好的策略是,用情節鋪陳懸疑,用人物打造笑料。

不過,從預告來看,《滿江紅》的人物塑造應該是相當飽滿的。

比如張大。

他出場就帶著鐐銬,無論面對誰都懷著恐懼與卑微,同時他又是圓滑和世故的,體現出了小人物的生存之道。

沈騰用熟稔的表演,將小人物詮釋得生動到位,這與他之前的表演風格類似。

同時,他還用神秘的眼神呈現出了一種詭譎感。好似,他知道更多的秘密。

比如孫均。

易烊千璽以往的角色多在演繹脆弱感和其背後的堅韌,而在《滿江紅》中,他再次蛻變,飾演一個殺伐決斷的親兵營副統領。

形像上,他首次用了鬍鬚和疤痕造型;同時,眼神充滿殺氣,動作乾淨利落。

他的這次表演,相信能給觀眾帶來驚喜。

比如何立。

張譯此次挑戰出演宰相府總管,他雖是文官,卻有洞悉一切的觀察力與城府。

這是張譯繼《一秒鐘》《懸崖之上》《狙擊手》後再次與張藝謀合作,他的眼神戲再次精進,耐人尋味。

比如秦檜。

雷佳音演繹叛國的權臣,可以說是對《懸崖之上》裡的叛徒謝子榮的一次升級。

他呈現的秦檜或許與大眾心目中的形像不同,其聲音慵懶,滿口仁義道德,但卻是心狠手辣的人物。

這種反差感,讓觀眾更覺得不寒而栗。

再比如武義淳。

這個宰相府副總管的角色,是岳雲鵬此前未曾嘗試過的類型。

從預告可以看出,他對上級阿諛奉承,對下屬非常傲慢,各種羞辱,典型的“欺下媚上”。

至於《滿江紅》裡誰演“岳飛”?

時光君就不劇透更多了,看完電影,相信大家都會有答案。

從上面這些角色來看,張藝謀十分尊重演員的固有形象,但又在有意打碎演員身上既有的特質,並試圖去挖掘他們身上的另一面。

至於最終的效果如何,令人期待。

老驥伏櫪

期待《滿江紅》,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導演張藝謀。

他是中國“第五代導演”代表人物之一,如今已近73歲,即便有如此的地位和年齡,他仍然可以重頭開始,面對嶄新的類型片創作。

他保持著旺盛的創作力與穩定的產量,而且在口碑上鮮有失利。

2018年有《影》,2019年有《堅如磐石》(待映),2020年有《一秒鐘》,2021年有《懸崖之上》,2022年有《狙擊手》,2023年又為觀眾奉上了《滿江紅》。

真可謂“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能有這種成績,一是源於他超人般的體力。

他是不知疲倦的高產勞模,是國內少有的,能保持高水平創作力的70歲導演。論拍片速度,很多年輕導演都自嘆不如。

二是源於他對電影的敬畏。

他始終以學習的心態對待每一部新作品,講述好看的故事,塑造鮮活的人物。

他願意放下大師身段,嘗試各種風格。

張藝謀的導演生命越活越年輕,也讓觀眾對這位老導演有了不少新的期待。

現在,春節檔《滿江紅》預售成績矚目,業內也有不少人預測,這部電影或將刷新張藝謀職業生涯的票房紀錄。

張藝謀在映前採訪時曾說,“疫情三年,中國電影很不容易。希望從春節檔開始,(中國電影)能有一個起飛,提振我們的信心。”

“希望全國電影的票房都好,不僅僅是一部或兩部電影。從此之後,我們能一掃艱難,一掃陰霾,大步向前走。”

或許,《滿江紅》的票房數字,對他並不重要。

更關鍵的是,他是不是又拍出了一部好電影?

那麼,就讓我們在大年初一共同走進電影院,尋找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