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年春晚流行語:有的流行至今,有的成為絕版,還有的立下大功


今年的春晚語言類節目差在哪兒?

個人覺得是格調!

比如,同樣是講“家庭生活要和睦,老爺們必須有個小金庫”的故事。

《上熱搜了》和多年前《花盆兒》的差距,就能填下一座喜馬拉雅山。

▲2002年春晚《花盆兒》

且不說立意誰勝一籌,就說這爆梗的程度就差遠了。

比如《上熱搜了》之後,大家甚麼都沒記住,但《花盆》卻輕輕鬆鬆的讓大家記住了“挖個坑埋點土,數個一二三四五,自己的土自己的地……”

你看,差距這就出來了。

不用諧音梗、不用挪用梗,小品本身就是爆梗輸出機。

而且像《花盆》這樣輸出金句、引領當年潮流的語言類作品,其實在不久前的春晚舞台上,幾乎年年都有!

大齡青年回家過年必遇上的一個問題就是——催婚!

不僅老人催連官方節目都琢磨著夾帶點私貨,所以趁走親戚的機會相個親,是不少網友都不想經歷、但又不得不經歷的尷尬事情。

比如開場說啥?

自我介紹?太刻板!

來段rap?沒那才藝!

所以這時候《懶漢相親》就派上用場了!

“俺叫魏淑芬,女,29歲,至今未婚”。

以這句話為開場白絕對就兩個結果,要么人家認為你幽默,場面順勢打開;要么人家覺得你是老6,離桌就拜拜。

不管哪種結局似乎都是一種happy ending。

實在沒想到30多年前的小品,還能解救當代年輕人,太奈斯了。

怎樣的春晚作品才算出圈?

個人覺得還差點意思。

比如1990年《主角與配角》中爆梗的台詞:“小日子”託我給您帶個話、你朱時茂濃眉大眼的也叛變了……

這在那年的春節後,甚至是現在的日常中都能用到,是調侃和開場的萬金油。

洗腦倒不至於但確實實用,就是可惜了二位都是主角的演員。

在不久後與央媽鬧掰、與春晚訣別,各自奮戰卻難回巔峰。

▲版權糾紛,庭審現場

如果沒有分手一事,陳佩斯和朱時茂這對搭檔會和小品王一樣,成為春晚“釘子戶”嗎?

我覺得會!

不過好在那時候百花齊放,沒了朱、陳二位還有其他人,趙麗蓉老師就是春晚流行句子的金牌締造者之一。

比如1989年《英雄母親的一天》不僅讓觀眾們記住了“司馬缸砸缸”和“倒爺”。

還讓大人趁機給小孩子科普了一下司馬光砸缸救友的故事。

當然了,如果談流行甚廣,還要數她的“宮廷玉液酒”。

尋夢高原紅,圓夢夢駝鈴!

這兩天想必不少人都聽過這個BGM。

由於年代久遠、畫質粗糙,不少人覺得這應該是洗腦神曲界的鼻祖。

但事實上談洗腦神曲的鼻祖,還應該趙麗蓉老師。

1995年春晚上的《如此包裝》,由於不懂裝懂的總監想搞另類評戲,非要讓趙麗蓉把《花為媒》做成說唱模式。

於是我人生中聽到的第一段rap誕生了:春季裡開花十四五六,六月六看谷秀啊春打六九頭。這麼包裝簡直太難受,張不開嘴兒跟不上遛……

是誰唱著讀下來的我不說,但當年肯定是有不少人在忙裡偷閒時,哼哼這麼兩句解壓。

去年還有網友為這段說唱配樂,讓趙麗蓉老師在“小品太后”的頭銜基礎上,又多了一個MC的稱號。

不知道老太太知道了會不會很開心。

語言類作品說到底都是為了增添節日氣氛,讓大家在過年期間闔家團圓,其樂融融。

但誰也沒想到,趙麗蓉老師的《打工奇遇記》竟然還有附加功能——分辨敵友。

那一年節目結束後,不僅大豐收有了“蘿蔔開會”的雅稱,對暗號也有了另一種方式:宮廷玉液酒,

______

答上來了就是好兄弟,答不上來另行處理!

這招百試百靈,尤其在國際服玩遊戲時,不少國內玩家都通過這樣的暗號來辨別自己人。

當然了,宮廷玉液酒更出名的事蹟,據說是抓到了個分裂人士。

彼時網友們聊的熱火朝天,突然來了一個人煞風景,於是宮廷玉液酒一杯定江山,直接扯下了“北方網友”的面具。

至此,暗號有了底板,並且在黃宏老師的加持下很快又有了升級!

那一年的黃宏直接扛著錘子登台,講述大家都關注的裝修問題。

還是一如既往的風格,一亮相就是順口溜。

不過遺憾的是,切口不好找、節奏又難學,導致說了十幾分鐘大家都沒記住。

只記住了要破相的大姐和80塊的大錘、40塊的小錘。

大浪淘沙,剩下來的就是經典!

所以春晚過後裝卸工和裝修工行業都有了統一價格,再然後大錘和小錘也加入了暗號錦集,讓宮廷玉液酒有了升級。

比如一杯宮廷玉液酒,

減去大錘,再減去小錘等於多少?

我有閱讀障礙,這題先留給大家了!

今年麻花的《坑》被官網好評,網友們覺得:針砭時事,格局很大,不愧是大團隊。

但事實上,用小品針砭時事在麻花之前就有先例,比如2011年黃宏的《聰明丈夫》講述的就是為分房假離婚的故事。

起因、經過和結尾不太記得。

但“眼睛是黑的,心是紅的,可眼睛一紅,心就黑了”這句話,道出了不少人的人生感悟。

除此之外,黃老師站台上可勁兒內涵明星裝單身的操作,著實令人替他捏把汗。

這要是放到現在的內娛,估計節目組連一審都不敢讓他過,不整改的結果就是剛下舞台就被噴成篩子。

宋丹丹和老搭檔黃宏,在《超生游擊隊》中科普了“種茄子長不出辣椒”和“破鹽鹼地種啥都白費”後,開始將工作重心逐步轉回家庭。

再返回舞台時,本想和老搭檔黃宏攜手走上春晚的溜光大道。

但是1999年備戰春晚排練的過程中,二人意見相左難以調節最終分道揚鑣。

宋丹丹這才和已有過合作經驗的趙本山,組成“春晚戰略合作夥伴”。

以“哈嘍哇、飯已OK了,下來密西吧”、“隔壁吳老二看我一眼渾身發抖”、“秋波就是秋天的菠菜”等爆梗開啟了引領潮流十數年的時代。

經過了“倪萍就是我夢中情人”之後,屬於這對王炸組合的《鐘點工》時代又來臨了。

那一年的觀眾們開始用“穿上馬甲我就不認識你啦”,作為互相調侃的用詞。

用“再嘮十塊錢的”,作為挽留的用詞。

用“睡的腰生疼,吃的直反胃,腦袋直迷糊,瞅啥啥不對”,作為自嘲不對勁的形容詞。

總之就是春晚半小時,夠大家回味一整年。

待流行句子熱度有消散趨勢時,又正逢下一年晚會開播,這又續上了。

比如2001年本山大叔另一副鐵三角的“腦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成了胖朋友的評價。

2002年的“你跺你也麻”成了玩笑用語、

2003年的“心吶,拔涼拔涼的”成了失望總結、

2004年的“木姨奶”開了一門新親戚、

2005年的“非常6+7”總結了血栓等等。

後因為種種原因,鐵三角解散、王炸組合接檔回歸。

2006年這對組合貢獻了的“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村頭廁所沒紙了”,

2007年又用“下蛋公雞,公雞中的戰鬥機,歐耶!”讓廣告語是波導手機,手機中的戰鬥力的波導最後輝煌了一把。

緊接著時間就來到了奧運年。

白雲最後一次“感謝鐵嶺TV,遼寧TV,將來還有可能感謝CCTV”之後,黑土真心實意的為老伴兒鼓掌。

“好”,成了那一年的開會主流場面。

經過多年曆練,本山大叔的小品已經成了大家煮餃子倒計時的沙漏,他不演完誰也不開火。

而趙老師也不負眾望,摘下了黑土的標籤後,又貢獻出了“最糟心的是人活著,錢沒了”、“鹵兒不要錢”等被觀眾廣泛運用的流行句子。

但可惜的是在“此處省略78個字兒”之後,以身體不適為由退出了春晚舞台。

至此春晚開啟了無“趙”駕駛模式,至於效果是好還是壞,見仁見智。

但可以肯定的是爆梗的頻率逐漸降低,語言類節目從造梗變挪梗。

無“趙”駕駛的第二年,開心麻花帶著《今天的幸福2》亮相春晚。

雖然相較而言,觀眾們的期待和反響有所降低,但還是小炸一把。

帶火了“前夫哥”“亮個相吧,小寶貝兒”還有“打敗你的不是天真,是無鞋”等流行句子。

不過說實在的,當時郝建舉著腳丫說“無邪”時,不少人以為他講的是《盜筆》中的吳邪。

搞得不少稻米心情澎湃、沈騰一臉蒙圈。

因為他也不知道一個不穿鞋,竟然能讓大家聯想到了小說角色,繼而場面炸裂。

不過相較2014年的《扶不扶》,《今天的幸福2》的炸裂只能算灑灑水的程度,畢竟那一年有高人相助!

2014年的“沈馬組合”是真的炸裂,呈現出的《扶不扶》幾乎是三句一個小梗,五句一個大梗。

雖然最後的“大媽有醫保”有點齣戲,但不影響麻花出品、必是精品的觀眾評價。

不過炸裂作品雖是麻花主創,但離不開本山大叔的點睛之筆。

比如沈騰躺地上說“走是能走,也只能按表走”、“他說的,都是我的詞兒”那段誤會,就是經過修改後的橋段。

名師指導之後,也確如預料的那樣從躺下之後就炸了,“按表走”火了,“都這個時候了,還較那三米兩米的真兒”也火了。

年初一開始,時不時就能聽到有人說這樣的話。

甚至很久之後還會有人在砍價的時候,用“較真兒”化解尷尬,可見當年春晚對民眾的影響有多大!

再明顯的對比,可能就是《扶不扶》之後,麻花再難有能引領時尚的作品了吧。

後記

黃宏老師在小品中,曾經調侃過,說“都說春節晚會難搞,主要是導演缺乏技巧、每個觀眾發上一個腳盆洗腳,所有的節目效果保准都好”。

但就目前的情況來講,估計就是發一個美容椅,附贈一套全身Spa,都拯救不了撓頭哥、迷茫弟的懊糟心情。

更難以拯救的是,我這容量有限的腦子。

因為盤點春晚流行語句的時候發現,《扶不扶》之後是真的總結不出什麼好笑又流行的梗了。

包括今年的“嗷fer fer fer”,從嚴格意義上來講都不出圈,或許是大家的審美標準提高的太快吧,或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