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病去世,年少禿頂發福,許久都不曾露面的春晚童星


每年的春晚舞台上,都會有一些小童星脫穎而出。

他們不僅顏值高、能力強,甚至可以在自己的領域被稱為“天才”,小小年紀便嚐過一夜爆紅的滋味。

只是時光匆匆,歲月流逝,幾年之後,他們又有了不一樣的發展道路。但都逃不過一句話:

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時好。

長殘、發福、靈氣用盡、相親被嫌“醜”的比比皆是,甚至有些因為身體因素,早早離開人世。

接下來,我們就一起看看曾登上春晚的5位小童星,他們都曾紅極一時,風光不再後的他們,又在做什麼。

第一位:阿爾法,禿頂發福

2007年,9歲的阿爾法登上春晚舞台,唱了一首具有民族特色的《維吾爾族敬酒歌》,一夜爆紅。

實際上,他在三年前就開始“火”了,還有自己的粉絲群“法寶”。

5歲時,他就錄製了節目《非常6+1》,眼窩深邃,眼睛明亮,五官精緻,一上台就收穫了無數“媽媽粉”的喜愛。

他們不僅顏值高、能力強,甚至可以在自己的領域被稱為“天才”,小小年紀便嚐過一夜爆紅的滋味。

那一年,和他同台競技的,還有如今的“國民音樂組合”鳳凰傳奇。

他能走到這個位置,不僅因為長相喜人,而是因為實力不俗。

一身炫酷的紅色皮衣,再抱著一把大吉他,唱跳俱佳的他往舞台上一站,就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

炫酷的髮型與服裝,帥氣的動作,唱著搖滾與流行歌曲,打破了兒童只能唱“小老鼠上燈檯”等兒歌的常規。

有了粉絲基礎的他,在登上春晚之後,聲名大噪,成為國內炙手可熱的小童星,並在11歲那年舉辦了個人演唱會,是吉尼斯紀錄上年紀最小的演唱會舉辦歌手。

為了照顧阿爾法的生活起居,母親辭去醫院的工作,做他的“隨行保姆”。

阿爾法沒有經歷過系統的學習,能有這樣的成就,幾乎可以說是天賦使然,然而毀了他的,也是天賦。

他唱歌幾乎全靠嗓子,就算是高音也是往上飚,常常一場節目做下來,嗓子痛得話都說不出來。

但那時他勢頭正盛,綜藝、電影、晚會等邀約像雪花一樣飛來,他那段時間過得充實,但也勞累。

後來,和多數童星一樣,為了學業,他選擇暫時離開娛樂圈,但再回來時,早已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2018年,20歲阿爾法參加《天天向上》的錄製時,他已經是一個髮際線後移的青年,與當年俊美的小男孩判若兩人。

三年後,他重回央視錄製節目,但後台的一個採訪讓他的缺點暴露無遺。

禿頂、發福、老相,與年紀大他許多的尼格買提站在一起,看起來反而像“大哥”。

少年成名,他從5歲就開始使用髮膠等產品,再加上長期的熬夜、趕飛機等,毛囊受損嚴重。

好在,如今他接受網友的建議,開始健身、減肥,顏值也在不斷地回升,但再想回到年少高光,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第二位:侯高俊傑,發福的“非主流”

2009年,侯高俊傑登上春晚舞台,與周杰倫一起演唱歌曲《辣妹子》和《本草綱目》。

準確來說,他更像周杰倫的伴舞,頭轉扯鈴,各種街舞高難度動作流暢酷帥,獲得一次次讚美與喝彩。

侯高俊傑與街舞結緣,是從5歲開始的。

一次跟家人一起出去,他被路邊表演街舞的少年吸引,回來之後就開始在家裡模仿街舞的動作,從那之後,他每次看到街舞表演都格外上心。

愛看,愛模仿,並且動作標準,家里人看到了他的天賦,並將他送到專業的街舞班學習。

與生俱來的天賦和節奏感,讓他比同班同學進步更快,7歲時,就拿下了山西《超級少年》的冠軍。

為了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父母賣了老家的房子,舉家搬到上海,開始了他們的追夢之旅。

剛到上海不久,他就被不少經紀公司注意,並安排了許多演出,但同時,他別的天賦也沒有被埋沒。

父親侯勇負責孩子的生活與學習,11歲的他就學完了初中的全部課程,圓周率能背到小數點後1000多位。

很快,這個“街舞天才”被周杰倫注意到,並多次邀請他到自己的演唱會。在登上春晚之前,他就已經是周杰倫的“御用伴舞”。

走下央視春晚的舞台後,他的熱度與日俱增,成為綜藝常駐嘉賓、接代言、接商演等,還順勢推出了自己的單曲和專輯,風光無兩。

然而,童星的“花期”一般都很短,侯高俊傑也不例外。

在2011之後,他的工作安排就越來越少,熱度也越來越低,直到被地位被新的童星“取代”。

有時網絡會曝出他的照片,一頭紅發,胳膊粗壯,與當年那個活力無限的小童星判若兩人。

2020年,21歲的侯高俊傑做客《天天向上》,和錢楓合作了當年春晚上的《本草綱目》,不難發現,雖然顏值與熱度不復往日,但他的舞蹈功底還是有的。

第三位:林妙可,被操控毀掉的人生

2010年,林妙可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2011年,又在舞台上表演了《愛我你就抱抱我》。

連續兩年上春晚,她的受喜愛程度肉眼可見,但她真正的火,是在2008年。

9歲的她站在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舞台上,以稚嫩的童音唱出了那首《歌唱祖國》,一身紅裙,甜美可愛。

雖然,後來被證實林妙可是“假唱”,麥克風裡的聲音是來自楊沛宜,那個因為掉牙“形像不太好”的女孩兒。

但林妙可的表演和甜美,這些都不是能被質疑的聲音改變的,改變了林妙可人生的,是她的母親。

奧運會、春晚,走上過大舞台的林妙可迅速受到影視業和一些商家的注意,看準了她身上的流量與爭議。

此後,不少電視劇、廣告中,林妙可成了最常見的身影,但她最讓人記住的,卻是老氣的穿搭。

年少青春的她,穿衣多以成熟和老氣為主,每次出席活動,林妙可的“老”都會成為一個被熱議的話題。

事實上,林妙可的穿衣打扮,都是媽媽一手操控的,但很明顯,林媽媽算不上一個合格的經紀人。

在母親的操控下,林妙可鬧出了不少“笑話”。

比如初中才學會獨自過馬路、接不孕不育醫院的廣告、成年後還在唱“抱抱我”等。

而因為沒有控制飲食,她身材迅速發福走樣,再加上一些迷惑行為和搭配,總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與少女感越走越遠。

好在,如今她已經考上了心儀的大學,也離開了母親,相信她在不久後,一定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賽道。

第四位:鄧鳴賀,被病情折磨的人生

2012年,6歲的鄧鳴賀登上春晚舞台,成為龍年春晚的開門娃娃,還在敲鐘環節中亮相。

一身紅衣,肉嘟嘟的小臉蛋,可愛喜慶。

鄧鳴賀能上春晚,不僅因為長相可愛,更因為能力卓越。

小時候,他常常跟爺爺一起聽戲,3歲時就能哼出一些片段。

家裡發現他的天賦後,便將他送到專業的劇團學習,4歲時就登上了《梨園春》的擂台,並獲得銀獎,成為有名的戲曲天才。

2012年,爺爺帶他報名了《我要上春晚》,並成功登台,唱響了龍年春晚舞台的第一支童謠。

次年,他又和妹妹一起登上春晚舞台,但這也是他人生最後一次上春晚。

不久後,7歲的鄧鳴賀就被查出白血病,經過長達6個月的治療後康復,但他並沒有在家裡休養,而是迅速開始演出。

2013年11月,他突然在排練時暈倒,被送到醫院時被診斷為“白血病復發”,雖然移植了骨髓,但因為排異反應,飽受病痛的折磨。

2014年4月,幼小的身體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這人世間,他只待了8年。

第五位:小叮噹,發福的“老叮噹”

連續3年登上春晚,“小叮噹”謝昀杉曾被成為郭冬臨的“御用兒子”。

在上春晚之前,他就已經主演了《格格要出嫁》《少年大欽差》等電視劇,靳東、吳孟達等都只能給他演配角。

長相可愛,天賦異禀,他被稱為“第一鬼馬”明星。

但隨著年齡增長,他身上這種鬼馬精靈的特質正逐漸消失,“小叮噹”這個名字的熱度也大不如前。

2009年,他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成為一名科班演員,但距離成功,似乎還有一大截。

畢業後,少年成名的童星走進劇組,變得不再那麼受歡迎。

首先,演戲時他習慣了童年的方式,搖頭晃腦,聲音洪亮,並不適合現在的他。

其次,他身上褪去了少年的靈氣,身材發福,整個人顯得格外老氣。

沒有顏值,沒有演技,他的事業一次次遇到瓶頸,生活中也因為父母的催婚,多次相親,但也多次失敗。

舞台上的小叮噹是美好的回憶,現在留下的是演員謝昀杉。

結語: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

只是,就上面這幾位童星來看,成名早是好事還是壞事,似乎一句話說不清。

他們過早地走到了巔峰,長大後想重新證明自己,似乎成了一件很難的事情,這對童星們的心境,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走上春晚,一夜爆紅;走進人生,難以長虹。

希望曾給無數人帶來歡笑的他們,都能在未來找到一條,真正屬於自己的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