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飯圈看肖戰,飯圈審美“寡人有疾”,大眾審醜“嗜痂成癖”


仲夏夜茫,七月未央。全民目擊的“肖戰事件”迎來輿情拐點。眾口鑠金、積毀銷骨的網暴迷霧在一再反轉中靠近真相。肖戰工作室被新浪微博“談話”後,14日發表《致歉信》。言辭懇切,語含深意,耿直得連媒體公關都沒做,更別提控評。

風暴需要停戈止息,總要有人吞下委屈,撐大格局。自我始,那就自我止。那晚,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公關,不控評,無異遞刀。 227追隨者、全網職黑、營銷號最後的狂歡背後,是網暴受害者為這場網暴向公眾致歉,是血淋淋的“割肉飼鷹”。

飯圈審美︱看,你仗著美盲,騙得自己好苦

從審美切入是因為肖戰擁有“亞太第一美”標籤。美國TC Candler2019年度全球百大最帥面孔榜單,肖戰亞洲第一,全球第六。中國男星據榜單過半,這說明了肖戰的分量。卿本無罪,懷璧其罪。某個意義上,殊榮花落那一刻就已埋下禍根。

美學角度看肖戰,皮相並非無懈可擊,然而骨相佳,辨識度高。中式美的內斂風骨,西式美的深邃輪廓。瑞鳳眼尾微垂釀著少年氣,破顏一笑卻晴光映雪風光霽月。宛如水墨淡彩薄罩小青綠,溫蘊俊秀不失天然。陰柔陽剛兼濟,美帥不分軒輊。

娛樂圈美人不少,但美得有風骨的卻不多。只可惜受制於飯圈審美的陋習,在當初“肖戰粉絲”對外豪橫的王之蔑視中,美被扭曲異化,成了自戕的劍。

莫?這就得談談審美與飯圈審美!狹隘的審美似乎只與視覺有關,但審美心理卻隱含價值觀。我國傳統審美得益於莊子“見獨”、周易“觀物取像”思想,建構著符合社會倫理道德的審美追求。中式審美的內在品格,決定了國人的審美價值取向。

形而上的價值觀指導下,美與審美是高雅象徵,是藉物言志,澄懷觀道的生命境界。閒工夫打開審美觸角,閒心情凸顯美學思考,因而古代審美多為有錢有閒的士族文人主導。當代物質豐裕,更兼廣告媒介助興,審美便放低身段滿足大眾所需。

審美日常化的同時,美也漸漸作別哲思深度,形而下降格以求:淺顯化、形式化、泛化。一邊是花式審美推高閥限,造成審美疲勞。一邊是內涵乏善可陳,導致審美無能。美看似氾濫實則匱乏,審美既饜足又貧瘠。潮起都是傳奇,潮落都是笑話!

審美價值沒落反應在飯圈,最典型現象就是“色酬定律”。姿色能兌換職場優先權,顏值成為明星圈粉的法門,流量大殺四方的勝經,似乎也就師出有名。

看臉不獨娛樂圈獨有,花癡也不能簡單斥為低俗。然而,當偶像標準濃縮為顏值,當仰慕詮釋為舔屏,當追星從偶像崇拜坍塌為滿足感官快感,飯圈審美的確盡顯膚淺虛妄。當然,這種膚淺虛妄的表徵,盡在“顏值即正義”這百試不爽的屁話!

君不見,從牛奶皮膚、絕對中心、翹臀妖精的打call體彩虹屁,到啊啊啊我可以的文盲式表達,文化輸出為零,荷爾蒙輸出滿分。愛豆的生命在於臉。說什麼才華人品,沒有顏值都歸零。說到底,“飯圈審美”是物慾時代審美沒落的一朵奇葩。

色酬早已是看臉社會公開秘密。成年人的生活沒有容易的,多數只會將不爽窩在心裡,結為塊壘。而偏偏這委屈被無腦尬吹點破,怨不得天下苦飯圈久矣!

不錯,數據灌水,在線撕X,吹捧拉踩……飯圈惡臭的確可憎。可是,在平均年齡不足20歲的群體面前,不得不問:飯圈惡臭真只怪飯圈?是誰,給這些孩子膚淺虛妄的審美示範與戾氣滋生的溫床?是誰,拉他們入了更為惡臭的社會遊戲之局?

瞧,飯圈審美不過是社會審美、時代審美的縮影!故事涵人性,詩詞存丘壑,音樂明心志,書畫啟慧根……當代人擁有諸多與“美的載體”親密接觸的途徑,卻缺乏對美的深刻理解,讀不懂《從前慢》,沒有曲水流觴的雅趣,更無厚德載物的雅量。

當代藝術變得日趨感官膚淺,適應快速消費——今人審美段位之衰落,肉眼可見。飯圈,不過是仰仗著文化娛樂產業的傳播,讓這種衰落更為典型尖銳。

過度物慾的社會文化喪失了“美”怡情養性的教化功能,社會便處於低美感狀態。浮躁、焦慮、惶恐,缺乏內心價值認同,現實中逼仄難熬的人們,拿肉麻當有趣,以粗鄙為節氣,借助碩果僅存的互聯網自由空間,放縱自己的無名業火上攛……

事實上,這股業火只是需要發洩。是飯圈還是某圈原本都不太打緊,它只是需要一個投射戾氣的靶子。當然,這一點就著的狀態已持續了很長時期。但,當肖戰粉絲將“飯圈審美”這種“美盲症候”舞出圈時,飯圈無疑成了最理想的投射對象!

而2019的娛樂圈,所有對焦幾乎都給了《陳情令》,給了天上人間的A神嗲精“魏無羨”。如今看來自然是捧殺,可當初卻在很大程度上被傲嬌粉絲刷成官方詞條:統一飯圈審美的男人!誒,飯圈審美本已偏頗,“統一飯圈審美”更是囂張滿滿。

社會焦躁,戾氣滿滿。表象慍怒,實則積怨。一桶火藥,只需星火就可以引爆。 “肖戰事件”之所以是社會公眾事件,正因為,它是那簇點燃火藥桶的火星。

大眾審醜︱為何你只見他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

其實不一定是肖戰!考古近年光明時評、人民時評可知:網民中享受影響網絡輿論的快感,嗜好網絡暴力狂歡的惡趣味成風。而這種新型網絡暴力代號“狗粉絲”。該群體從直播間口水罵戰而來,經光明時評官方蓋戳認證,自詡中國特色嬉皮士。

從文學界到娛樂圈,他們玩梗、挑事、引戰,嗅覺靈敏,涉獵廣泛。動輒給爺爬、NMSL,出口成臟,攪局公共輿論。其無忌憚發洩、無差別攻擊、無理性狂歡的“三無”特徵,擅用手段挑起不同圈層間誤解的畫風,實是抱團惹事的“披皮黑”!

他們中很多人並不是現實廢物,只是自有一套價值觀,是“後浪”中真正的大多數。解構與戲謔,最初只用來“屠龍”。他們原本想獲得主流認同,但當以暴力方式在輿論場上搶到話筒後,暴力豢養戾氣。揮舞的菜刀,再也無法保證砍誰不砍誰。

狗粉與227或只是偶然重合。 “眼中刺與樑木”並非真是肖戰,他們只是厭惡飯圈,憎惡公共輿論被控評。但顯然, 以暴易暴不過是“屠龍者終成惡龍”!

“肖戰事件”背後作祟的真是“狗粉絲”嗎?那麼,隱匿在互聯網ID後,擴散戾氣,煽動情緒,再抽身離去,拍手稱快,唯恐天下不亂的“狗粉絲”又究竟是誰?誰來為自詡清醒實則迷惘的,新一代90後和00後“網絡暴民”的節操買單?

“肖戰事件”背後作祟的只是“狗粉絲”嗎?那麼,那些預設立場、夾帶私貨、亂帶節奏,不做深度調查便輕率下場,不幫助還原真相疏導社會情緒,反倒曲意迎合不惜成為酵母,助長社會情緒發酵的媒體、自媒體,又算什麼? “狗媒體”?

“肖戰事件”,就真的單純只是個飯圈事件嗎?人民網三評飯圈《頻惹眾怒,整治刻不容緩》《尊重個性,不可簡單否定》《幕後黑手,必須堅決斬斷》。這很好,飯圈有疾,該整得整,至少,這次聲音公允,不偏不倚。但還是意難平,如鯁在喉。

不,這場充滿負能量的,病毒式傳播的“暴戾狂歡”源頭複雜,堪稱“權力與體制,市場與受眾,資本與流量,新聞與傳播”的共謀。這是一場由商業狙擊開始,失格媒體趁火打劫,網絡戾氣借勢霸凌,直至滾雪球般爆發的公共輿論失控事件!

肖戰事件意義絕不只囿於飯圈。當物慾主導的“審美”成為“審醜”。審醜氣候下的公共輿論,不可避免陷入預設立場的語境。殺雞儆猴批判飯圈可以,但殺人誅心,請嘴下積德。勿以為人一旦扁平化為符號,即便燒了他做藥引,也不叫吃人。

娛樂圈雞毛蒜皮霸屏的確令人不爽。大數據下我們所有喜好都被視姦。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瓜的地方就有娛樂。吃了瓜可以罵瓜農,但這掩飾不了“低俗使人快樂”的本質。審醜無非是雙標。缺乏美的哲思,人能用以調節慾望的,唯剩虛偽。

明星不是無敵神祗,可以欣賞卻無需膜拜。但人氣不是原罪。

藝人是營利性職業,明星營業離不開流量。但流量不是原罪。

娛樂文化業要發展,的確離不開資本加持。但資本不是原罪。

粉絲尋求內心依托,甘心為偶像用愛發電。但粉籍不是原罪。

飯圈審美大眾審醜,時代積弊非一日之寒。但肖戰不是原罪。

不戴濾鏡成見,肖戰氣質自帶文人風骨,又隱著線江湖豪氣,正所謂“書卷味裡懷抱陡然劍氣”,是符合國人審美觀的存在。豐滿立體的審美形象,不僅由“美”構成,且由“缺憾”構成。在充斥完美人設的娛樂圈,他不完美,但偏偏最動人。

相對極致追求fashion的娛樂圈,肖戰身上有著東方審美的傳統調性和詩意。正是這份帶著文化自信的沉鬱內斂,俘虜著無數跨年齡段的影視受眾。是的,其實“沉默的大多數”的審美一直都在,只是功利的市場和少數派的叫囂將它拒之門外。

在美面前,醜無所遁形。在真正的審美快感面前,感官愉悅不值一提。詆毀者的眼中刺,推崇者的硃砂痣,肖戰啊,成了審美與審醜意識博弈的象徵意象。

社會隱疾︱餵,你憑什麼,要偶像來背社會問題的鍋

“美盲社會”最終承受更大傷害的,並非娛樂圈或明星,是超新生代的孩子!星可以不追。圈可以不混。但不懂美,盲於美,卻注定是人一生悲劇的痼疾。

關於創作自由。從當初捍衛創作自由的訴求,變成後來讓肖戰糊穿地心的野蠻——難以想像,號稱喜歡肖戰才以其為創作原型的同人寫手,又或身兼明星粉絲與同人文擁躉的讀者,會成為“在胸中養著毒蛇,在靈魂裡栽種荊棘”的“狗粉絲”。

同人文學與主流文學,存在代溝與文化藩籬。風暴因同人起,卻未必是同人在為惡續杯。尺度,不是界定高雅低俗的準星,但境界一定是。心性無羈,自由有界。真正阻礙同人文學發展的,是劣幣驅除良幣,是寫作熱愛被資本的蠅營狗苟荼毒。

關於書劇有壁。 227跟風者不乏踉踉蹌蹌的小朋友。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但對紙片人魏無羨的執迷,對《魔道》原著的沉湎,令人佔有欲爆棚。視三次元影視化為權益侵襲的小朋友,大概率沒看《陳情令》,但不妨礙一言不合就嗶。

“魏無羨?夷陵老祖魏無羨,一個凡人他怎麼敢!他不配!”嗯,理解,理解,魏無羨是神不是人,大概不完美的凡人,的確不配演神。好吧孩子別生氣,跟我一起念句話,一起重重重重複這句話:“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

關於職場合作。一個人的武林是獨孤求敗。二個人的江湖是相濡以沫。用職場視野看問題,才能跳出飯圈審美“只有我沒有他”的狹隘。素人轉型的肖戰,沒有圈內師承人脈與資源。做清流本已孤勇,做頂流更如芒在背,他需要一個和諧職場。

哪有什麼對家,合作,並美,共贏,不好嗎?娛樂圈情誼得來不易,但總有人本著審醜心理過度解讀。從睥睨天下到草木皆兵,“捆綁、麥麩、吸血”常掛嘴邊,卻視而不見1+1>2的職場雙贏與協作增益。嗐,流量之爭,不是只有零和博弈!

仇恨不是美學,狹隘畫地為牢。萬物和合,以成四方。美盲讓人陷於兩極視野,或跪舔,或唾棄。參差不齊,乃幸福本源。過度審美,刻意審醜,都不美。

足以毀滅任何偶像的輿情中,《光點》悶聲破億!算不得中國音樂里程碑,卻著實是公眾審美大團建。專輯購買力數據顯示,成年人的湧入優化了肖戰粉絲結構。當美醜混淆,清濁難辨,做選擇的是三觀!肖戰的路人盤,也是國人的審美底線。

肖戰的形象,曾經裹著流量的糖霜。但備受鞭笞至今,該幻滅的已幻滅,該涅槃的在涅槃。 60後70後80後的審美回歸,90後00後05後的審美嬗變,彷彿一場有關審美的代際溝通,又恰似一局文化碰撞的審美battle,這是個社會大命題。

世上永遠有中二少年和他的偶像。未成年人追星大不必驚恐。追星本質是自我成長,向光的慾望不卑微,更不猥瑣。有錯的,並非未成年人追星本身,而是為迎合需求充滿誘導消費的炒作渲染。就像酒吧聲色犬馬不為過,賣酒給未成年就錯了。

倘若追星百害無益,何來80年代紅旗下的搖滾喚醒國人自我覺醒的耳朵?何來90年代校園民謠繞樑帶來浪漫慰藉想像?今天對飯圈萬般指摘者,或也曾為Beyond的《海闊天空》嘶吼,在校園尬舞一曲李克勤的《紅日》致終將逝去的青春。

完全剔除明星偶像與追星文化,青春如何安放?歸咎飯圈,歸因偶像,時代需要背鍋俠嗎?一個可以掩蓋社會文化缺位、學校教育失範、代際溝通失敗的東西。武俠小說,香港電影,網絡遊戲,智能手機,都曾有幸扛鼎。現在,輪到飯圈了!

網絡人性化的表達空間與自由,被別有用心之徒佈局,憤青暴走之徒助紂,利欲熏心之徒煽風,智商欠費之徒盲從。正本清源,只怕要從正確歸因做起。

相信邪不壓正,但要警惕的是,“肖戰”已如上漲幅度超期望卻缺乏足值抵押的股市,單靠講故事維持高市值太泡沫經濟。口舌終究涼薄,作品才是實際。可他至今還在最好芳華被迫職業停擺。誰敢如“中新經緯”般遞上第一束橄欖枝?期待!

肖戰替飯圈和粉絲承受的這場禍事,就像羨羨為綿綿擋下的烙印,一輩子都去不掉,卻紀念著果毅與熱血。這道疤痕也烙進了時代的審美記憶。願它成為醒政銘鑑的警世鐘,醍醐灌頂的獅子吼。願天下無戾無訟,無情者不得盡其辭,大畏民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這場鬧劇早些謝幕罷,看客散去,少年歸來。他依然還是肖戰。不完美的肖戰。有瑕疵也無妨的肖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