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春晚十年,他依然是喜劇天花板


今年的央視春晚,大家都看了嗎?

每年春晚都有許多爭議,今年也不例外。

尤其是語言類節目,又一次被批「尷尬」「強行上價值」。

現在的春晚越「尬」,也就越讓我們懷念曾經的春晚。

不久前陣容公佈時,一眾熟面孔的缺席,就曾掀起一波懷舊情緒。

而其中,有一個名字更是被翻來覆去地提及:

趙本山。

每到過年想本山,本山之後無春晚。

似乎也成了年味組成的一環。

恍然間,趙本山離開小品舞台已十年。

但又好像從未離開過江湖。

昔日經典小品b站播放量過億。

自創流行語至今仍有超強生命力。

沒病走兩步。

再嘮十塊錢的。

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尤其當大家每年曆經春晚教育之後,都會回想起本山大爺的金玉良言:

「我們365天都在教育的過程當中走過,就這一晚上你還教育他有用嗎?」

確實,本山作品,只有快樂。

但魚叔卻發現了一個例外。

有這樣一套趙本山主演的賀歲劇。

頗具教育意義,卻能讓觀眾笑出眼淚。

他是怎麼做到的?

今天咱們就一起來重溫——

《家和萬事興》系列

乍一說名字,可能很多人想不起來。

但魚叔打賭,不少人都聽過孫悅演唱的這首主題曲。

九十年代末,《家和萬事興》系列賀歲喜劇開播。

北京台出品,每年三集,一個故事。

緊隨春晚開播,年味愈釀愈濃。

該系列囊括趙本山、范偉、宋丹丹、郭達等家喻戶曉的喜劇大腕儿。

還有吳孟達、曾志偉傾情加盟。

最高收視率一度飆到45%。

如此強悍的數字,甚至可以叫板春晚了。

2000年世紀之交,《家和萬事興》推出了《情歸龍年》。

至今保持著該系列在豆瓣上的最高分。

本山大叔在其中驚豔女裝,風情萬種。

講述的故事更是爆笑非常,卻又不失溫暖與感動。

張陽(范偉飾)是一家公司的大老闆。

因不滿妻子娟娟(白姍飾)開創事業,不顧家庭。

二人決定協議離婚。

孩子豆丁,一直跟著姥爺(趙本山飾)生活。

夫妻離婚之後,豆丁判給了張陽。

眼看再也見不上外孫,可急壞了老爺子。

為了能陪伴豆丁,也為了修補女兒的婚姻,姥爺想盡辦法。

眼珠一轉,決定前來應聘家中保姆。

為了不被發現,直接全副武裝。

於是,於媽閃亮登場。

和某些惡俗喜劇片中的性別對調梗不同。

趙本山飾演於媽時,並沒有捏著蘭花指扭捏作態,拿刻板印象當笑料。

他盡力還原了一個家庭婦女的日常狀態。

洗衣、打掃、做飯、帶娃……如同上了戰場,一刻不得停歇。

很快贏得張陽和豆丁的認可,在家中站穩腳跟。

業務上是沒問題了,但生活中要處處謹防露餡。

娟娟時不時過來探望,於媽要全力備戰。

接著,張陽的父親(郭達飾)來暫住。

一來二去,又掀起新的危機。

張父早早喪妻,感情空窗期已久。

兒子經常忙來忙去,早已疏於陪伴。

反倒是於媽,知冷知熱,貼心張羅壽宴。

燭火搖曳,氣氛曖昧,郭達也愛上了趙本山。

這還不算完。

於媽愛護豆丁,無所不用其極。

豆丁跟其他小孩發生矛盾,於媽飛速前來護駕。

一個飛踢,踢中了隔壁老漢的芳心。

最美不過黃昏戀,何況於媽魅力無限。

仨老頭的愛恨糾葛就此拉開序幕。

有人給於媽朗誦詩歌,同時暗送秋波。

有人給於媽送花,推都推不走。

仨人一起吃飯,更是火花四濺。

倆老頭都對驚才絕豔的於媽情根深種。

為了得到於媽,倆老頭為愛大打出手。

又是表白,又是談判,鬥出了驚天笑料。

而當張陽娟娟复婚,於媽的真實身份最終揭曉。

在觀眾掛著眼淚的笑意裡,倆情敵當場懷疑人生。

看來,愛情的傷痛要用餘生來治癒了。

從結構上看,《情歸龍年》雖是劇集,卻更像小品。

包袱不斷,處處是反轉驚喜。

趙本山的肢體喜劇效果,更是不輸春晚之作。

但就像趙本山昔日之作《送水工》。

笑料的鋪排是為了更好地講述一個溫情的故事。

媽媽為供兒子讀書,在手上落下的傷痕,都被觀眾看在眼裡。

這比任何高喊母親偉大的口號更有力。

《情歸龍年》也一樣,用喜劇手法寓教於樂。

將婚姻之中的女性獨立問題;

父母矛盾之下孩子的成長處境;

甚至是黃昏戀鬧劇中老年人的孤獨,都融進了作品中。

論起教育力度,該劇分量並不輕。

但卻不招致反感,正是因為教育人也要拿出講故事該有的誠意。

同系列《家和萬事興之善意的謊言》同樣頗具深度。

不僅探討了嫁女問題,還用港星為故事注入了內地與香港關係的探討空間。

阿超(王學兵飾)與佳佳(李煜飾)情投意合。

遂安排雙方父母見面,商定婚事。

但北京香港千里之遙,佳佳母親丹姐(宋丹丹飾)不願女兒遠嫁。

阿超父親達叔(吳孟達飾)也不願兒子留在北京。

本是和氣的見面,結果為此事鬧僵。

一場鬧劇,讓達叔心髒病復發。

子女都要出差,照顧人的重任就落在了丹姐身上。

經過相處,達叔與丹姐之間矛盾緩和。

達叔甚至還對丹姐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

眼看故事朝大團圓結局進展,有個人卻不同意了——

鄰居老趙(趙本山飾),因為看到丹姐與達叔舉止親密,便醋意大發。

老趙喜歡丹姐,可丹姐為了女兒不願再婚。

婚事本就懸而未決,再眼看情敵近水樓台,老趙心急如焚。

為了搶奪丹姐,開啟一頓操作。

於是,白雲黑土的感情危機開始了。

老趙一會裝病,一會撒嬌。

還特意報名夕陽之約想跟丹姐熱舞配對。

但誰知在活動現場被達叔捷足先登。

老趙十分生氣,上前激情尬舞。

看得屏幕內外的觀眾都笑倒一片。

連宋丹丹也有笑場之嫌。

老趙的追妻之路精彩紛呈。

而另一邊,創作者藉助喜劇想挖掘的,還有時代背景下內地與香港關係的變化。

阿超因為想要留在北京尋找更多工作機會,與達叔起了衝突。

父母的堅持背後,是安全感的丟失。

故事發生在2001年,香港回歸已四年。

年輕人乘上時代快車,順暢跨過海灣。

但對於許多老年人來講,適應需要時間。

雖說如此,但追根溯源,大家本是一家人。

達叔自小出生在北京,八歲才前往香港。

人到暮年,仍對兒時記憶難以割捨。

為了幫達叔完成心願,丹姐四處尋找達叔口中的老宅。

甚至重操舊業,扮起老太太。

讓達叔與兒時相伴的小嬸嬸完成了跨時空見面。

情節滑稽,但卻有溫度。

喜劇,從來不是尬堆網絡熱詞。

笑是第一要義,如果還能有別的,也勢必威力倍增。

趙本山的小品長盛不衰。

春晚上喜劇的諸神時代長留心間。

細究那些作品,不難發現其背後原因。

首先,創作者本身紮根生活。

宋丹丹曾用「雙腳從來沒有離開過土地」形容趙本山。

這讓他的表演帶有濃烈的親切感。

不管是在劇中一邊說話一邊幹活兒的架勢。

還是小品裡細微的表情變化和動作設計。

趙本山喜歡和想做的東西,都從土地中來。

他的喜劇天賦不必多說,藝術觀察力更是獨到。

經過趙本山,農民形像在春晚舞台上得以樹立。

你看著角色,不會懷疑這份真。

但如今,觀眾對語言類節目失望的背後。

隱藏著對角色懸浮感的疏離與排斥。

其次,是誠懇的創作態度。

說白了,趙本山的作品一開始就沒衝著教育人去。

他曾多次表明創作態度,堅持快樂至上原則。

就算是寓教於樂,也建立在「樂」的大前提之上。

小品如此,《情歸龍年》也是如此。

感動落淚、歡聲笑語、教育意義之間並不互斥,甚至可以互相成就。

娟娟看著豆丁房間裡的玩具,全是姥爺親手所做。

至此才恍然大悟,識破於媽的身份。

明明台詞未著一字,但老人對孩子的呵護與愛意卻仍如重鎚敲打著觀眾的心。

父女二人的相認,也淚點十足。

於媽被識破手足無措,擔心女兒生氣。

女兒心疼父親,為了子女做到這個份上。

趙本山的表演為這份感動保留著一些輕盈。

觀眾還是笑的,但卻能落下淚來。

同時,趙本山的自我定位「相當」清醒。

他知道自己的成功全數來自人民認可。

香港演出回來,他燙頭穿新衣,有點洋氣。

不一會卻忍不住下場換上了經典皮膚:還是這樣踏實。

帽子一戴,觀眾自發鼓起熱烈掌聲。

他知道:你們還是喜歡這一身。

因為清醒所以謙卑。

在所有人都說「無本山不春晚」的時候,他說「春晚沒誰都行」。

姿態放得低,不脫離觀眾,自然能更好地把握觀眾心理。

預測並創造流行詞,就是成果。

最後,是專業的表演實力。

說起來,趙本山並未受過專業喜劇訓練。

藝術啟蒙,來源於盲人二叔。

是植根於土地的生活積澱,加之21年的春晚演出磨出來一身硬功夫。

是這樣的表演實力,讓優作更強,同時托舉著稍顯薄弱的文本。

曾經,趙本山談及《火炬手》,直言「不是我倆演就完了」。

下場後在春晚後台爆哭,看得人五味雜陳。

鮮少人知,沈騰馬麗口碑之作《扶不扶》的成功,趙本山也有很大功勞。

在他的建議修改之下,作品剪除了雜枝亂葉,才成型至此。

專業喜劇演員的表演功力與文本判斷,不可替代。

作品的成功,恰恰也印證著這些喜劇秘訣從未失效。

過往三年,大家渴望喜劇。

但同時,對於喜劇的態度也有所轉變。

縱觀《脫口秀大會》與《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系列。

能贏得觀眾喜愛的作品,多有共通之處。

那就是給了觀眾喜聞樂見的純粹快樂。

而爭議之作,也多沾染了「教育過度」的嫌疑。

頻頻引爭議的喜劇節目,讓人不禁疑惑:

是不是觀眾快樂不起來了?

但奇怪的是,當「挑剔」的觀眾回首春晚黃金期的那些作品。

仍被穿透時代的快樂魔力所感染。

趙本山2013年宣布退出小品舞台時曾說。

對於他而言,「沒我的春晚更好看」。

春晚總會後繼有人,一個趙本山構不成問題。

但小品王的祝福十年後的今天再看,不免唏噓。

觀眾四顧茫然,熒屏上遍尋快樂無果。

於是,也只好重複這一句感慨:

2023年了,我依然十分想念趙本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