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告訴我們,演技才是娛樂圈的硬通貨!


三個鏡頭。

貢獻了銀幕上最美的江疏影。

審訊室裡,她的眼神拔絲語調粘糯,讓人忍不住沉醉,一個為政治而生的女特務形象躍然而出,長期訓練的專業能力似乎已經揉進了人物骨髓。

一句“他對我用刑”,展現出她心灰意冷後的自暴自棄,但努力維持最後的尊嚴,仍舊洩露了人物一絲不甘,與始終存在的迷惘。

兩句“表哥”。

徹底顛覆了喜劇演員大鵬過往的影視形象。

在這裡,他不再是詼諧屌絲男士或質樸的底層小人物,而是一個善於鑽營的騎牆派,幾場飯局戲,演員將人物百轉千迴的算計詮釋地淋漓盡致。

一份排骨。

觀眾看到了王傳君對人性的複雜揣摩,與惡魔為舞的劊子手,表面上還保留著朋友間的溫和親暱,但冷漠與陰狠總會在日常不經意間流露出來。

一個眼神。

王一博迎來大銀幕的高光時刻,讓人不寒而栗的陰鷙狂妄,戲中戲中戲需要的真假難辨,都昭示這位新生代的演技華麗轉身,演技,才是當下娛樂圈的硬通貨。

電影《無名》,絕對是春節檔最神秘、最有個性的作品。

仍舊是典型的程式美學,導演堅定地捍衛著自己的個人特色,一邊給觀眾帶來極具藝術張力的視聽盛宴,貢獻一個個漂亮又耐人尋味的畫面。

另一邊,延續著非線性敘事的剪輯手法與惜字如金的台詞風格,故事不直白給出來,而是藏在碎片畫面與豐富的細節裡,需要觀眾自己動腦子去領悟。

對於這種風格,喜歡的心潮澎湃,不喜的滿臉懵圈,觀眾各有取捨,但想將程式風格的故事完美呈現出來,更考驗的不是銀幕前的觀眾,而是故事裡的演員。

熟悉程耳電影的觀眾會發現,他作品中的人物有一個普遍共性,幾乎所有角色都是表面上風平浪靜、內里風起雲湧,沉默裹挾瘋狂,內斂陪伴冷峻。

被觀眾盛讚“華語遺珠”的《羅曼蒂克消亡史》便是個中典型。

章子怡在電影后半程沒有一句台詞,人物卻經歷著面臨命運轉折時的恐懼、絕望、麻木……與陸先生重逢時一閃而過的欣喜,過盡千帆的蒼涼。

這些情緒,不能浮於表面,必須經過演員用極具文學性的表演一一傳遞給了觀眾,待回頭一看,很難想像這麼豐富的內容居然一句台詞都不需要。

來到電影《無名》,從一系列無聲的預告片觀眾便能感受到程式台詞的味道沒變,程耳對演員的高要求也沒變,故事的精彩,離不開全員在線的精湛表演。

江疏影的淒美,王傳君的陰狠,大鵬的奸詐,以及黃磊對亂世中“懦弱男人”的把控,都讓觀眾耳目一新,越品,越有味道。

“帝后”組合梁朝偉與周迅,得到的是一致“精準”讚譽。

周迅飾演的地下黨陳小姐,戲份不多,台詞極少,存在感卻極強,每一個看似安靜的鏡頭,每一份內斂的凝視,都有著濃郁的感染力。

取飯盒(情報)時在街上獨行的身姿,燒情報時無言的沉默,不斷在觀眾心中種下思索的種子,她在做的似乎不僅僅是一份危險工作,還有隱秘的情感守護。

伏筆通過演員的呈現層層遞進,待答案揭曉時,觀眾瞬間淚目。

這對老夫老妻的擁抱,包含了太多情緒,他們離得那麼近,卻又藏得那麼小心,所有的羈絆,只能通過一個個飯盒維繫,隔空觸碰彼此的溫度。

正如微博上有人感慨:

重聚戲中,周迅飾演的陳小姐抬起手臂時明顯有點“無力”,與年輕人激動時的熱切完全不同,卻精準地讓觀眾受到到了她見到愛人前的擔憂與當下的慶幸。

畫面無聲勝有聲,表演“無力”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與飽滿的情感。

從肢體語言到微表演,從撫動的手指到閃爍的眼皮,正如觀眾感嘆的那樣,影后真的把每個毛孔都調動了起來,給出人物最精準的情緒呈現。

面對愛人時飽滿的情感,面對同事告白時下意識的肢體抗拒,觀眾都能捕捉。

影帝梁朝偉,優秀到經常讓觀眾誇到窮詞的存在,《無名》中,他不僅在觀眾的高期待中精準把控住了角色,還貢獻了大量讓人難忘的鏡頭。

無論單人的沉思,還是群戲裡的眼神戲,都將安靜中包裹著的爆發拉到極致,更精彩的,是他的三場審訊戲,頗有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的味道。

兩場在刑訊室,日本人的眼皮底下,犯人分別是國民黨上海區負責人與因愛失敗的特務汪小姐,他需要審訊、策反對方。

對比兩場審訊戲,觀眾會發現台詞高度一致,都是用大段語言講述自己家鄉淪陷的過往,用親身經歷向對方證明選擇製造汪偽的“正確性”、“必然性”。

面對不同的人卻說著重複的台詞,這種情況在黃磊飾演的張先生身上也出現過,他準備投敵之前,曾向自己愛慕的陳小姐談起家鄉、自己的懦弱。

向汪偽何主任(梁朝偉)自述個人決定時,他再次提到了家鄉、自己的懦弱,既是描述普通、軟弱之人在亂世中的迷茫,又是角色內心不安的側寫。

懦弱的他,連投敵的選擇也是帶著畏懼與顧慮的,需要不斷用懦弱、思鄉壓下恐懼與羞愧,但意志極為堅定的何主任,為何也要重複?

演員用腔調、表情、肢體語言給了答案,這是他具有共情的親身經歷,同時又是一場精心設計的“懦弱者表演”,讓局外人信任,局內人彆扭。

真正屬於何主任本人的那一刻,恐怕唯有面對汪小姐時迅速收斂的憐憫。演員在表演中埋下引子,讓觀眾不知不覺中陷入故事,忍不住推敲人物內心活動。

“審訊”張先生,時,這種埋線式表演更為濃郁,尚未觀影的網友,可以注意何主任每一句詢問以及得到回應後的反應。

所有細節,必須原因,所有疑惑,必有答案。

演員的每個微表情,每塊肌肉的調動,都在角色當下的狀態服務,也在為後續的劇情服務,不顯山露水,卻能夠洶湧澎湃。

帝后的精準表演,全員的精彩呈現,將程式電影體驗發揮到極致,導演用對了演員,演員給了出色答卷,觀眾得到的,便是全員出彩的《無名》。

這樣的電影,值得我們去珍惜,值得我們推薦給身邊每一個人!期待他們走進影院,為這部好電影增加票房。

只有這樣,我們的電影,才會有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