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辦春晚,把六大衛視放一起對比,差距就出來了


從大年初一開始,“春晚”就成了各大衛視展現實力和搶占收視率的王牌。

為此,各大衛視可謂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回顧各大衛視2023春晚,當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有的贏麻了,有的卻麻煩纏身,還有的令人不禁疑惑——這也叫春晚?

01

北京衛視,高收視率後陷風波

說起來,今年北京衛視的春晚的確稱得上是誠意之作。

無論是表演嘉賓的選擇還是演出節目的確定,北京衛視都狠狠拿捏住了老、中、青、少四代觀眾的心理。

有年味兒、有看點,直接喜提數個熱搜,收割了一大片好評。

有“我想死你們啦!”馮鞏,

“黑的璀璨”宋小寶,

“甜心教主”王心凌,

“新生代偶像”時代少年團,

“王牌歌手”毛阿敏,

“鐵肺”田震,

“毒舌女王”蔡明,

“新春晚釘子戶”沈騰、馬麗,

潘長江,

“國民閨女”關曉彤……

可以說,在嘉賓配置上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北京衛視做不到。

儘管歌舞表演仍佔著極大的比重,卻並不令人感到厭煩,當然,最為賣座的仍然是語言類節目。

為了活躍現場氣氛,北京衛視還專門將相聲類表演舞台設置在了觀眾席中間,為整場晚會增色不少。

不出意外的,這一次“收視率大戰”中,北京衛視輕鬆在各大衛視中間出線,

達到了平均收視率1.56%,峰值收視率1.9%,各衛視收視率斷層第一的好成績。

然而,就是這樣一檔帶給了觀眾無數歡樂的節目,卻爆出了各衛視中今年第一個大“瓜”。

北京衛視春晚播出當晚,回想、盛偉、梁原先後發聲,斥責北京衛視春晚《兔年說兔》這一節目,是“強取豪奪”了自己的作品。

三名主創稱自己明確表示過,因為作品尚未打磨完成,不允許北京衛視使用自己的作品。

但北京衛視卻直接來了一招先斬後奏,直接播放了原本不在節目單上的《兔年說兔》,

甚至還標錯了主創之一梁原的名字,可謂十分“不講武德”。

主創回想也不是沒找過北京春晚導演組,但卻收到了三個字“對不起”。

而從目前爆出的證據來看,這一波,的確是北京衛視春晚節目組理虧。

贏了收視率卻輸了口碑,北京衛視這波可謂是贏麻了,但也失了體面。

02

廣東衛視,“大灣區春晚”破圈

說起今年廣東衛視的“大灣區春晚”,絕對稱得上是各衛視春晚中一匹出其不意的黑馬。

自從“粵港澳大灣區”的概念火起來後,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隔閡瞬間消失,留下的只有“一家親”這一概念。

儘管廣東衛視春晚節目並不多,且多數是粵語節目,但各個都能稱得上是精品,

開場的粵語迎春歌與英歌舞的組合,直接將“灣區”特色年味兒拉滿,即便不是當地人的觀眾,也很難不跟著一起歡樂起來。

一首《大中國》配上大鼓的伴奏,直接聽的人熱血沸騰。

騰格爾的加入,更是讓“南北大融合”的概念在“大灣區春晚”中,體現了個淋漓盡致。

有年味兒、有主題、立意鮮明又不死板教條,這或許才是春晚該有的樣子吧!

03

河南衛視,風格獨特卻敗給了主持人

有道是“五千年文化中原,八百里錦繡河南”,

河南衛視近年來在節目編排上的確下足了心思,也成功收穫了一波又一波好評。

或許是基於前幾次的成功,今年的河南衛視春晚,依舊延續了之前的中原特色風格,

以AI特效、中國神話、戲曲的完美結合,將中華上下五千年通過一場場表演,呈現在觀眾們的面前。

然而,或許是因為對河南衛視的期待值拉得過高,以至於在觀看了今年的河南衛視春晚後,心中竟然產生了一絲失望的情緒。

不知是經費原因還是其他,河南衛視的嘉賓陣容,實在是無法尬吹。

當然,王一博的加入還是給春晚增色不少。

傳統水墨背景中的黑衣公子與現代背景中的白衣少年,古風與流行的交融,

太極與街舞的碰撞,給觀眾們帶來了強烈的視覺衝擊和心靈震撼。

然而,比起《天地新,萬物生》而言,王一博的《雙生》還是略顯單薄了一些。

在超強的燈光舞美加持下,盤古開天地的場景被完美呈現在了大家眼前。

這一次,河南衛視沒有再延續曾經的唯美風,而是將一種迸發自莽荒時代蓬勃的生命力,通過鏡頭展現在了觀眾的眼前。

這不僅僅是在講古,更是在說今,只有中國的神話中,是人創造了一切。

無論是莽荒時代的開天闢地,還是三年疫情后的各行業大復蘇,都是國人所創造的獨一無二的奇蹟。

“人定勝天”,是炎黃子孫獨有的傲骨。

在許多人高喊著“娛樂至死”的年代,這樣的震撼的確難能可貴。

然而,力求將晚會辦的精益求精的河南衛視,卻在主持人的選擇上出現了嚴重失誤。

的確,岳雲鵬稱得上是行業當中的佼佼者。

作為土生土長的河南人,岳雲鵬坐鎮河南春晚也無可厚非。

但是,若是作為主持人而言,他似乎還欠缺了一些火候。

頻繁的笑場,不僅沒有調動起觀眾們喜慶歡樂的情緒,反而還嚴重影響了觀眾的觀感,將晚會整體氛圍大幅拉低。

而這也使得許多觀眾發出了質疑——既然是春晚,為什麼不用專業的主持人?

正所謂:“細節決定成敗”,河南衛視這次雖然在主題立意和節目上都很優秀,

卻還是因為全程大量出現主持人笑場的情況,而使得晚會整體質量大打折扣。

所以,若是沒有完美跨界的實力,請不要輕易跨出這一步好嗎?

04

遼寧衛視,送歡樂它是認真的

儘管遼寧衛視春晚的舞台效果,比起其他衛視而言實在有些不夠瞧的,

但若是比起內容來,遼寧衛視卻是連年都能排在歡樂榜前端。

不同於大多數衛視春晚以歌舞類表演為主,遼寧衛視語言類節目的佔比極高。

對於許多喜歡小品的觀眾而言,鎖定遼寧衛視春晚,基本等於鎖定了歡樂。

馮鞏、郭冬臨、王寧、宋小寶、楊樹林、許君聰、宋曉峰、修睿、賈冰,這些名字一同出現在一場晚會上的結果只有一個——令人開懷大笑。

無論是家長里短還是網絡熱點,歷年來遼寧衛視春晚的小品,總是能夠精準的踩在觀眾的笑點上。

這也不由得令人感嘆,為什麼同樣是夫妻、鄰里,有的節目拍出來就是一地雞毛、不知所謂,

而遼寧衛視卻能夠常演常新,不讓尿點代替笑點?

在語言類節目足夠能打的前提下,遼寧衛視又在歌舞類節目上下足了功夫,

遼代樂舞《散樂圖》直接提升了整場晚會的檔次。

雖然不似河南衛視那般大氣磅礴、震撼人心,但這種開始越來越重視中華傳統文化的舉動,卻是十分用心了。

在有限的條件下創造更多的美好,遼寧衛視值得!

05

東方衛視,內容撐不起主題

“春滿東方,兔年兔奮”,單單看這個八個字,實在是很容易給觀眾們一種朝氣蓬勃,奮發向上的感覺。

不得不說,在選主題方面,東方衛視的確是有兩把刷子的。

畢竟,與二十大所提倡的“奮鬥、奮進、奮發”掛上了鉤,整場晚會的主題瞬間就高大上了起來。

只不過,好的主題還需要好的內容來配,否則就只會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儘管東方衛視春晚自播出後,喜提了全網160多個熱搜,但熱搜內容卻和主題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龔俊變換四套古裝唱刀劍如夢”,是東方衛視春晚所有節目中話題熱度最高的。

素有“人間百靈鳥”之稱的龔俊,在唱歌方面實在是沒有什麼天賦,不跑調的大白嗓基本已經是龔俊的極限了。

否則,一個歌曲類節目的熱搜,怎麼會是龔俊利用AI技術換裝,而不是“龔俊唱功了得”?

好在,歌曲類節目有周深坐陣,再加上王心凌的一首《當你》“回憶殺”,不至於一整個垮掉。

至於語言類節目,東方衛視可當真是有些投機取巧的嫌疑了。

畢竟,無論是李雪琴的《今晚有演出嗎》。

還是宋小寶、柳岩的《七年不癢》,

都是過去作品的衍生作品,儘管有笑點卻也並沒有十分驚艷。

只能說,在情懷上狠狠拿捏了的東方衛視,在內容上卻拿得不夠穩,捏得不夠準,

沒有真正戳到觀眾心中的笑點與淚點,有些略顯無聊。

06

湖南衛視,強拗情懷,全程尬演

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娛樂大戶,今年湖南衛視的春晚實在是令人大失所望。

無論是嘉賓陣容上,還是演出內容上,都十分不盡如人意。

除去一個雜技之外,其餘全部是歌舞表演,全程鬧而不熱的節奏令人不僅感覺不到年味兒,甚至還有點不知所謂。

若是套用劉皇叔的話來形容湖南衛視春晚,當真是將“接著奏樂接著舞”貫徹到底。

與其說這是一場春節聯歡晚會,倒不如說,這是一場不完全具備娛樂性的歌舞晚會。

或許是節目不夠短片來湊,連線尼日利亞,神舟十五號航天員乘務組太空拜年,

聽起來情懷滿滿,實際卻很難調動起觀眾們的熱情。

在氣氛還沒炒熱的前提下,一次次的情懷拉扯著實很挑戰觀眾們的腦神經。

想來,比起這些“高大上”的節目內容,觀眾們還是更喜歡接地氣一些的相聲小品吧!

哪怕是有李斯丹妮、華晨宇這樣的流量坐鎮,湖南衛視今年春晚的收視率依然十分不盡如人意。

不是觀眾太挑剔,實在是情懷撐的太滿而歡樂度壓的太低。

由於全程歌舞戲曲的組合令人難免乏味,程派大家楊磊的《鎖麟囊》雖然可圈可點,也沒能將氣氛推至高潮,

就連該燃爆全場的雜技表演《躍》,最終也沒激起多少浪花,實在是有些糟蹋了表演者們的精心演繹。

沒有了春晚辭舊迎新過大年的氛圍,一切都像是為了完成而完成的不得已而為之。

是的,湖南衛視這次的春晚辦的很好,希望下次不要再這樣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