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飆》看到高啟強兄弟二人反目,才知道他為何投奔趙立東


高啟盛拿槍指著高啟強說道:“高啟強你出賣我。”

高啟盛聰明、自負,從小心思就重,自尊心強,誰要是讓他不高興,就算高啟盛自己沒有好處,他也一定會報復的。

高啟盛暇眥必報的性格為他引來了殺身之禍。

高啟強在和李有田爭奪莽村項目時,被李有田的兒子李宏偉指著鼻子罵:“高啟強,你聽好了,你就是一個臭賣魚的。”

這一幕深深地刺激了高啟盛,所以後來陳金默在處理李宏偉的時候,高啟盛千方百計地都要跟著,還親手用凍魚把李宏偉打成了重傷。

警方通過調查,把高啟盛鎖定了重要嫌疑人。

要說最了解高啟盛的人,一定是哥哥高啟強。

高啟強得知弟弟高啟盛所做之事,連夜弟弟高啟盛離開了京海市,並且讓他最信任的陳金默看著高啟盛,生怕他突然折返。

弟弟高啟盛是哥哥高啟強的命根子,六年前,老實巴交、常受人欺凌的魚販子高啟強為了給弟弟高啟盛湊夠兩萬多的開店錢,接受了白江波的委託,向徐雷討債。

一失足成千古恨,徐雷的意外身亡,讓高啟強徹底地走向了一條不歸路,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可以說,高啟強能夠從一個魚販子,成為京海市的地下王者,全部拜高啟盛所賜。

高啟盛改變了高啟強一生的命運。

高啟強拜泰叔為乾爹,迎娶陳書婷,接管白金瀚,人人尊稱一句“強哥”。

高啟盛從此出入高檔會所,每月在白金瀚消費高達六十多萬元。

慾望遮住了高啟盛的雙眼,他不再滿足現狀,做起了白粉生意,甚至叫囂道:“有錢不賺是笨蛋,京海的每一個鋼嘣兒,都得是高家的。”

高啟盛的事情最終敗露,高啟強為了保住弟弟高啟盛,幾乎求便了所有的人,甚至不惜給打壓過的泰叔下跪,都無濟於事。

高啟盛雖然成為了建工集團的總經理,但是他一直想要洗白上岸,之前所做之事都是迫不得已,之後他想過要洗心革面。

高啟盛出事之後,高啟強再次踏上了一條不歸路,弟弟高啟盛再一次改變了哥哥高啟強的命運。

莽村項目開發,高啟強本來已經打算和孟德海合作,共同建設開發區,弟弟高啟盛出事,高啟強不得不投奔趙立東,目前只有趙立東才能保住高啟盛的命。

投奔趙立東,是需要投名狀的。趙立東要求高啟強除掉寫舉報信的譚思言和李響。

李響和其他人不一樣,他是京海市刑偵隊長,如果貿然行動,有可能高啟強就會搭進去。

但是譚思言就不一樣了,除掉他對於高啟強來說如同喝水一般簡單。

高啟強打算先除掉譚思言,向趙立東遞交投名狀。

但是,李響的出現徹底地打破了高啟強的計劃。李響意外地發現了高啟盛的身影,在實施抓捕的時候,高啟盛誤以為哥哥高啟強出賣他,隨即三人發生了打鬥。

李響和高啟盛意外墜樓身亡,是高啟強沒有想到的,他只有一條路走到黑。從此,高啟強、趙立東兩人聯手遮住了京海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