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好好上一次春晚”的張學友:為何一邊遺憾,一邊拒絕春晚?


香港四大天王,劉德華、黎明和郭富城,都曾經登上過春晚的舞台。

其中,劉德華6上春晚,郭富城上了兩次,黎明也有一次。

而特立獨行的張學友,迄今仍跟春晚“形同陌路”。

春晚40年,促成了太多的“神仙舞台”,比如小虎隊的“再聚首”,溫拿五虎的“合體”。

但春晚能不能集齊四大天王,關鍵就看張學友給不給面子了。

節目組不是沒有邀請過他,可“傲嬌”的張學友,每次都搪塞過去。

有人說,張學友“太小氣”!將春晚的面子置於何地、其他三位天王的面子又往哪裡擱?

《中國好聲音》不上,《我是歌手》不參加,別人擠破腦袋都想來的春晚,他還是不肯來!

一邊說“從未上春晚是人生一大遺憾”,為何一邊又拒春晚於千里之外?

拒絕理由1:要回家過年

張學友在娛樂圈,是出了名的重情重義。

古語有云,苟富貴,勿相忘。他對身邊的朋友,絕對稱得上仁至義盡。

陳慧嫻事業低谷,作為摯友的張學友,像個老父親一樣,極盡所能幫她渡過難關。

庾澄慶開演唱會,只需打個招呼,張學友都會推掉自己的工作為好友站台撐場。

梅艷芳去世時,張學友拉著她的手,羅美薇陪伴在旁。

梅艷芳家人忙著爭奪遺產,他默默墊付了80萬的醫院費用。

柯受良飛躍黃河壯舉時,籌措不到資金,向張學友開口借錢。

張學友二話不說,催他趕緊報銀行賬號。

柯受良去世後,張學友對他的家人也頗多照料。

如果說把張學友托上歌神之位的,是他的天籟歌聲,那麼支撐他幾十年星光不黯的,必是這一生的重情重義。

對待朋友有情有義,對家人他更是無微不至。

春晚有跡可循的向張學友伸出橄欖枝,最初是在2006年。

那時候,歌神就像廣大的普通觀眾一樣,以“想在家過年”委婉回絕了。

這理由於情於理,也說得過去,歌神也是人,春節也要回家陪家人。

2009年,攔不住節目組再度盛情邀請,張學友這邊,再次拿“家庭”做推擋。

“希望下次早點跟我說,我好向家人申請。”

這話也就是說,不是我不想上春晚,是你們約的有點兒晚,實在沒辦法!

別看張學友台上是叱吒風雲的天王,私下卻時刻以家庭為先,是把家裡都安頓好了,才會出去工作的“二十四孝好男人”。

早些年,我們時常會看到關於他的各種質樸畫風,諸如接送女兒上學,陪老婆去買菜這類報導。

與張學友熱衷生活形成對比的,是勤奮營業的劉德華。

劉天王那些年忙得像“快速路上的渦輪車”,而外界並不知道他“金屋藏嬌”,與一個叫朱麗倩的女子談著秘戀。

朱麗倩在感情裡極盡低調,默默付出,誰讓自己愛上的是個“萬人迷”呢!

他一年裡只有一個月假期,除去陪父母的兩週,陪伴朱麗倩的時間也只有兩週。

有得必有失,家庭與事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張學友最先選擇了婚姻,是四大天王裡最早結婚的一個,而後有了女兒,張學友不希望自己錯過孩子成長的每個階段。

拒絕理由2:只唱一首歌沒誠意

圈裡與張學友熟識的朋友,都知道他的“好男人作風”和“三不拍”原則,哪怕三倍片酬擺在眼前,一旦違背原則,他也寧可不接工作。

不在香港的,不拍。

禮拜天的工作,不拍。

如果耽誤接送孩子上學,不拍。

如此看來,春晚對於張學友來說,不為名利,除非有“足夠打動人的地方”,比如一個好的節目,方能請得動歌神出場。

到了籌備2013年春晚的時候,張學友的大名終於出現在確認的名單上。

官方發出預告,稱繼張傑、張靚穎、林宥嘉後,那英和張學友也確認將亮相春晚!

消息一出,歌迷沸騰。翹首期待多年,終於被蹲到了。

先前約不到歌神檔期,這次節目組機智了,春晚一開始張羅著籌備,節目組就去聯絡經紀人,檔期可算有了。

接下來彩排期間,哪怕張學友人沒到場,在晚會編排串聯中,節目組也一直為他保留表演時間和位置。

要說別人的節目到了年三十,都還有被斃的風險,可張學友卻反著來,把中途把節目組給拒了!

當時節目排了不到一個月,央視春晚劇組和張學友經紀人就突然發表聲明,稱張學友遺憾退出2013年春晚。

這回與節目組深入打磨失敗,觀眾也知曉了張學友拒絕春晚的內核原因:節目不合適。

經紀人陳淑芬事後表示,這幾年來春晚都有發邀請,但張學友覺得,只唱一首歌沒意思,顯得自己沒誠意,希望大家體諒。

當然了,名不見經傳的明星演員,上春晚那是求之不得,在央視舞台上露個臉,能在履歷表上添上風光一筆,至於演什麼節目,並不重要。

可張學友則有些不同,他是歌壇天王,是華語音樂唱片銷量保持者,是聲明里寫的“對自身要求極高的藝術家”。

張學友早年也擔任過音樂劇藝術總監,對舞台有自己的要求與風格。

與春晚節目組磨合了幾回,雖然雙方都盡力促成,可惜最終仍無法接受演出內容。

與其勉強表演,不如好聚好散,保留體面。

這一點,同為天王的黎明,也有著“前車之鑑”。

2000年春晚,節目組事先也是十分重視黎天王,可彩排期間,雙方合作頻頻傳出摩擦。

後期,黎明更被曝出沒有參加春晚總彩排,又給自己添了一筆“耍大牌”的記錄。

年三十的直播現場,黎明雖是壓軸出場的重頭戲,但導演卻多用遠鏡,極少特寫。

拒絕理由3:無需鍍金,“參加的意義不大”

2016年呂逸濤擔任猴年春晚總導演,風波再起。

媒體稱,猴年春晚將邀請張學友、王菲、李玉剛分別演唱百家姓歌曲《張》《王》《李》,大家都信以為真。

首先,消息傳得沸沸揚揚,再者,節目內容擺在檯面上,有模有樣,介紹十分詳細。

稱歌曲由與韓寒、唐三、郭敬明並稱“新四大才子”的青年作家填詞,譜曲則是打造《吻別》的作曲家殷文琦。

這回大家覺得妥了,張學友上春晚,還有王菲這樣咖位的天后作陪,應該沒得跑了。

可萬萬沒想到,上春晚這事傳得有多真切,觀眾被溜的就有多氣憤。

雖然說得有鼻子有眼,但壓根沒這回事,張學友根本也無需再回應,直接不出席。

春晚舞台,誕生無數一夜成名的造星神話。

在那個全民只看春晚,信息尚不流通的年代,國人通過電視,認識了張明敏,費翔等一批在內地尚未打開知名度的港台歌星。

在當時,春晚對港台歌星的吸引力不言而喻。

然而,張學友沒能在巔峰活躍的九十年代登上春晚,之後少了“上春晚”的各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

因為有了家庭要回家過年,因為有藝術追求覺得節目不合適,以及個人巡演太多,排不出春晚從彩排到演出的這段時間。

另外,歌神先前無經濟之憂,演出方這樣評價張學友,稱他不上春晚是明智的選擇,參加的意義不大。

“能開動巡演的藝人基本不用去那裡鍍金”。

是啊,張學友火了三十年,有人說,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而有風吹過的地方,就有張學友的音樂迴盪。

隨便開場演唱會,都是全場爆滿,座無虛席,根本不需額外鍍金,更不必為曝光率發愁。

對於一些音樂節目,張學友一直“冷漠以對”,壓根不考慮了。起碼他跟春晚節目組,互相有過真誠的接觸。

拒絕,需要底氣,也是一種態度

魯豫之前採訪張學友,好奇不可能沒有音樂節目找他做導師。

張學友的回答很簡單,三個字:不想去。

毫不掩飾對此事的淡漠態度。

魯豫聽了很不解,酬勞這麼高,怎麼不心動呢?

張學友則表示,自己不想去批評年輕人,尖銳嚴格的點評,真的很難說出口。

其實,張學友自己年輕時也參加過選秀,太了解評委的一句話,可能對一個年輕人造成的影響。

他認為,自己不缺錢,沒必要去“傷害”別人,折騰自己。

反過來讓張學友重新去當選手,他同樣無法接受。

歌神感嘆,他很佩服那些重返舞台的同行:“他們已經是歌手了,還要放下身段被評論。”

此話一出,你會想到哪些“放下身段”的歌手?

被劉歡點評的齊秦,被金武林點評的陶喆,被孟美岐點評的周傳雄……

此前,劉天王做客訪談節目,談及自己的願景。

他說自己一直以來都有個夢想,希望四大天王能一起做個唱歌的節目。

主持人魯豫在一旁起哄架秧子,劉德華也和盤托出他的顧慮。

劉天王盤算著,黎明和郭富城都比較好搞定,唯一擔心的就是張學友不肯給面子。

人的名,樹的影。

想撬動張學友出山,還真沒那麼容易。即便同是四大天王中的劉德華,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與信心。

其實我們不難看出來,張學友不是一個“晚會型歌手”。甚至可以說,他跟晚會有著與生俱來的疏離感。

另一方面,再看看他的真實“面目”。

他又真實的像我們身邊每一個閃閃發光的普通人,對朋友有情有義,對家人無微不至,謙虛低調、熱愛生活的同時,又足夠“愛惜羽毛”、不爭名逐利。

回歸到春晚的議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作為觀眾,期待他上春晚是一種願景,但還是尊重他自己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