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被質疑,問題出在哪裡?


文/深度八卦

我個人是非常能吃程耳風格的,此前他的三部電影《犯罪分子》《邊境風雲》和《羅曼蒂克消亡史》,都非常喜歡。

程耳說,自己電影的主題從來沒有變過。大時代之下的個人命運,人在“可以為之奮鬥和不得不做出的選擇之間的宿命”。

關注我們時間長的老朋友都知道,這也是我們寫故事講八卦的常用主題。所以我們也非常關注電影《無名》。

同時,《無名》中還有兩位男主角,梁朝偉和王一博。前者象徵的是香港男演員的演技最高點,後者是內娛頂流時代的代表人物,如今頂流男藝人中的Top3。

想要讀懂《無名》,就要先讀懂程耳。程耳是位作者導演,作品始終是有所表達的,同時這種表達超脫出市場上固有的常規邏輯。

他的作品是上帝視角,以悲憫的心態,平視拍出每個人的命運,以及各種起承轉合。

比如《犯罪分子》《邊境風雲》和《羅曼蒂克消亡史》中,他均未站在道德高地審判幾位常規敘事中的負面主角:小偷、毒販、黑幫大佬、女明星、殺手、漢奸、妓女和日本軍人等人物,而是去側寫他們在各自生活中不得不做的選擇,去展示人性的灰色地帶。

這點在《無名》也是如此。

只是主角們換成了地下黨、特工、漢奸、情婦和日本軍人等等,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隱姓埋名,使用代號,所以叫做無名。

《無名》的主題表達是,戰爭背景下普通人的無奈,無名者們無法擺脫而又無可奈何的宿命。

比如黃磊飾演的革命背叛者,他掛在嘴邊說的那句,我是個軟弱的人,不適應這個巨變的時代,我在老家有塊地,一直想要回老家種地。

再比如故事的結尾,被王一博手刃的那個日本高級軍官,說謝絕了蔣介石的訓練國民黨軍隊的邀請,想要返回日本老家,平靜生活,結果還是沒能逃出被擊殺的命運。

一頭一尾,兩人均是客死他鄉。

然而這些故事線,有展開,但是不夠完整。因為展開王一博和梁朝偉飾演的地下黨的故事線,佔了過多的篇幅。

尤其是王一博的篇幅過大,甚至為他和梁朝偉增加了很長時間的打戲。這都沒有必要,如果大幅刪減,變成《羅曼蒂克消亡史》和《邊境風雲》中的極為精簡的打戲,無礙整部電影的表達。還會給整部電影其他故事線留出更多的時間,做細節填充。

王一博成為《無名》的主角沒有問題,成為絕對主角,就打破了敘事平衡。

江疏影飾演的特工、周迅飾演的地下黨、大鵬飾演的唐部長、張婧怡飾演的方小姐等等故事線,皆是點到為止,很難讓觀眾迅速理解其人物設定,他們身上故事的來龍去脈,更別提與主題的深入互動。

多線敘事,敘事平衡被打破,只有一條故事線做了詳細展開,就別怪觀眾們難以理解電影的核心主題。

這還是一部抗日主題下的主旋律電影,還有各種其他的表達紅線。

這種主旋律敘事,要求絕對鮮明的正反對立,善惡對立,侵略者收穫慘重的代價,反對侵略者的人民正面且積極,懲惡揚善,最終贏得偉大勝利。這套敘事深入人心,也是大多數人想要看到的。

程耳想要書寫的新敘事,注定是小眾的。因為這些紅線,有些是規定,有些是人心的道德觀。

程耳主動擁抱了資本和頂流王一博,書寫新的敘事,力圖在商業上有所突破,這點他確實做到了。

今年的春節檔,《無名》不算是票房最TOP的電影,但一定算是討論度最高的電影之一。

截止我們寫文,《滿江紅》票房突破17億,《流浪地球2》票房15億,《無名》票房不到4億。而豆瓣上三者的評分人數分別為,33萬、36萬和41萬,《無名》更勝一籌。

在社交媒體上王一博粉絲也形成了極高的聲量,微博抖音和小紅書等平台上,熱門討論帖下面大多都能看到粉絲的高讚控評。

《無名》的宣發和票房,王一博和其粉絲確實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部在上映前,普遍預測票房不會超過4億的電影,能夠在春節檔預售開啟後,連續多日霸占預售票房冠軍,也是證明。

王一博也收穫頗豐,至少完成了電視劇男主向電影男主的初步轉型,在《無名》中個別場景的表演,甚至有些出彩。

至於導演程耳,他沒有用電影《無名》完美展示出他想要表達的主題,“大時代之下的個人命運,人在可以為之奮鬥和不得不做出的選擇之間的宿命”,現實中卻可能完成了這一點。

現實中,他展示出了作者導演們在當下時代的無力感——無法完整自我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