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越有味,後勁太大了! 《無名》在春節檔打出一副王炸!


春節檔激戰正酣,但基本的格局已經形成。

進入春節檔之前,番茄君以為這次會是“一超多強”的格局,沒想到如今大年初四,卻成了大片混戰的局面。每一部電影都有自己的特點,每一部都有超強的陣容,不過今天,番茄君還是想跟大家聊聊,自己在整個春節檔最喜歡的一部電影,那就是——《無名》

看預告的時候,番茄君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梁朝偉+周迅,還有王傳君、黃磊、江疏影、大鵬,新晉小生王一博……重磅演員超過10位,在整個春節檔期,這個陣容,也是頂配!

看質感,妥妥的電影美學,從上到下充滿了獨屬於電影的高級和浪漫。這種感覺,你無法將它和一部“諜戰”片聯繫在一起,當質感遇上諜戰,當高級審美遇上槍戰動作,《無名》似乎是一次無與倫比,也是一次從未有過的體驗。

四天,四億,四十項里程碑,《無名》的票房成績,似乎並不盡如人意,這也是我為什麼想聊它的原因。顯然,《無名》被低估了。而這種低估,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一個人:導演程耳。

《羅曼蒂克消亡史》之後,觀眾對程耳有一種誤解,將他與“文藝片”綁定在了一起。這導致《無名》預告剛出的時候,不少觀眾以為這是一部文藝片,直到甲篇和乙篇的預告放出,“超級商業片”的名號打響之後,《無名》才被正名。程耳本人對此表示:我就是跟大家開個小玩笑!

作為一個電影行業從業者,很難不喜歡程耳這樣的導演。在整個電影圈都被快錢、熱錢、爛片、爛劇環繞的時候,他依舊能用十分沉穩的耐心,對待自己的作品。 1999年畢業的時候,程耳拍攝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作品《犯罪分子》,自那之後,整整24年時間,程耳只有四部電影長篇。 2006年的《第三個人》,2013年的《邊境風雲》,2014年的《羅曼蒂克消亡史》,以及今年的《無名》。

程耳導演拍電影,無論是從審美風格還是拍攝方法上,都有自己的獨特風格。他從不試戲,拍《羅曼蒂克消亡史》,找來王傳君,王傳君直言,不要看自己過往的作品,程耳回答,沒看過。他從不在乎演員之前演過什麼,所謂的“選角”,不過是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聊完了,角色可能瞬間就定下來了的。

因為他很善於捕捉演員在舉手投足之間傳遞的微妙信息,並將這種信息與自己作品的角色比對,一旦契合,角色就定了。選王一博,也是如此。不少人覺得,程耳選王一博是出於商業考量,實際上,他選擇王一博的方式與選擇王傳君沒有任何區別,而且王一博的葉先生,是第一個確定下來的演員。

進組後的王一博,在一周時間裡,被關在酒店的房間什麼事都沒幹,“都快瘋了”,一周後,程耳導演才開始給他科普歷史,帶他了解角色。程耳建議他獨處,因為獨處,可以幫他進入角色的內心世界。

這一點,在《無名》裡很好的反映了出來,是正反饋。程耳的這種方法,近乎一種偏執,可偏執往往能誕生精品,這就是程耳粉絲眾多的原因。

在程耳的執導下,《無名》有一種特別的電影氣質。我最喜歡《無名》的,是它的電影感。你可以理解這是一種對審美和色彩的極致應用,也可以理解這是一種腔調、感覺和逼格。

它不是曲高和寡,不是陽春白雪,而是雅俗共賞,能給所有觀眾提供一種難得的美學感和沈浸感。並且,這種獨特的感覺,只有在大銀幕,才能完全體會到。比如日軍戰機轟炸下的城市,色調和氛圍都偏向嚴肅和清冷,房屋多,但絲毫不雜亂,房屋之間有兩條空隙,將視覺焦點漸漸引導遠方,有一種神秘感。

比如山間行車,五輛車並排走,如果不注意,會以為這是一幅風景畫,道路鏡頭拐彎,給觀眾留足了想像空間。

再比如那個年代的上海,程耳拍得總是很有味道,《羅曼蒂克消亡史》也是發生在上海的故事,他的鏡頭下,上海有著國際化大都市特有的質感和年代感。

不管你承不承認,這種電影審美,在當下國內的電影圈裡,已經越來越少見了。所有的導演,都恨不得給你灌輸刺激的劇情,灌輸狗血的轉折,灌輸各種對立和矛盾,卻忘記了美,也是電影的一部分。

而這種視聽,在程耳的運鏡下,就像是藝術品。但藝術品,不僅僅是讓人欣賞的,在一部諜戰片中,藝術之美,是為劇情服務的,這就是這些畫面雖然都有極致的美感,但美感中都蘊含故事的原因。

具體是什麼故事,得大家自己看了,番茄君無法劇透。

當然,審美魅力,只是電影的一部分,在程耳的調教下,演員的表演,幾乎是無可挑剔的。梁朝偉坦言,自己在看完《羅曼蒂克消亡史》後,第一個想到要與程耳合作,而《無名》過後,他願望成真。

梁朝偉的何主任,是一個不靠台詞撐起的人物,更多是人物本身的一種故事感,而故事感,和梁朝偉是絕配。他的一顰一蹙,一個動作,總能引發觀眾對人物本身的遐想。

在一部諜戰片中,觀眾需要動腦思考梁朝偉每一個微動作所代表的含義,如果你足夠仔細,在開篇的時候,就基本能猜到他的身份。這是《無名》的故事魅力之一,越認真的觀眾,看得越通透,越爽快。

而看梁朝偉在大銀幕的表演,永遠是一種享受,彷彿他知道你在看他,但你就是捉摸不透他。

周迅,也是《無名》最大的驚喜之一。雖然周迅鏡頭不多,但她對梁朝偉的那兩個眼神和一個擁抱,即便放在整年的電影表演中,也是極為出眾的。

但她看黃磊的眼神,就完全帶著一種淡淡的惡意。

好的演員,就是不用台詞,不用肢體,只用一個眼神,就能向觀眾表達一切。這種惟妙惟肖的詮釋,跟程耳的電影很配,跟《無名》很配,與梁朝偉對戲,更配。對於王一博,不少觀眾對他有偏見,因為作為新人演員,他的表演經驗確實不豐富。但在《無名》中,客觀看,程耳導演選擇他,眼光還是狠毒辣的,因為葉先生這個角色,與王一博無比契合。

為什麼這麼說?一個遊走在三方之間的間諜,他的感情,是不能直接體現在臉上的,這恰恰是他扮演葉先生的優點。所以當有人嘲諷王一博“面癱”的時候,我只能說:大哥,常識呢?嚴肅,冷峻,沒有情緒波動,沒有喜怒哀樂,葉先生本該如此,王一博演得也絲絲入扣。

他對葉先生性格的塑造,很大程度上是在與王傳君這個好兄弟對戲的時候,對蒸排骨的執念和調侃,兩人在監獄外面吐煙圈,以及時有時無的玩笑話,王一博演得都可圈可點。對親近的人,他可以卸下包袱,而在這些場景中,觀眾也能短暫體會到,葉先生的性格是怎樣的。

兩者相互配合,葉先生的豐滿,自然就出來了。如果要全盤評價王一博的演技,番茄君認為,是超預期的。尤其與梁朝偉的那段動作戲,王一博的舞蹈功底給了他很大的加持,而程耳導演對角色的設計,讓這個角色台詞少,動作多,也恰恰適配王一博的表演特點。

假以時日,王一博未來可期。 “諜戰”這個類型,似乎與春節檔不很相配。但是很多年輕人,或許太過主觀地判斷了全家人,尤其是父母那一輩人,對春節檔電影的喜好。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熱鬧”,況且現在的院線,用“熱鬧”來形容的電影,基本都是拉胯的。也千萬不要低估老人和小孩子,梳理信息,收集信息,處理信息的能力,他們很可能比你認為的更加專注,更加容易共情。

這也是我的觀點:如果可以,帶父母或者全家人一起去看看《無名》。對家人來說,不僅是電影美學的享受,對抗日題材,他們會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網上很多網友都已經實踐過了,而番茄君帶父母去影院的時候,他們能說出的潛台詞,以及對人物身份的判斷,比我都精準。父母們那一輩,總有家國情懷,所以他們熱衷於抗日劇,但他們有著充足的知識儲備,來解構《無名》,有足夠的人生經驗,來提取《無名》中的細節,然後享受故事的魅力。不信?

我問你幾個問題:庚子年是哪一年?是光緒幾年?這一年發生了什麼?石原派、東條派各代表著什麼? 1937年-1945年的上海,盤踞著多少複雜的力量? ……你有多少不知道?你可以用同樣的問題問問你父母,他們知道的,肯定比你多。而這些問題,都是《無名》中涉及到的,知道這些,對於《無名》這塊拼圖,才能更早得接近真相,雖然不知道也不影響觀影。所以,帶家人看一看《無名》,也挺好的。

如果看不懂,就多看幾遍,如果覺得好,就自然安利,如果覺得有問題,就客觀指出。好電影需要觀眾,觀眾才能造就好電影,觀眾和電影永遠不是相互對立,而是一個team。還是那句話,好片不該被埋沒,尤其是對今天的中國電影來說。看完《無名》,你有什麼感受?歡迎與番茄君討論。

(電影爛番茄編輯部: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