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渤,怎麼連你也“墮落”了?


從春節檔開始,影視圈就要衝業績了,今年尤其努力。

在電影這塊,有大家等了4年的《流浪地球2》,國產科幻片的空缺終於被填補起來了!

除此之外,還有老謀子花了不到60天就導出來的懸疑喜劇《滿江紅》,上映5天票房就破了18億,沈騰的表演更是讓人感到驚喜。

電視劇這塊也不甘落後,有收視一路狂飆的《狂飆》,有《流浪地球》的“親兄弟”《三體》,還有都市劇《打開生活的正確方式》。

《生活》這部劇沒有宣發,悄咪咪就上線了,為啥要把它拿出來說一說呢?主演可是黃渤、梅婷、田雨和朱珠啊!這陣容,還能不好看?

但事實證明,是小8以貌取劇了,觀眾對《生活》有多期望,看完了就有多失望。

劇情說來簡單,邊亮(黃渤飾)迎來了中年危機,從工作、婚姻到家庭都一團糟,然後邊亮跟老婆(梅婷飾)、孩子一起直面危機、解決問題,最終達成合家歡。

這種生活劇,觀眾或多或少會有共鳴,所以導演規規矩矩拍就完事了,可他偏不,就得玩尬的!

電視劇一開場,邊亮的前女友冬曉(朱珠飾)就空降公司,與邊亮開始各種糾纏,什麼搞曖昧、拍婚紗照、各種刻意的肢體接觸,讓他倆的緋聞傳遍了整個公司。

原因何在?原來是冬曉因為流產導致不能生育,她就將怨氣撒在了邊亮身上,認為對方不管她的死活,所以回來報復邊亮。

2023年還能看到這麼狗血的劇情,真心不容易,為了回報導演的“好意”,觀眾給出了最高0.34%的收視率。

時隔8年回歸電視劇,黃渤的表現也令人失望,表演過於用力,讓觀眾很難入戲。

從大銀幕中“消失”,又融不進小熒幕,從去年開始,黃渤的處境就十分尷尬。

2022年,內地喜劇片的勢力版圖發生明顯變化,三大男主角地位顛倒,照清了娛樂圈殘酷的現實。

資歷最輕的沈騰,在上綜藝之餘抽出時間,與他的黃金搭檔馬麗再度合體,給觀眾帶來了票房31億的《獨行月球》,還因此提名金雞影帝。

最成功的喜劇商人徐崢,因為張庭案口碑暴跌,還屢次跟桃色緋聞扯上關係,整個人胖得滾圓。

相比起事業更上一層樓的沈騰和深陷負面輿論的徐崢,剩下的那位“百億影帝”就低調多了。

黃渤,他幹嘛去了?

在小8的印象裡,自從去年底演了個拼盤電影《穿過寒冬擁抱你》之後,黃渤就沒人影兒了。

但仔細一看,原來今年他已經播了7部電影,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太空的莫扎特》,最終收穫了2.23億的票房,以及滿屏的一星差評。

這年頭,連黃渤都“墮落”了。

但是這事兒吧,還真不能怪他。

01 “墮落”的大環境

黃渤演的電影,給觀眾帶來的感受可以概括出3個關鍵詞:靈性、野性、可笑性,並且這些元素還會疊加。

《上車,走吧》講的是兩個青島小伙北漂的故事,劇情簡單,但充滿了生活氣息,每個觀眾都能在土氣的黃渤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瘋狂》系列的兩部電影則是滿滿的黑色幽默,給觀眾最直觀的“荒誕感”,黃渤本人的刻意扮醜,更給人一種視覺衝擊。

《鬥牛》又是一部黑色喜劇,讓人笑中帶淚,不敢去深思其中的含義。

《殺生》更是黃渤影史中不可忽視的一部電影,荒誕可笑,卻讓人脊背發涼。

但以上的這幾部電影,並沒有給黃渤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好處。

直到2012年,徐崢的《泰囧》才給黃渤帶來了票房和名氣,這也徹底扭轉黃渤的發展路線。

在《泰囧》之後,國產喜劇片脫離了“黑色”二字,向著商業的道路一路狂奔。在喜劇片裡打轉的黃渤也是如此,而且他的“水分”也越來越重。

《西遊降魔篇》蹭了周星馳的紅利,《尋龍訣》本身就是大IP,《心花路放》陣容強大,《瘋狂的外星人》靠沈騰……

黃渤,已經很久沒有單獨扛起過一部電影了。

而他也沒機會了。

近年來,主旋律電影霸占熒幕,黃渤不缺片約,《我和我的祖國》《奪冠》《我和我的父輩》中都有他的身影。

但這些角色,都不能代表他。

02 “墮落”演員們

專業拍黑色喜劇的管虎都調轉鏡頭拍《八佰》《金剛川》了,演員們又能有多少選擇呢?

王傳君倒是很有個性,靠《愛情公寓》火了,卻公然批評劇組。

王家衛的《繁花》上線,一眾明星上趕著拍馬屁,他卻直接表示“我不喜歡”。

熬了幾年,他終於等到了一部《我不是藥神》,但也是曇花一現,熱度褪去後,他再次從熒幕前“消失”。

秦昊也曾堅持自己的追求,按照藝術片的要求來嚴格要求自己,猛然回頭卻發現,他尊重的大導演們早就“背叛”他,投入了流量的懷抱。

不再鑽牛角尖的秦昊,得到了《沙海》《隱秘的角落》《大博弈》,拖家帶口上綜藝節目,擁抱流量、擁抱名利。

黃渤也是如此,他確實是中國有名的百億影帝,但百億影帝也不缺他一個,他決定不了市場,只能跟著市場轉。

但同時,黃渤的變化,也應了管虎對他的那句“預言”:最原始的質樸和生命感沒了,就沒黃渤了。

03 “自甘墮落”的黃渤

有個很老套的故事:有個十分抑鬱的人去找醫生,希望醫生能讓他開心起來,醫生讓他去看馬戲團的小丑表演,但他表示:我就是那個小丑。

笑者不自笑,醫者不自醫。

黃渤草根出身,是極具天賦的演員,但並不是能主導自己的導演。

他自導自演的黑色喜劇《一出好戲》收穫頗豐,主要原因得歸到劇本上,而這劇本,並不是他的原創。

既然無法在電影領域更進一步,黃渤乾脆調轉車頭,去其他的地界玩一玩。

而且玩也不能玩得太出彩,因為對他來說,最好的狀態就是成為“天下第四”。

他加盟綜藝,從《極限挑戰》到《一年一度喜劇大賽》,靠著超高情商混得如魚得水。

他在47歲這年重拾歌手夢,發表了個人首張專輯《這些年為你攢下的歌》,回歸音樂圈。

他努力做公益,參演公益電影,擔任公益宣傳員,發起“筷樂行動”,將環保的理念帶去了荷蘭、德國。

他受邀擔任晚會主持人,在金雞獎閉幕式上跟張小斐一起“舞動人生”。

今年10月,他還首次以“藝術家”的身份參加展覽。

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不想玩票,這是個開始”,這是他的人生態度,不求永爭第一,只求在各行各業當“天下第四”。

當然,黃渤不會放棄演員路。

只不過名利加身的他已經不需要堆砌作品,他再次跟管虎合作了《狗鎮》,他也在這個機會翻身而起。

或許在不久之後,“墮落”的黃渤,又能重新“支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