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家長的無聲謀殺:媽媽,你還要我死多少次?每位父母都該反思

中國家長的無聲謀殺:媽媽,你還要我死多少次?每位父母都該反思


有一部台劇勢頭很旺,一播出就被冠上了「2018華語第一神劇」、「中國版《黑鏡》」等各種響亮名號——《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其實它出自紀伯倫的詩: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他們是生命的子女,是生命自身的渴望。他們藉助你來到世界,卻非因你而來,他們在你身旁,卻並不屬於你。

藉由片中極端情境下一個個孩子的痛苦遭遇,創作者無非是想提醒家長,望子成龍固然是人之常情,但最起碼要把孩子當成獨立的個體去關懷去體諒。

它的內容值得每一對父母反思並警醒:孩子最終是要成為一個完整的人,而不是自己手中的傀儡。讓孩子,活成孩子本身。

一個身體只能承受一個靈魂,父母密不透風的監控,只會讓孩子經常處在高壓狀態下。這樣的主題,在台灣版《黑鏡》——《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得到了戲劇性的呈現。

劇集海報上,一個連接著臍帶的嬰兒手中拿著鎖,腦袋被人咬掉一塊,細看是母親的剪影。

這個嬰兒是不同孩子的統一象徵,他們被「鎖」在扭曲的親子關係中,被極端的母愛所吞噬。而本劇最讓人覺得可怕的地方就在於——雖然它設定離奇,故事誇張,但卻並非完全虛構,我們或多或少都能從中看到似曾相識的成長經歷。

第一個故事:《媽媽的遙控器》

故事開場,媽媽被迫離婚,面對出軌丈夫在談判桌上開出的各種條件,她一臉冷漠,沉默半晌之後只狠狠地甩出一句話——「我只要我的兒子」。

就這樣,即將初中畢業的紀培偉,成為被丈夫背叛的母親人生唯一的希望。

但偏偏小偉不怎麼喜歡學習,他和所有處在青春期的孩子一樣,叛逆、熱血,談戀愛,不服管教……

就在小偉即將初中畢業時,母子間的矛盾被引爆,矛盾的起因是「畢業旅行」——媽媽一直不滿意小偉的成績,因此不願讓他和小夥伴們一塊畢業旅行,但小偉特別想參加,於是他決定偽造成績單騙媽媽簽字。

結果還是被媽媽發現了,她勃然大怒,不僅直接否決了小偉的旅行計劃,還劈頭蓋臉地拋出了直擊靈魂的三連質問:「你為什麼不替媽媽著想一點呢?為什麼不爭氣一點呢?你覺得你可以考上大學麼?」

當晚,母子倆的關係徹底鬧僵,小偉覺得媽媽不通人情,媽媽則覺得兒子太不聽話,不明白自己的一番良苦用心——「媽媽是為你好!」

一個是青春叛逆少年,一個是望子成龍心切的虎媽,如此尖銳的親子衝突如何緩解呢?

就在母子倆吵架的第二天,神奇的事發生了。這天明明該是星期四,但小偉到了學校之後大家都說是星期三。

一開始小偉以為是自己記錯了,但慢慢地他發現事情實在邪門——今天發生的一切似乎都和昨天一模一樣,撞見同一個人,坐同一輛計程車,說同樣的話、給媽媽上交同一張修改過分數的成績單……

他一直在重複地過同一天,每一天都是禮拜三。

直到第四個星期三的晚上,媽媽終於發話了——「我知道你偷改成績,如果你再不修正這個錯誤,你的人生,就會被卡在同一天。」

原來,吵架當晚,媽媽得到一個神奇的遙控器,可以利用它操控孩子的時間。而她一次次把時間倒回去就是為了讓小偉認識到的錯誤——什麼時候兒子想明白了,決定交出原本的成績單了,她才會把他從「時間牢籠」里放出來。

於是我們看到,手握遙控器的媽媽開始不斷地「督促」兒子上進:一次上課聽不懂沒關係,重複聽個十次二十次總可以了吧?一次做的不完美也沒關係,不斷倒帶直到做到媽媽滿意為止。小到衣食起居,大到精神思想,不合乎要求,就推倒重來。

沒錯,這種生活光想想就讓人崩潰,片中的小偉也從此陷入痛苦的深淵。當他試圖反抗媽媽扼殺他的天性時,換來的是更強勢的鎮壓:「再說,就變成二十次。」

被媽媽瘋狂控制的紀培偉,在初戀小嵐身上尋到了安慰。

同樣喜歡藝術的小嵐,有著和他截然相反的家庭,父母開明,家風開放。

可小嵐恰巧是紀媽媽最討厭的那類女孩,紀媽媽又拿出遙控器逼兒子與小嵐一刀兩斷。

哪怕紀培偉說「如果你按下那個鍵我會恨你」,紀媽媽還是將兒子這段感情「一鍵還原」。

紀培偉絕望地跑到小嵐家門口,發現小嵐已經不認識他了。

承受不了這樣折磨的他,開始嘗試自殺。卻崩潰地發現他連自殺都不行,因為每一次死後媽媽都會按下「倒帶鍵」,讓他回到自殺前的那一天。一次又一次,沒有溝通,沒有安慰,只有無感情地按鍵。重新復活繼續努力。可以說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紀培偉累了,他問媽媽:「你到底還要我再死幾次?」

媽媽淡定的說:死到你選擇活下去為止。

當死亡也不能結束這一切時,他妥協了,漸漸產生了心理學中「習得性無助」行為,即面對反覆的挫折和懲罰,感覺現實無望而聽任擺布。他確實更加聽話了,媽媽說什麼他做什麼……最終,在遙控器的「幫助」下,他朝著媽媽的期望,成為一個成功人士,過上了優渥的生活。

很明顯,故事所描繪的是一種極端、畸形的親子關係,那個神奇的「遙控器」就象徵父母對於子女的過度控制、對子女人生的干涉。現實中類似的的現象也並不少見。

這是一個關於親子關係的悲劇,悲劇的根源就在於父母剝奪了孩子的自主性,沒有將孩子當做一個平等的生命個體來對待。

幸好故事有個還算愉快的結尾。小偉偷了媽媽的遙控器,並衝著她大喊「它是我的」。他終於又一次,掌控到了自己的人生。

「生命是我們自己的,它長什麼樣子,都應該是我們自己負責。」

第二個故事:《貓的孩子》

第一個故事裡,是遭遇丈夫出軌的單親媽媽遙控孩子的人生,《貓的孩子》中則是遭受家庭暴力的媽媽將悲劇的原因都歸結於孩子成績太差。

某種程度上說,這兩位媽媽都是將自己的人生悲劇與孩子的命運捆綁在了一起,最終呈現出一種讓人觸目驚心的恐怖母愛。

親戚家的孩子都考上名校,主人公鍾國衍卻是一個成績平平的學生。

比起親戚家的光鮮亮麗,鍾國衍的家庭像一部90年代的老舊片子,窄小又破舊的屋子、不斷掉屑的天花板、不回家的爸爸和地位低下的媽媽。

他的媽媽奉行「不打不成材」。請了新的家教老師後,鍾媽媽的第一句話就是:「老師,請儘管打!」

窮苦的家庭,把學習好當做唯一出路,他的父母已然陷入偏執之中。

鍾爸爸從不管教兒子,甚至不知道兒子上幾年級,仍然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成績才是重點,他上幾年級又有什麼意義?」

在媽媽被爸爸家暴以後,鍾國衍關切地問媽媽:「我陪你去申請家暴令好不好?」

上一秒還笑眯眯的媽媽立馬變臉:「有空管那麼多,不如去學習啊。」

鍾國衍是個善良的孩子,他和媽媽一起救助了一窩小貓,總是小心翼翼地把貓抱在懷裡。

鍾媽媽知道自己活得很卑微,所以她渴望依靠兒子翻身。畢竟,兒子是她人生中唯一的希望。

也因此,上一秒還和藹可親的媽媽,一聽到家教老師提到國衍可能有學習障礙,所以成績才難以提高時,立馬就翻了臉:「他書不好好讀找一大堆藉口,就是欠打。」

她認為一切問題的根源都在「兒子的成績」,似乎只要兒子考了滿級分,親戚們會尊重她,丈夫就會回家。

無意之中,鍾國衍發現了一個「平行世界」——只要在「平行世界」里殺死一隻貓,他就能考取滿級分,成為第一名。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