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武的天太黑了”!這劇尺度驚人,但結局卻…


► 文/觀察者網王濛編輯/童黎“血濃於水,但法大於天。” 鏡頭來到獄中,兩兄弟一個穿警服一個穿囚衣,在對峙中說出了這句全劇主旨。當正邪對決撥雲見日,地方“家族式”犯罪分子被繩之以法,昌武市“黑暗的天”終於亮了,國產懸疑刑偵劇《罰罪》也在本周迎來大結局。
在《黑洞》等“黑色三部曲”金牌編劇張成功,黃景瑜、李幼斌等新老演員的加盟下,儘管宣傳力度遠不如近期其他熱播劇,但《罰罪》在“悄悄上線”後收穫“黑馬”的稱號,成為繼現實主義劇《人世間》、東方玄幻劇《蒼蘭訣》之後,愛奇藝今年第3部站內熱度破萬的劇集,豆瓣開分7.2。 “真敢拍”,“個個像臥底”,“有古早刑偵劇那味兒了”,是這部劇吸引觀眾看下去的關鍵,以至於他們感覺在劇中看到了很多要案名案的影子。導演組向觀察者網介紹,該劇“部分取材於真實案例”,編劇參閱過全國各地大量的捲宗和新聞紀實,也到公安機關作過深入採訪,但“絕不靠爆料、揭秘來故意製造看點”,而是根據主題、邏輯、藝術價值等標準,有分寸地尋找一個“虛構和真實的平衡點”,突出《罰罪》劇名所包含的那句——“罰罪宥過以懲之,殺戮犯禁以振之”,彰顯正義。

《罰罪》每集片頭都會放出這句話不過,隨著大結局的播出,《罰罪》也如近期多部熱播劇那樣,陷入是否“高開低走”的爭議。主角常徵原來是大反派的兒子,又是否過於“狗血”?導演組在採訪中對此進行了獨家回應。這些聲音也給國產刑偵劇提出了挑戰——如何保證開頭結尾水準穩定,讓觀眾不留遺憾? 《罰罪》“真敢拍” 深夜,高層毛坯房內,跪在鏡頭前的男人聲淚俱下,實名舉報昌武市趙嘯聲家族是“無惡不作的犯罪集團”。他背後的床墊上,“被打後活不了多久”的妻子正艱難喘息。
“昌武的天太黑了。”話音剛落,一名身著紅褐色西裝的男子手拿一沓舉報信,氣勢洶洶地帶人闖了進來。一頓棍棒與拳腳之後,陽台上有一道人影墜落,室內只剩下搖晃的燈影。
在第二天的地方新聞中,這對夫婦卻成了“欠下巨額外債無力償還”的不良人,丈夫家暴妻子致死後跳樓自殺。
第一集短短幾分鐘,《罰罪》就生動呈現了一個遭到趙氏家族“隻手遮天”的昌武市,被不少觀眾、乃至一些媒體評價為“真敢拍”。全劇設定在虛構的“濱江省昌武市”。這里地方不大,人口僅幾十萬,幾大支柱產業基本被趙氏家族壟斷。以至於昌武人用“四個一”來形容趙家的生意:一種酒——壟斷了昌武所有的酒業,一間房——壟斷了昌武的房地產業,一座山——壟斷了昌武所有的礦石,一條船——壟斷了昌武所有的水上貨運。

趙氏集團趙嘯聲(程煜飾演) 劇情圍繞警方與趙氏家族的鬥爭展開,這一條線由昌武市公安局濱西刑偵大隊的副隊長常徵(黃景瑜飾)領銜,設置了常徵父親(老刑警)究竟是誰殺的,警察局裡的“內鬼”是誰等一些常規懸疑看點。除此以外,由於趙家內鬥而發生的兄弟鬩牆、爾虞我詐,以及劇情多次反轉,也是本劇的亮點。一邊,是趙氏家族的大家長趙嘯聲拉開抽屜,裡面整齊擺放著按撲克牌編號、用來聯繫“保護傘”的舊款手機;另一邊,是省公安廳組織的趙家秘密調查組,將有關趙氏家族的案卷擺了滿滿一牆。

54部用來聯繫“保護傘”的舊款手機

有關趙氏家族的案卷擺了滿滿一牆在兩條主線的牽引下,《罰罪》用觀眾看來足夠“大尺度”的形式,展現了昌武市為打擊違法犯罪、維護法律公平正義而展開的激烈鬥爭。懸疑刑偵劇多年來一直是國產劇熱門題材,導演組告訴觀察者網,為了有別於其他同類劇集,《罰罪》嘗試在敘事上追求新意:敢於直接表達的刑偵主線;敢於極致的人物關係;敢於結死扣的套層敘事。作為懸疑劇,開篇明示趙氏家族是無惡不作的犯罪團伙等於劇透,這就要求在40集的篇幅裡全程高能,勾住觀影注意力。趙嘯聲五個兒子四個媽,明爭暗鬥,常徵背負身世之謎,誰知、誰不知、何時知,皆要合乎情理,鋪墊到位。生死較量環環相扣,常徵數番陷於絕境,結扣解扣是否邏輯縝密,多視角、多時空敘事又是否嚴絲合縫?導演組力爭解決上述“三難”,彰顯出人民警察危難之中顯身手的價值底色和百折不撓的堅毅品格。有評論直言喜歡這種“尺度大、氛圍拉滿”的國產劇,覺得“有古早刑偵劇那味兒了”。

豆瓣劇評不乏一些觀眾被這種明暗線展開、全員可疑的設定吊足胃口,“一口氣連追6集”。
“罰罪宥過以懲之,殺戮犯禁以振之” 在這一波波劇情衝擊下,有網友感覺看到了很多要案名案的影子,在彈幕、評論中提到海南昌江黃鴻發家族案、廣東謝氏三兄弟案、哈爾濱“四大家族”案、貴州凱里礦難案、湖南操場埋屍案等等。對於外界的好奇,導演組回應表示,《罰罪》是“部分取材於真實案例”,吸收的現實素材也遠不止上述這些,團隊再根據主題、邏輯、矛盾衝突、藝術價值來設計和取捨橋段。 “劇集是面向大眾的,承載著社會價值,我們只呈現相對的真實,絕不靠爆料、揭秘,去故意製造看點。對於一些過於殘酷、暴烈、導向不好的東西,我們會避開、淡化,所有素材的利用,都跟著故事走,不跟著烈度走,找一個虛構和真實的平衡點。” 事實上,在《罰罪》之前,這部劇在相當一段時間內都叫作《潛流追踪》。為何改名?導演組指出了它們的區別:“潛流追踪”還是緝逃追兇,重點在“追”;“罰罪”,重點在“罰”,源自《管子・版法》的“罰罪宥過以懲之,殺戮犯禁以振之”。 “我們希望影視劇也能給予觀眾這種震動。罰有罪之人,懲之、振之,反映的是我們所有人對正義高度一致的追求,維護的是每一個公民的個人尊嚴。”

趙氏家族專案組組長嚴國華(李幼斌飾演) 《罰罪》的劇本總監張成功曾從警多年,成功打造了“黑色三部曲”《黑冰》、《黑霧》、《黑洞》,編劇劉紅焰也曾任職於深圳市公安局宣傳處。創作之初,編劇參閱過全國各地大量的捲宗和新聞紀實,也到公安機關作過深入採訪,最後光素材就整理出近二十萬字。二三度創作的過程中,團隊也邀請多地多警種的專業人士作為警務顧問,來給劇本和表演“找茬儿”,看哪裡還不夠準確,及時調整。 “比如最終大家看到的濱西刑偵分局的辦公室格局,乃至門牌怎麼掛;拘捕犯罪分子時的執法程序、文件內容;抓捕、射擊時的人數、站位、角度;公檢法聯合辦案時的人員層級設計、座次安排,等等,這些都是經過指導和審看的。” 除此以外,這部劇的導演之一天毅執導過《愛上特種兵》、《獵毒人》等劇,另一位導演易勇是動作導演出身。在演員的挑選上,也集納了李幼斌、程煜、王陽、黃景瑜和楊祐寧等老中青三代演員。觀察者網還注意到,《罰罪》由愛奇藝出品,當代時光和捷成星紀元等聯合出品。其中,捷成星紀元成立於2014年5月,參與投資、推出了《戰狼》系列、《空天獵》、《王牌部隊》、《愛上特種兵》等軍旅題材相關影視作品,黃景瑜多次參演,包括正在拍攝中的消防題材劇《他從火光中走來》。有了這一班底,《罰罪》在青年演員詮釋角色方面受到部分質疑的同時,也被誇讚劇情“硬核”、場面“真刀真槍”、演員“一身正氣”。
“高開高走”,到底有多難?就在《罰罪》收官的前2天,韓國懸疑律政劇“黑話律師爛尾”衝上微博熱搜,截至發稿,話題閱讀量達到3.3億。之後,網友圍繞“爛尾的韓劇”展開熱烈討論。在國內,年初火爆全網的時間循環短劇《開端》,也曾陷入類似爭議。暑期檔的另一部緝毒題材刑偵劇《冰雨火》,同樣沒能逃過,被部分觀眾質疑“為了正義必勝,必須讓反派智商下線”。等到《罰罪》大結局播出,能否“豹尾”收官不留遺憾,也成為關注的焦點。有人覺得常徵多少帶點“主角光環”,輕易拿到了關鍵的U盤證據,趙家人在氣勢磅礴的音樂中接連被抓,略顯倉促。
但也有觀眾並不這樣認為,結局只是“節奏太快”。
有人覺得正派人物常徵反轉成為趙氏集團第五子的血緣關係“狗血”。
但也有人在文章開頭的那場兄弟對峙中,讀出了這一戲劇化人物關係設定的背後意味。
在劇集討論熱度攀升的同時,導演組向觀察者網獨家回應了劇情設計的初衷:“這樣的人物關係很極致,但絕不是為了灑狗血去吸睛。” 導演組解釋說,常徵父子,乃至趙家相關人物,他們所涉及的看似巧合的人物關係,實際折射出的是中國部分縣鄉一級的某種政治生態,如同趙家很容易就通過宗族、血緣、婚親、同窗這些緊密交織的關係,在當地鉤織出一套便於行事的“商政族網”。當“網”內少有主動突破,“網”外水難潑進、針難插穿,《罰罪》想通過常徵等人物來告訴觀眾,正義是一切道義的中心,突顯“血濃於水,法大於天”的主題內核——常徵終將趙氏犯罪團伙連根拔起,而沒有被所謂的血肉親情所捆綁,體現他作為人民警察遠高於宗族血緣的人格價值。 “這是藝術作品對於高尚人格的一種塑造,更是具有現實社會意義的。” 曾幾何時,國產刑偵劇是不少觀眾的回憶,《黑洞》、《征服》、《重案六組》等刑偵佳作至今膾炙人口。受多種原因影響,與其他劇集類型相比,帶懸疑色彩的刑偵劇往往也面臨更大的“爛尾”風險。但是,劇情想要彰顯正義內核,並非只有一種寫法。而從另一個角度看,見仁見智的“爛尾”似乎也是有前提的——這是一部“高能開場”、在結局前令大部分人滿意的劇集。本週,繼《人世間》、《蒼蘭訣》之後,《罰罪》以今年愛奇藝第三部熱度破萬劇集順利收官,期間十多次登頂多項網絡榜單,被一些網友評價為“悄無聲息地上線”,卻成了“今年下半年的第一匹黑馬”,大結局後在豆瓣收穫了7.0分。在當下,不僅是刑偵劇,也不限於國產劇,如何保證“高開高走”,盡可能讓所有觀眾不留遺憾,都是一個挑戰。來源|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