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紅極一時到無人問津,這檔國民綜藝還在強撐,它的沒落不怪別人


2013年, 章子怡擔任湖南衛視推出的音綜《中國最強音》的導師。某次紅毯採訪,記者開始搞事問那英,章子怡也當歌唱真人秀的導師了,你怎麼看?一向耿直的那英,即刻送上了一通真誠又很損的祝福。 “我祝她成功吧,因為這個很難做,她帶不出來冠軍。”“這唱歌的技術啊,隔行如隔山,這是我對她的勸告。”

而章子怡本尊,就在不遠處的紅毯上美美拍照,右耳是媒體人大喊“看這邊”,左耳是那英的同步語音:“可能她是在造型上起到一個作用。”

面對那英的不看好,章子怡只能尬笑:“我準備今天晚上跟那英姐取取經。”

那英敢這麼當面吐槽,不光因為她是真性情,是歌壇天后,還因為在2012年最火爆的綜藝裡帶出一個冠軍的底氣。這檔節目,正是國內最長壽的綜藝之一,如今已經走過十一季的《中國好聲音》。

和當年第一季霸屏的熱鬧程度相比,今年新一季完全可以用“淒淒慘慘戚戚”來形容。即便開播前排面很足,天王劉德華作為好聲音的見證人,為學院送出暖心鼓勵。

但還是抵擋不住式微的趨勢,收視率和關注度不斷下降,貓眼熱度一直維持在十名開外。最近難得上了把熱搜,還是因為李玟暴怒質問《好聲音》有“黑幕”。

起因是源於一則視頻,視頻中的她站在導師席上大聲質問:“為什麼73分的選手有第二次機會,88.3分的選手沒有第二次機會,這公道嗎?”

李玟這一季本身就是來救場的,原定的導師廖昌永因為學校教學的工作無法錄製,由她來接棒指導學員。雖然事後李玟發文稱和節目組已解除誤會,但很多網友還是存疑。甚至有人說:“節目組的遊戲規則就是這樣的,都是導演組說了算。”

作為曾經的國民綜藝,《中國好聲音》為何如今遭到網友們的“抵制和吐槽”?它的沒落,也暴露了綜藝圈和華語樂壇的一些問題。 01—《中國好聲音》當年有多火?說它能和05年的超女媲美,毫不為過。最直觀的體現就是收視率了,根據央視索福瑞的收視數據顯示,第一季的收視率一路飆升。

從最開始的1.477%,到總決賽最高達到了6.101%,平均收視率為4.002%。除了首期節目屈居第二,之後每一期的收視率都排名第一。收視率4.002%什麼概念?那年火爆全國的電視劇《甄嬛傳》,其平均收視率也只是2.820%。

收視率倍增的背後,是超強的節目吸金能力。僅前四季的廣告冠名費就超過了8億人民幣,第二季更是從0.6億上漲到了2億。這還不算,第一季總決賽的3分鐘廣告就賣出了1090萬天價,其中最高的一條達到了116萬元。因為現象級的熱度,節目組還把決賽現場選在了上海能夠容納八萬人的體育場。全國99家媒體記者和場內八萬名的觀眾,以共同投票的方式進行了全程評比。

除了導師和選手們,還有眾多大牌明星齊聚現場。汪峰、張惠妹、張靚穎、週筆暢、曹格等助陣歌唱,劉亦菲、蘇有朋、楊穎、吳彥祖等現身頒獎。

說它是一檔國民綜藝,絕不誇張。當時捧出的梁博、吳莫愁、吉克雋逸、金志文、袁婭維等一眾選手,至今是活躍於華語樂壇的中堅力量。 02—2012年,國內的綜藝市場還是各大衛視的天下。那時,湖南衛視憑藉《快樂大本營》和《天天向上》獨占衛視綜藝的收視鰲頭;

緊隨其後的,還有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東方衛視的《中國達人秀》。所以,那年的《中國好聲音》為什麼能夠這麼火? 《中國好聲音》的爆款模式,是藍台復刻荷蘭節目《The Voice of Holland》。

這檔節目因為獨樹一幟的“盲選模式”,不僅吸引了荷蘭總人口18.2%的觀眾,還在一夜之間火向全球。雖然是一個境外引進的節目,但藍台在本土化方面處理得非常成功。作為一檔音樂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不僅做到了音樂上的好聽、好看,更是展現出了音樂文化的百花齊放。

首先,選人環節新穎刺激,導師盲选和學員反選成看點。導師背向舞台盲選,一旦聽到心儀的歌聲,就按下按鈕為學員轉身。如果有多位導師轉身,則進入反選環節,由學員決定進入哪支戰隊。這一環節既充滿了懸念,又很契合節目“好聲音”的主題。其次,藍台請的導師到位。劉歡,毋庸置疑是陣容核心,不僅展現出極強的專業性,也給予了選手莫大的鼓勵。面對外形不自信的選手,他大膽拿自己開涮,幫其突破心理障礙。

歌壇傻大姐那英,特點也非常鮮明。在社交平台上,她“最煩裝的人”,到了好聲音舞台,她熱情直率,成了氣氛擔當。

而哈林既有音樂人的專業性,又有綜藝人的詼諧幽默。

楊坤每到搶人大戰,必提:”我今年會有32場全國個人演唱會。”

可以說,這四位華語樂壇大咖組成的陣容,既專業嚴謹,又輕鬆有趣。最後,選手神仙打架,故事噱頭十足。第一季留下了很多驚豔的舞台,像是平安的《我愛你中國》,丁丁的《愛要坦蕩盪》,於張瑋的《high歌》等等。

更別說,梁博、吳莫愁、吉克雋逸、金志文、袁婭維、關喆、金池等實力派學員。

此外,素人學員來到好聲音的故事各異,噱頭十足。有為圓夢與劉歡同台演唱的伴唱女孩,有為女朋友而戰的美甲店小老闆,有為圓音樂舞台夢的38歲全職媽媽……一個個故事看起來勵誌有淚,讓觀眾與之共情。

新穎刺激的舞台玩法,導師選手的熱度加成,勵誌有淚的故事,讓《中國好聲音》以勢不可擋的勁頭,火遍全國。 03—可惜,再長壽的綜藝也抵不過時間的磨礪。過了巔峰期的《中國好聲音》,這幾年的熱度和口碑不斷下降。為了保證收視率,節目組做出不少改變。比如,導師陣容請來了許多華語樂壇中的大咖。汪峰、張惠妹、齊秦、周杰倫、謝霆鋒、陳奕迅、李健、李榮浩、李宇春、李克勤、梁靜茹、廖昌永……

從港台到內地,從流行天王到歌壇天后,可以說是一手抓了。還有,就是選人方式。 2016年,因為版權的問題,節目組不僅將節目更名為《中國新歌聲》,還更換了LOGO、賽制。原先的經典場景轉椅,直接變成了戰車,雖然只是換道具,但效果差一大截。

2018年,節目名又改為原來的《中國好聲音》,選人方式又改回了轉椅子。從去年開始,除了四位導師之外,還另外加入了四名助教。

不得不說,這些樂壇大咖加盟之後,的確為節目帶來了巨大的熱度。像是第四季邀請到了周杰倫,第一期的收視率就甩出《爸爸去哪兒》第三季。

很多參賽選手和現場觀眾,都是奔著周杰倫去的。雖然周杰倫帶來了足夠的流量,但節目的口碑還是難以挽回。和第三季一樣,豆瓣都是6.1分,剛過及格線,很多網友都是看著周杰倫給分。近幾季的評分,更是一路走低,今年和去年都是最差的一季,豆瓣只有4.5分。

導師和賽制都難以挽救其頹勢,《中國好聲音》似乎已經到了黔驢技窮的地步。 04、如果不是劉德華作為見證人,不是李玟在錄製現場質問節目組這件事上了熱-搜,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最新一季的《中國好聲音》已經開播了。一個很尷尬的事實是,其貓眼全網熱度幾乎一直徘徊在十名之外,這與當年紅極一時的盛況不可同日而語。顯而易見,這是一檔劉德華都救不了的節目了。問題到底出在哪?從客觀上來說,時代環境變化自然是一方面。近些年,音樂相關的綜藝節目呈噴湧狀爆發。像《中國說唱巔峰對決》《蒙面唱將猜猜猜》《偶像練習生》《創造101》《樂隊的夏天》《跨界歌王》《我是歌手》《乘風破浪》《披荊斬棘》……

可以說,音樂綜藝多到幾乎涵蓋了各種形式,各種領域。綜藝越來越多,觀眾可選擇的餘地也變大了,《中國好聲音》受到的關注自然越來越少。除了外部環境的因素,節目本身也存在不少問題,這其實也體現綜藝圈的一些黑暗,已經悄然滋生。像是,節目的真實性降低。事實上,這幾年關於《中國好聲音》有黑幕和劇本的聲音不絕於耳。曾擔任過導師的陳奕迅,就在一檔節目裡透露過。有個選手第一次錄製落選了,竟然在第二次錄製時返場了,這讓他很困擾,為什麼這個選手有兩次機會?

第二次錄製時,陳奕迅依然沒有轉身,這時導演直接示意他和那英拍燈。

這讓觀眾感覺自己被欺騙了,原來激動緊張的搶人環節,居然是演出來的……不止是導師,還有選手道出內幕。曾獲得第一季冠軍的梁博,參加《天天向上》時就透露節目組給他立人設。

自我介紹的稿子,都是潤色過的,為的就是樹立一個勵志的草根歌手形象。

而往往這樣的人設,最容易打動觀眾。梁博本人也很無奈,大吐苦水:我也沒什麼問題,我麻什麼。

天天兄弟笑著吐槽,撥動琴弦就酥麻了,這是按摩椅吧?

如果連選手的故事都被摻了“水分”,那麼觀眾還可以相信誰呢?除了這些,《中國好聲音》還有一個很致命的問題——有實力的素人資源吃緊。現在成名的門檻變低了,素人不只靠唱歌演戲走紅,還可以通過直播帶貨、短視頻等形式。而參加音樂綜藝的選手,來來回回也就是那一撥人。缺少足夠的實力素人,節目也就失去了真正的內核。

因為選手越來越年輕化,和導師的代溝也越來越大。就比如今年《中國好聲音》第十一季中,來自香港的選手蔡子伊。

她憑藉一首粵語歌《人間天堂》,獲得了四位導師的轉身。每個導師都使出渾身解數,情歌天后梁靜茹問她:你知道我的伯樂是誰嗎?

本想以李宗盛這個樂壇“教父”級別的人物為誘餌,結果很尷尬,小姑娘回答:不太知道,對不起。這也間接暴露了一個事實:現在的華語樂壇青黃不接。曾經紅極一時的國民綜藝,走到如今無人問津的尷尬地步,這對它來說是一件帶有遺憾的事情。毋庸置疑,過去的《中國好聲音》給觀眾留下了很多好聽的音樂。如果不能找到合適的破解之道,那還不如趁早結束這個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