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內完成戀愛結婚懷孕生娃,女神攜新作回歸!


去年6月,演員李荷妮誕下一女,成為母親的李荷妮變得更加游刃有餘,臉上洋溢著微笑,最近她帶著產前拍攝的作品電影《幽靈》回歸接受了採訪。

李荷妮在《幽靈》中飾演總督府通信科密碼專門記錄員樸車京一角。在她看來,“樸車京”是一個具有“冷色調”的角色,不僅是感情戲,和演員薛景求共同拍攝的高強度動作戲挑戰等也獲得了成功。平時酷愛運動,自我管理十分嚴格的李荷妮,也正因為此,在動作學校學習動作戲時輕鬆許多。

Q.對作品充滿了情感?

李荷妮:以前都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這段時間變得更加珍貴了。現在電影上映後宣傳的東西都很珍貴。雖然疫情還沒有完全結束,但電影能夠順利地上映還是很令人激動。我自己這兩年內也發生了很多事,所以會變得更加不同。

Q.在試映會結束後的座談會上熱淚盈眶?

李荷妮:大家應該都是這樣的心情。拍攝時素丹很辛苦,很勇敢。大家都很擔心來著,她一結束(拍攝)就要做手術,我們都嚇一跳。是我們珍貴的忙內,但沒能更好地照顧好她感到抱歉。 (流淚的意義是)帶有歉意的淚水和包含多種複雜的情感。自那時起正好過了1年。今年能夠健康的見面很開心,我就哽咽了。

Q.為什麼選擇了“樸車京”這個人物?

李荷妮:反而完全沒有不選擇的理由。角色十分有魅力,合作的演員、導演們也都很優秀。和景求前輩這樣的演員合作是我家族的榮耀。站在演員的立場,雖然成功分很多種,但能和我平時就尊敬的演員們以及導演一起合作,本身就是我的成功。會覺得我終於成為了真正的演員。

Q.您是邊想像邊做準備的類型嗎?

李荷妮:重要的神們會想像和思考。在體力分配上,也會根據重要的神在哪而考量。幸運的是,電影和電視劇不同,電影有一定程度的日程安排,所以有時候我的意見會被貫徹。雖然有時候不是,但知道的話就很安心。

Q.在哪一場動作戲有特別留意了體力儲備?

李荷妮:是我和薛景求在酒店房間裡的動作戲,對我來說就像是大片動作戲一樣。是兩個爆發能量的場面,所以並不容易。長槍再輕也要4kg,舉起7kg的長槍,每個鏡頭都要射擊,所以身上會有淤血,因此不得不鍛煉。連續練習了6個月。因為我是玩樂器的人,本該保護好手的,但那時候已經不管了。感覺自己就是摸槍的女戰士。

Q.成片什麼時候看到了呢?

李荷妮:首映式上是我第一次看到成片,和演員們一起看,很感動。據說導演在此之前還修改了CG。說看了上千萬遍,我是信了的。一遍遍、一幀幀、一場場,費了不少心思。本身就令人感動。看到的時候感覺很新穎,也想起了當時拍攝的場面。

Q.這是您產後復出的第一部作品並備受矚目,有什麼感想嗎?

李荷妮:剛開始有種在扮演角色的感覺,儘管以演員的身份生活了很久,站在拍照牆前,感受到了陌生。思考之後的演員生活該怎麼進行呢?想成為一邊生活的演員。比起只想努力演戲的演員,更想做將生活融入演技的演員。

Q.結婚和生育是很自然的現象,大家對你的過度關心是否會有負擔?

李荷妮:我覺得很自然。雖說希望不要暴露懷孕或者分娩的情況,但這發生在了我身上,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是許多女性朋友們會經歷的事。因為我是演員所以不想隱瞞或者不那樣做。我已經接受了。

Q.分娩後有什麼變化嗎?

李荷妮:最近在拍《外星+人》,導演說“分娩後的荷妮確實變得更舒適從容了”,確實心境變得更舒適了。身為女人,我享受著最幸福的時光。產生了年紀大生育並不只是壞的想法。如果我在20多歲生育的話,就不會有這樣審視的想法了。

Q.育兒累嗎?

李荷妮:很累但很開心。想說一定要體驗一下。每次和熟悉的女演員見面都會聊“一定要結婚,一定要懷孕”。雖然累瘋了,但很幸福。沒有工作的時候我會盡可能的去照顧。

Q.您覺得《幽靈》會成為怎樣的作品留下呢?

李荷妮:之前我說過是演員人生的第二章,好像跟這個差不多。所有作品對演員來說都很珍貴,但是有分岔口的。對我來說,《老千》是這樣,《幽靈》也是。

Q.可以期待您今後活躍的作品活動嗎?

李荷妮:原本打算3年內一直致力於育兒,但現在覺得“想做就做吧!高興地做吧!”全職媽媽們曾說過這樣的話。做這個的時候也說過對孩子們感到抱歉,對兩個都沒盡到責的感覺,但能夠理解為何那樣。所以下定決心,努力在工作時盡可能讓自己幸福,回家後儘可能讓孩子感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