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導演敲定,一群瘋子瞎搞卻被吹爆?


春晚導演公佈了。

於蕾,近些年的春晚總撰稿,2022北京冬奧會總撰稿,《國家寶藏》製片人兼總導演。

春晚豆瓣評分8.1了。

只不過這個“春晚”有點不一樣。

主持人長這樣:

魔術是這樣:

植入廣告是這樣:

△ 現場廣告表演:按摩

卻讓不少網友驚呼“近幾年最佳喜劇電影”、“2023年春晚不播這個我不看”。

小心點,別笑岔氣過去。

一場很(沒)有必要的春晚

請問。

你還看春晚嗎?

不好意思,放錯圖了。

△ 毒飯們看仔細了,此圖有彩蛋,後面再詳說

這其實是一部偽紀錄片形式的電影,由加拿大積木影業與加拿大話劇團聯合投創,講述一群加拿大華人們如何舉辦一場春晚的故事。

春晚。

一個連接全球華人的紐帶,我們的童年回憶。

已經變得很(沒)有必要了。

你還保留著看春晚的習慣嗎?

最近幾年還有印象深刻的節目嗎?

以前的春晚,可能就像《脫口秀大會》里江梓浩吐槽的那樣。

觀眾一聽到“宮廷玉液酒”,DNA立馬動了,能從“一百八一杯”,一口氣接到“其實就是那個二鍋頭,兌的那個白開水”。

現在,舞台越來越美,特效越來越炫,明星越來越多。

卻越來越融為白噪音。

而對於海外華人來說,就多了一份特殊的意味。

帶了一絲由和家人相隔萬里且晝夜顛倒帶來的惆悵。

正因如此,他們反而獲得一種新的視角,打破了我們“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局限。

正好趕上又一個非必要不出門的佳節,Sir想邊嗑瓜子邊跟大家嘮一嘮這場很(沒)有必要的春晚。

圖個樂。

也順便就當給大家拜個早年了(不是。

當然,也可以思考一下

01

可以,但沒必要?

Sir一打開這部片,彷彿進入了某個平行時空。

在那裡,人們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春晚的必要性,也有了極其嚴謹的科學依據。

影片請來了某知名歷史學家/生物學家/物理學家/社會學家/人類行為觀察學家, 胡畢碩老師。

看,自帶“聖光”的他娓娓道來:我們為何不能沒有春晚。

不舉辦那就憋得慌。

但春晚除了央視直播的以外,其實華人團體也有自己舉辦的晚會。

冰糖葫蘆國際華人藝術文化交流發展有限社團團長,唐姐,憋了兩年,終於憋不住了。

她招兵買馬,自覺擔起本次春晚發起人的重任。

與此同時,胡畢碩老師結合《周易》、太陽黑子運動規律和老黃曆,未卜先知。

這次春晚必將困難重重。

必須有天宮之人降世

才有可能打開這種局面

果然,打一開始,難題就跟滾雪球似的來。

跟著一塊滾過來的,還有讓Sir肚子抽筋的笑梗。

第一個重大難題:導演不靠譜。

斥巨資從國內請來的春晚導演卜健遼(不見了),剛到就走丟了。

卜導啥英文都不會,在線求助be like:

我現在旁邊有個標誌性建築,我拼給你聽啊。

STOP。

? ? ?

這不就是滿大街有的stop停車讓行路牌麼,上哪找去!

第二個重大難題:沒場地。

負責找場地的,叫趙補拙(諧音梗自己get )。

之前被禁駕,沒法開車,只能腿兒著找地方,再攤上個壞天氣出門……

效率?可以說是沒有。

第三個重大難題:沒錢。

請卜導的巨資打了水漂,經費一下子就緊張了。

咋辦?

飢不擇食唄。就算贊助方都個頂個的奇葩,只要肯出錢,就是金主爸爸,提啥要求那都得一呼百應。

於是,在這個無比寒磣的春晚大廳裡……你會看到。

舞台邊上有一束聚光燈打下,一個五大三粗的按摩師傅(名叫“史大勁”)在展示按摩術。 (合理懷疑這致敬小彩旗?)

他,來自傾力贊助本次春晚的保健品牌“好用力”。

再有,歷史上首位“人造仙女”橫空出世。

源於某癡情男的讚助要求,想圓女朋友一個仙女空中唱歌的夢想。

節目組窮啊,雖沒威亞,但有腦洞。

拉來倆壯丁,抹成黑衣人,襯著舞台的黑幕布假裝隱身人,全程抬著她,實現“騰空高歌”的美夢。

第四個重大難題:節目海選,AKA,奇葩爭霸。

這質量,Sir就不多說了,你們自己看。

浮誇、自信到沒邊的rap兄弟,永遠跟不上節奏也說不清詞兒。

(字幕君已經放棄:你們自己配吧)

“隱形書法”的開創者,對著空氣一通亂寫。

一首新疆齊舞,竟然已經是全場最佳。

到了春晚正式開始,原定的外國主持人突然說被口袋妖怪抓走了。

不得已找來那對rapper做替補。

然後……整個舞台的磁場裂開了……

而當你以為面對如此種種,節目組應該早已心如死灰。

鏡頭一轉。

發起人一本正經地欣慰發言:有一種要圓滿成功了的感覺。

啊這,彈幕區已忍不住排起隊形:幻覺、幻覺、幻覺、幻覺、幻覺……

沒錯,從前期籌備,到中期表演,再到後期收官。

整個春晚堪稱一曲“離離原上譜”。

估計你看到這已經開始疑惑:

這不就是一群瘋子在瞎搞麼,有啥好值得大批人打高分,四處安利?

02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一句話:走心了。

笑點勾連現實,總能攫取出“不言而喻”的小細節。

比如摳摳搜搜的甲方對乙方吹毛求疵時的對話框。

不管哪邊,只要是打工人總能切身代入。

乙方:這邊150能做的就這麼多咯。

Sir貼心翻譯:這點破錢給你做到這樣子你還想怎樣? !

甲方:我這邊預算就(只能加)這麼多了,這個50還是我自己掏腰包的呢。

Sir翻譯:打情感牌的時候到了,只要激發對方同情心,這單能成!

乙方回:

Sir翻譯:dddd。

此時甲方仍自信滿滿,一個對鏡說話:

但是你看我

怎麼用高超的技巧來搞定她

結果畫面一轉。

叮~你已被對方拉黑。

笑不活了。

這反差感過分真實。

線上文字battle,你永遠拿不准對方看似客氣的回复背後有多大火氣。

那個被扭曲了意涵的微笑臉原來已是乙方最後的倔強。

再者,荒誕喜劇,內核是諷刺。

片子裡的各種離譜情節,要是生活中你沒看過,那也大概率經歷過。

比如職場必備的會議修羅場。

節目組開會商討籌備事宜,宣傳負責人錢木柚要向老闆展示此次春晚的海報設計。

整個PPT匯報過程,可謂是當代優秀匯報模板。

其核心要義可以總結為。

如果你的最終成果是一坨屎,那你就得先拿出兩坨屎鋪墊一下,並且酌情包裝。

錢木柚先給出第一版海報:三塊藍色方形組成的玩意兒,狗屁不通。

但這在她嘴裡,可是斥巨資的簡約、大方、高端風。

領導不滿意:沒字別人看不明白,而且不紅也不喜慶啊。

那就上第二版。

字大,引經據典,紅燈籠get。

△ 典故出處:武松打虎

領導:虎年打死老虎,這不吉利吧?

行吧,錢木柚大手一揮,拿出“重磅”之作,全方位滿足老闆所有需求:

紅紅火火,字又大又把話說明白了。

還有一隻簡直騷得不像話的“虎”。

完美,完美。

△ 理直氣壯:胖虎不算虎嗎? ? ?

瞅瞅這匯報做的,忽悠學十級學者的風範,有。

再看底下的人。

實習生不知話幾分真假,反正時機準準地出來拍彩虹屁。

誒,這個好!

一個名為賈欣欣(細品這名字)同事,壓根沒認真聽她匯報,卻也跟屁蟲似的連連應好。

也有的同事,開會時一門心思地摸魚,然後在關鍵時刻出來落井下石。

領導呢,永遠給不出啥建設性意見,只會嫌棄,卻也不想明著給臉——

她眼一瞥,戰術性喝水。

這一場戲下來。

諷刺的小刀連連飛,簡直眼花繚亂。

一把戳中形式大過內容的匯報。

一把戳中職場上的趨炎附會。

一把戳中會來事不會幹事的領導。

若論荒誕現實的頂峰,Sir大概會提名這個春晚的抽獎環節。

看似胡編亂造的無厘頭,實則滿滿的“內涵”。

主持人們聲音高揚響亮,為大家鄭重宣布獎品有。

一,購房80元獎券。

二,後廚免費幫工體驗一個月。

主持人們公佈完中獎號碼,全場一片寂靜。

沒有人敢上台領獎。

彈幕為台下觀眾補上一句內心OS:生怕出一點聲。

三,免費激光脫毛5根。

這抽獎抽的,像是安排了獎品,但又好像沒有。

摳門也要摳出大方的樣子,就像是你待過的某些公司,一套一套的。

彈幕區已經沉浸式代入:

03

我們為什麼笑了

《一場很(沒)有必要的春晚》好笑。

那是一種,沒故意講一個笑話,也沒說任何屎尿屁或者性相關的段子,卻依然叫人捧腹的好笑。

一群普通人,說著日常的話,做著普通的事,卻呈現出了極其荒誕的效果。

它用喜劇的形式,解構了春晚。

隨便舉幾種電影裡製造喜劇效果的手法。

諧音梗:

每個人的名字,都是諧音梗,專家胡畢碩(胡逼說)、管宣傳的小姐姐錢木柚(錢木有)、實習生小哥龔舉人(工具人)、市場部負責人賈欣欣(假惺惺)、場地負責人趙補拙(找不著)……

這些諧音梗,又恰好和他們的人設相符。

惡搞:

咱不是說要一張字大、紅色、喜慶,有虎元素,又夠騷的海報麼,看這張,多符合條件。

簡直是騷得不像話啊。

△ 這個片段Sir也就看了億遍

無厘頭:

誰能想得到,盲人演奏家,不是盲人。

而是視力正常的綾波莉小姐通過腦電波、心電感應的方式和三位盲人女孩“合奏”的阿卡貝拉啊。

打破預期&醜化配角:

猜得到企業家想要扮仙女的女朋友不是網紅,還唱歌跑調,這都沒啥。

可誰能猜得到,這位仙女是真的讓人。

難。以。招。架。

就連導演都在線表示對仙女這個詞ptsd了,化身女性主義者。

人造仙女從舞台上“飄過”。

不就是呼應了胡畢碩老師的預言,“必須有天宮之人降世,才有可能打開這種局面”。

而貫穿這部喜劇始終的,是無處不在的調侃、冒犯、諷刺和黑色幽默。

調侃專家,調侃電影導演,調侃晚會主持人的風格,調侃贊助商,以及藉這位看起來有些裝逼的文藝片導演之口,解構春晚。

這場沒明星,無主題,不教育的玩味。

處處透著簡陋和尷尬。

卻和觀眾的笑點,比所有高大上的晚會走得都近。

古早的春晚,是在物質、精神文化都不夠充足的當時,讓全國人民開心、快樂的慶典。

也是真·吐槽、調侃、諷刺現場。

1988年春晚,牛群、李立山表演的《巧立名目》,嘲諷一些機關單位裡就連上街吃烤鴨這種小事,都得以“解決同志們肚子裡的油水問題”為名,請領導批示的官僚主義。

報告要這麼寫:“領導,冒號!”

配上牛群誇張的表情和語氣,叫人捧腹。

1995年春晚,趙本山、范偉主演的《牛大叔提干》,嘲諷一些企事業單位裡的勢利眼和鋪張浪費。

來找經理辦事的牛大叔,因為能喝,就被趕鴨子上架去裝老總陪客人吃飯。

一隻公文包,就能倒映出世間百態。

反觀現在,春晚裡已經不見這種犀利的批評。

平時的喜劇節目,也到處都是自我閹割。

喜劇們,成了一個個段子的集合,只敢拿些不痛不癢的事情開玩笑。

當然,作為電影,《一場很(沒)有必要的春晚》並非真正的上乘之作。

有人說它笑點老套,有人說他互聯網梗太多。

它有呈現,有解構,卻缺少更深入的思索。

但作為喜劇,它卻讓Sir感動了。

因為看到了它其中,有著我們國產喜劇久違的,真正的喜劇精神。

拿嚴肅的事情開涮。

——一場萬眾矚目、主題宏大的盛會,也不過是由雞毛蒜皮的事兒堆起來的。

向陳腐的東西開砲。

——沒有寓教於樂的刻意,能夠和網絡文化打成一片,調侃我們生活中真實的痛點。

不對權威唯唯諾諾。

——你以為的專家、知識分子,那水平也不見得怎麼樣。

不怕冒犯觀眾。

——看吧,其實你們喜歡的,也不過是這些玩意兒。

它坦誠、勇敢地解構著自己。

——用偽紀錄片的形式,“真實”地消解著複雜。

它讓我們看到了文藝創作中應有的,健康的生態:拿自己開玩笑。

最終,這場很(沒)有必要的春晚,真的取得了完滿的“成功”:所有節目都演完了。

Sir的心情也和冰糖葫蘆社團的工作人員一般,難以平復。

印象最深的,除了那些搞笑的場面,其實還有那對“煙霧騎行者”臨時湊數表演的歌曲。

他倆,一位是燒烤店打工仔,一位是外賣小哥,一個天天在煙霧里工作,一個整日騎行穿梭在大街小巷。

這首歌,是他們下班之後,看著滿天星光寫下的,叫《如果有我》。

歌詞很簡單。

Try it harder.

Jump it higher.

Try it one more time.

可正是這些看起來沒什麼技術含量的語句,讓整場亂七八糟、浮躁不堪的晚會,有了片刻的沉靜。

因為,他們是真誠的。

回到咱們最初的問題。

在這個時代,春晚,到底意味著什麼。

這部電影,沒有告訴我們答案。

卻讓觀眾看到了,一種無論用多麼華麗的詞藻、響亮的口號、絢麗的舞台、龐大的演員群體、整齊的動作都無法比擬的精氣神:

敢於自嘲,所以自信,唯有真誠,才能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