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者》:女配靠顏值氣質“逆襲”成了女一,女主至今無人提及


對於一部影視劇作來說,導演和劇本是關鍵,然而,演員們的出色演繹,可以為角色增色不少,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

比如,有的人飾演女一號,但是風采卻被配角蓋過;

有的人飾演的是配角,卻依靠演技和氣質讓人分不出誰是女一,誰是女配。

宋軼就有這樣的魅力。

01,

最近這幾年正午陽光出品的電視劇都是質量的保障,比如《都挺好》《知否知否》《瑯琊榜》等。

在筆者的心中,最為印象深刻的還要數胡歌,靳東,王凱等人主演的諜戰片《偽裝者》。

這部作品和《瑯琊榜》同期播出,掀起了一陣諜戰高潮,在烽火硝煙中做著親情與身份的博弈,劇情一波三折,推理嚴絲合縫,人物性格鮮明。

劇情的服化道是一大亮點,男主角們西裝革履,女主角們穿的旗袍個故事風華絕代,曼妙可愛。

比如於曼麗,雖然不是女一,但是卻是一眾“男人戲”中的華章。

其實在這部劇中,王樂君的人物設定是女主角的人設。

她是男一號明台的摯愛,冷靜沉穩,在柔弱的外表下隱藏著對於理想和前途的信念,是一個外柔內剛的角色。

同時,她飾演的程錦雲也是一朵“聖母白蓮花”,在特殊的年代,和別的女子相比,算是保護的比較好的,命運沒有大的起伏和波瀾。

而宋軼飾演的是卻是一個傷痕累累,命運多舛,讓人同情的女子。

她在幼年時期被繼父陷害賣到了妓院,在新婚之夜殺死了好幾任丈夫。

遇到明台之後,憑藉著過人的天分和出色業務能力和他組成了生死搭檔。

明知道明台不愛自己,卻默默地為明台付出所有。

然而,她卻不知道自己只是“死間計劃”中的一枚棋子,她遭到“出賣”,英勇殉國。

很明顯,這兩位女子的人設比較起來,程錦雲才是一眾電視劇中女主角的人設,溫柔嫻靜,是男主角的賢內助。

但是這是諜戰劇,如果女主角被保護的太好,命運沒有任何起伏和波瀾的話,則往往失去了體現人物性格的空間,成為一個花瓶。

而宋軼飾演的於曼麗,她從小到大遭遇到的挫折和坎坷,卻磨練出了她百折不撓,堅定不移的性格。

看似冷靜,實則剛強,頑強地和命運做著鬥爭,捍衛著自己並沒有得到的那份愛情。

她的命運,倒讓我想起了泰戈爾的一句話——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報以歌!”

正是這樣堅定不屈,初衷不改,卻在無形中打動了無數觀眾。

在她“死”的當晚,很多人去她的社交平台上留言,表示惋惜和哀慟。

02,

人設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則得益於宋軼的成功塑造和獨特氣質。

民國諜戰戲,怎能少得了萬種風情,千種姿態,百般風韻的旗袍女子?

旗袍是最能夠代表女性美的一種服飾。

然而,在以往的電視劇中,能夠將旗袍hold住的,則是較為成熟的女子。

穿旗袍的女子,都是有故事的人。

張曼玉在《花樣年華》中,23套旗袍,被花團錦簇的中國美包裹著,成為了熒幕經典;

陳數,曾經在《新上海灘》中的造型,驚艷了一個時代;

而對於年輕女子來說,能將旗袍穿出成熟和風韻的人不多,大多都是只有可愛而缺少嫵媚和風韻,因為這樣的氣質很難駕馭。

作為特工的於曼麗則是一個。

宋軼的臉蛋較小,五官精緻,她的小臉在旗袍襟扣和領子的襯托下,更多了幾分嫵媚。

不管是花團緊湊的還是清新淡雅的料子和款式,都能夠信手拈來。

再加上她的精湛塑造,行動時千嬌百媚,行動後青春動人。

成為了這部劇中的經典。

而女主角程錦雲,卻缺少了這樣的風姿。

王樂君的臉蛋屬於鵝蛋臉,五官總體感覺比較“大”。

民國時期,她頂著一頭參差不齊的現代化劉海,衣服也大多選用的是大衣和晚禮服。

說到底,首先造型師要背這個鍋。

再者,根據王樂君的採訪,自己飾演這個角色的時候是“收著演”的。

所以,在很多人的印像中,這個人物少了很多的看點和特點,這也是促成了她“沒有記憶點”的重要原因。

尤其是於曼麗在她之前出現,更是奪走了所有人的目光,很多人將她當成了真正的“女主’。

而晚出場的程錦雲,還有一個接受的過程。

03,

胡歌,靳東,王凱都屬於當紅的演技派演員,卡司陣容也屬於頂配了。

有的人說過,演員出演多少作品不重要,將一個人物演繹到極致,這就是成功。

在這部劇中,幾乎所有的演員都貢獻了自己極為出色的演技。

就連飾演梁仲春的岳暘,飾演王天風的劉奕君,都拿到了不錯的片約和資源。

和他們一起合作的女演員很多都被捧紅了。

汪曼春的複雜美麗,曼麗的悲劇氣質,大姐明鏡的大氣風範,都成為了劇中人物的標籤。

而缺少記憶點的王樂君,至今過了好幾年,出演的角色也不溫不火,甚至不被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