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兒無女的於月仙去世1年後,丈夫張學鬆的癡愛令人淚目


2021年的8月9號這一天,對於《鄉村愛情》這部電視劇的影迷來說,無疑是萬分悲痛的一天。

因為就在這天,在劇中扮演“謝大腳”一角的於月仙,在內蒙古阿拉善地區遭遇車禍,不幸罹難。

於月仙去世之後,關於她死因的真相如何,竟成了一個解不開理還亂的謎團。

因為於月仙乘坐的那輛車上,四個人都寄了安全帶,卻唯獨只有於月仙不幸罹難。

一時間,關於於月仙發生交通事故的真正原因,在坊間有了許多傳言。

有人說,於月仙去世沒幾天,她的丈夫張學鬆就點讚了短視頻平台某女網紅的作品。

還有人說,在於月仙去世之後,張學松因為於月仙留下的五億財產,與小舅子大打出手。

從種種跡像上來看,於月仙遭遇的這次事故似乎都再透露著“不簡單”三個大字。

但無論何種猜測,關於於月仙死因的所有矛頭,都指向了那個與她相濡以沫幾十年的老公張學鬆身上。

那於月仙的車禍,就真的有這麼蹊蹺嗎?而於月仙名下又有多少財產,能讓人這樣置法律於不顧呢?

一、

很多人都認為於月仙跟趙本山一樣,是土生土長的東北人。但其實於月仙並不是遼寧人,她是個地地道道的內蒙古人。

1971年,於月仙出生在內蒙古赤峰市的一戶普通家庭當中。

但於月仙的父母極其的重男輕女,在她出生之後,父母又接連生了兩個女兒。

所以作為長姐的於月仙,每天放學之後不僅要完成老師佈置的家庭作業,還要承擔起許多與她年齡不相符的家務活。

尤其是在於月仙的小弟出生之後,她的家庭地位就變得更低了,不僅得不到來自家庭的關愛。

越是在這種環境當中,越是容易讓人更快地成長。

中專畢業之後,於月仙的父母就不准備讓她繼續深造了,於是於月仙就成了一名人民教師。

在別人看來,能抱上一份鐵飯碗,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就是人生最得意的事情了,但於月仙的內心,卻嚮往著更遼闊的舞台。

尤其是在看到中戲的招生簡章後,於月仙心中的那份悸動就燃燒得更加猛烈了。

於月仙把自己想要考大學的想法告訴父親後,她的父親勃然大怒,不僅不支持,還結結實實地給了她一大巴掌。

還大罵於月仙是“不值錢的東西,遲早是潑出去的水”。

別看於月仙現在的形象略顯富態,但在年輕的時候,於月仙也是一個妥妥的美女,還從小就十分喜歡各種文娛活動。

從小就不支持於月仙搞文藝的父親,就曾對她出去跳舞就十分不滿,還總是說,如果女兒再去跳舞,就砸斷她的腿。

等於月仙經過無數次掙扎,終於到達北京的時候,才發現,中戲的藝考已經結束了。

二、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大概率就會放棄敗興而歸了。

但於月仙可不是一般人,她不由分說就衝進了中戲的招生處,進門就做起了自我推銷。

在座的人看到風風火火的於月仙之後,都有些懵。還是一位年紀稍長的老師,開口給了於月仙一個機會。

於是風塵僕僕的於月仙,稍作整理之後,就在眾人面前跳了一曲筷子舞。

正是這位老師的“高抬貴手”,讓於月仙的人生髮生了重要的轉折。

於月仙一曲舞罷,得到了在場所有人的一致認可,老師們簡單商量過後,就特例讓於月仙通過了藝考。

但於月仙不知道的是,她這次“偷偷參考”將會給她帶來多大麻煩。

回到學校後的於月仙,把自己通過藝考的事告訴給了學校領導。

沒想到,學校領導也和於月仙的父親一樣,不僅不支持她去考大學,還把她下放到了門衛室,做保安。

但這個“下放”的工作,卻給了於月仙補習文化課的時間。

所以,於月仙這個“門衛”,就光明正大地趁著工作不忙的時候,複習起了文化課。

正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再次到達北京後,一身輕鬆地參加了中戲的第二場考試,並且考過了錄取線。

但是,即使於月仙順利拿到了中央戲劇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她也還是沒能順利地走進中戲的大門。

因為於月仙的學校,壓根就沒有想過要放她走。等到學校開學,所有新生都來報導後,只有於月仙遲遲未到。

這個時候當初面試她的那幾位老師就已經猜到,於月仙這一定又是被單位扣住了。

於是惜才的姬崇恭老師,就親自帶著文件趕到了赤峰的教育局,把於月仙的檔案提了出來。

就是在姬崇恭老師一而再的幫助下,於月仙最終才成功地進入了中央戲劇學院的大門。

所以於月仙成名多年之後,在節目中遇到姬崇恭老師後,還會激動到雙眼通紅,甚至當中對著老師下跪以示感謝。

三、

進入學校後的於月仙,因為在班級裡年紀最大,在同學們的舉薦下。她就成了班裡的女班長。

而擔任男班長一職的,就是於月仙后來的老張學松。

後來兩人因為擔任的班長一職,在私下里總是時不時地有些接觸。而兩人也在頻繁地接觸當中暗生情愫。

兩人在大學期間就談起了甜甜的戀愛。只是當初,於月仙是以定向培育生的身份入學的。

而定向培育生畢業之後是都要回到原籍的。可深陷愛河的於月仙,畢業之後還是為愛犯了錯誤。

畢業後的於月仙,跟著張學松回到了天津。本就拮据的兩人,因為這個錯誤的決定,又背上了巨額的債務。

可身為演員收入不低的兩人,又為何會過上拮据的生活呢?

前文提到於月仙還有一個弟弟,而她的弟弟在八歲的時候就患上了一種怪病,導致了他的脊椎呈現出了大角度的彎曲。

所以一家人這些年都在為了於英傑的病情四處投醫。張學松和於月仙結婚之後,也是為了於英傑的怪病掏空的錢包。

功夫不負有心人,千辛萬苦地尋找之下,張學松終於得知南京有家醫院,或許可以醫治於英傑的怪病。

但一行人到達南京之後,又因二十萬的治療費望而卻步。

雖說演員的收入很高,但當時的張學松和於月仙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片酬自然也不會太高。

而且兩人的收入,也早已因為常年的尋醫問藥,被掏得一干二淨。

但弟弟的病還是得治,於是於月仙來到北京,找到了自己認識的人,挨個上門借錢。

好人自然會有好報,於月仙的大學同學李歌知道於月仙的窘狀之後,大方地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積蓄。

於月仙顫抖著給老同學打完欠條之後,手中捧著三萬塊錢,就蹲在北京的馬路邊上放聲痛哭。

而轉身離開的李歌,也默默地擦了擦眼淚,撕掉了手中的欠條,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裡。

在各方人士的幫助下,於英傑的怪病終於得到了醫治,恢復了健康。

四、

治好了於英傑的病之後沒幾年,於月仙兩口子就又為弟弟操持起了婚事。

當年兩人結婚的時候,因為經濟上的拮据,就只舉行了簡單的儀式。而如今於英傑要結婚了,兩口子卻為弟弟舉辦了一場隆重的婚禮。

但這樣隆重的婚禮,於月仙卻沒有參加,因為她為了能夠讓弟弟順利娶妻,一口氣接下了三部戲約。

為於英傑主持婚禮的重任,又落到了張學鬆的身上。

於月仙的家人們看著忙進忙出的張學松,都在心裡默默地誇讚不已,覺得張學鬆就是這個人間絕無僅有的好女婿。

因為即使於月仙一直對弟弟傾囊相助,但張學松從來都沒有過任何怨言。

甚至為了能夠幫襯弟弟,於月仙連孩子都不敢生,生怕多了一份花銷,自己就沒更多的能力幫襯弟弟。

但通情達理的張學松,不僅沒有反對妻子,反而做起了於月仙最堅實的後盾。

五、

在弟弟的病治愈之前,於月仙在事業上並沒有什麼具體的安排,只要有戲她就會上,為的就是能多掙一些錢。

雖然之前也在許多影視劇中有過精彩表現,但於月仙的事業發展多年卻一直不溫不火。

如果不說你很難想像,98版《水滸傳》中的金翠蓮,《西遊記後傳》中的美艷妖精陳五真,都是由於月仙扮演的。

雖然於月仙一開始走的都是美艷路線,但娛樂圈中從來都不缺少美豔的女星。

況且,於月仙在一眾美豔的女星當中又實在是不具備什麼十分突出的優勢。

於是,於月仙把希冀放到了自己的姐夫趙本山身上。

因為彼時的趙本山正在籌備新戲《鄉村愛情》,於月仙找到表姐馬麗娟,希望從姐夫的新劇中獲得出演的機會。

但趙本山聽過妻子的提議後,只是不在意地說了一句,她這麼洋氣的人,怎麼可能演得好土里土氣的農村婦女。

因為在這之前,於月仙就曾在趙本山執導的《馬大帥3》中,出演過一個只有11戲的啞女。

當時於月仙的表演,並沒有給趙本山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所以這次,他也並不太想再給於月仙這個機會。

直到有天趙本山被一群人拉著到了劇院,去看於月仙參演的話劇《聖井》。

話劇演完之後,趙本山對劇中一個瘋癲女人的演技深深折服,不停地誇獎這位女演員的演技十分精湛。

聽到這話後,眾人卻看著趙本山笑個不停,說你口裡誇獎的這個瘋癲的女演員就是於月仙!

正是這次的演出讓於月仙有了參演《鄉村愛情》的機會。

為了能夠演好劇中“謝大腳”這個角色,於月仙不僅猛地增肥,還到了拍攝地,著實的體驗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農村生活。

《鄉村愛情》播出之後,也證明了於月仙並沒有辜負趙本山的這份信任。

“謝大腳”這個角色十分的深入人心,人們甚至把於月仙這個人自動的與“謝大腳”畫上了等號。

只是讓於月仙沒有想到的是,《鄉村愛情》播放後十分大火,版權一直賣到了十幾年之後。

於是每年拍完《鄉愛》之前於月仙都要突擊增肥,拍完之後又要猛地減肥。

經過幾年的折騰,於月仙的身體也出現了十分嚴重的問題,本就錯過最佳生育年齡的於月仙,這下想要懷孕就更加困難了。

早些年為了幫助弟弟治病,於月仙可謂是散盡家財,如今事業終於有了起色,為了拼搏事業於月仙又沒了時間生育子嗣。

所以直到於月仙去世之間,她與張學松兩人膝下都沒有一兒一女。

六、

2021年的8月9號,於月仙因為事故永遠的停留在了五十歲。

於月仙在內蒙古阿拉善拍完戲後,連夜去參加另一場活動時,因為車速太快。

與穿越馬路的駱駝發生碰撞,而事故發生後,於月仙的頭部遭到猛烈撞擊不幸去世。

在於月仙死後,人們意外的發現,她的名下僅有四百萬的存款。

雖然四百萬對於普通人來說,無疑是一筆天文數字,但對於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的演員一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直到此時,於月仙的善良才被人們後知後覺。

因為沒有子嗣的於月仙,這些年一直在默默的做著慈善,自己掙得錢大多也都投入到了慈善事業當中。

而事發當晚,於月仙也是因為著急去參加一個慈善節目,才會急忙的連夜趕路。

雖然在於月仙去世之後,坊間有了有了許多流言蜚語,質疑於月仙的去世,全是張學鬆一手導致的。

可好脾氣的張學松從未替自己辯解過什麼,在於月仙去世之後,被埋葬在了她的家鄉赤峰。

有細心的人發現,在於月仙的墓碑上,張學鬆的名字赫然刻在了於月仙的名字旁邊。

痛失愛妻的張學松表示,自己活著不能與妻子共白頭,死後也要和妻子同穴長眠。

轉眼於月仙已經離開我們一年的時間了,這一年裡,張學松只能靠著妻子生前留下的影像渾噩度日。

在中秋佳節,這個闔家團圓的節日,也只能對著天空的月亮遙寄相思。

只是張學鬆對於妻子的這份深情,早已不需要再向世人解釋些什麼,時間總能帶給我們最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