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戴安娜生下了哈里王子,那一頭紅發刺痛了查爾斯的眼睛


1984年,戴安娜穿著一身藍色禮服套裝,懷裡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小王子哈里參加洗禮儀式。在這次儀式上,最開心的人還是哈里的哥哥威廉王子。

此時的威廉也不過是個2歲的小孩,正是天真愛玩的年紀。他在大人的腿邊跑來跑去;時而抱著大人的腿撒嬌。時而張嘴大笑。其他人都非常寵愛地望著他,完全不計較他頑皮的行為,把他當成一個到處送歡笑的小天使。

只見威廉穿著一身白色的水軍領娃娃衫,搭配著一條藍色的短褲,穿著一雙黑色小皮鞋,梳著一頭柔軟的金發,整個人看起來像個天真無邪的小奶包,還和自己的表姐安妮公主的女兒一左一右躲藏在其他大人的背後,像是在玩捉迷藏一般。

不過,威廉王子這樣到處瘋玩的模樣,最終引起了他父親查爾斯的注意。查爾斯注意到了威廉過分頑皮的行為之後,又好氣又好笑,躬下身,一把就把他給抱了起來。

面對父親突如其來的“殺手鐧”,威廉愣住了,他張大了嘴巴,似乎還想給父親辯解什麼,想讓爸爸把他放下來繼續玩。

但是,查爾斯並沒有責備他的意思,他只是溫柔地抱著他,看著他,囑咐他下次不要再那麼調皮了。

這段場景後來在王室紀錄片裡曝光之後,瞬間讓大家發現。原來,在查爾斯和戴安娜的家庭之中,曾經發生過那麼美好和那麼幸福的畫面,拋開婚姻裡的“第三人”卡米拉不談,此時的幸福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不過大家也會發現,查爾斯最偏愛的人始終是小威廉。在哈里出生的受洗儀式上,他關注的對像不是尚在襁褓之中的新生兒,也不是剛給自己生下兒子的偉大母親戴安娜,而是那個已經2歲,會跑會跳的小威廉,也是他之後的第一王位繼承人。

看得出,查爾斯對於威廉是偏愛的,他對威廉的愛已經真切地深入骨髓。相比之下,第二個兒子哈里不如這般受寵。

1984年9月14日,哈里在哇哇啼哭中降生。而查爾斯冷漠地看著這個孩子。在他眼裡,自己的繼承人已經出生了,需要的義務也已經盡到了,所以他一直希望二胎是個小公主,畢竟,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查爾斯也希望自己兒女雙全。

但是看到二胎又是一個男孩子,查爾斯用一種非常嫌棄的眼神看著哈里和剛剛為他生完孩子的戴安娜。

甚至,在哈里的洗禮儀式上,查爾斯還和母親英女王說:“我真是太失望了,我以為是個女孩呢“!

不僅如此,查爾斯還發現這個孩子長著一頭紅發。他左右端詳著哈里的這頭紅發,臉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這鮮豔的顏色刺痛了他的雙眼,讓他感到異常敏感。

所以,查爾斯在醫院裡面沒有逗留太久,就匆匆忙忙地離開,直接去找卡米拉了。

看到這里大家或許不明白,為什麼這一頭紅發會刺痛查爾斯的眼睛呢?並且在後來這也一度引發了哈里的父親到底是不是查爾斯的傳言。

很多人認為,紅色頭髮說明哈里不是英國王室的孩子,畢竟英國王室從沒出現過紅發的孩子。

實際上,這樣的說法有點委屈戴安娜了。因為在戴安娜的7位情人裡面,只有馬術教練“紅發情人” 詹姆斯·休伊特。而當時1984年的戴安娜,還沒有出軌詹姆斯。哈里的紅發,跟情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並且,王室還特意讓哈里和查爾斯做過親子鑑定,結果就是哈里確實是查爾斯的親生兒子。

而哈里的紅發也並非是一場意外,只是隱形遺傳基因而已,這一遺傳基因可能是來自於母親的家族,也可能是來自於查爾斯的家族。

紅發向來被看作是凱爾特人的象徵。看似高貴的英國王室,上溯到第一代也有凱爾特人的血統。

戴安娜所在的斯賓塞家族,同樣也有過不少的紅頭髮家族成員,所以當哈里出生之後,戴安娜不由地認為,這個孩子之所以長著一頭紅發,是遺傳到了自己家的特質。

她不免更加愛憐這個可愛的小孩子,並且把他抱在懷裡親吻,溫柔地說:“哦,我可憐的小斯賓塞!”

那時候在她的心裡,一種女子本弱,為母則剛的勇氣已經油然而生。既然查爾斯不願意愛憐這個孩子,那麼她就要用盡全力去保護他,在她眼裡,這是屬於“斯賓塞家族”的孩子,而不是屬於查爾斯一個人的孩子。

沒有父親寵愛的哈里王子,成長過程中的確像是缺了一些什麼。

好在,戴安娜始終都是哈里最堅定的後盾,把他視為自己最疼愛的兒子,在母親的保護下,哈里還是順順利利的長大。戴安娜確實是個好母親,她把自己全部的愛都給了自己兩個兒子。

並且,戴安娜從不討厭紅頭髮,甚至她對於這樣的髮色有天然的偏愛。 1986年,她開始交往情人詹姆士·休伊特,他是一位馬術教練,擁有著一頭帥氣的紅頭髮。

1989年到1991年,詹姆士去服役,戴安娜給他寫了64封信,那時候的詹姆士就是戴安娜的感情寄託,甚至戴安娜還在信中對詹姆士說:“我想給你生個兒子”。

也正是因為戴安娜的這句話,才導致了哈里的“身世之謎”,可是1984年戴安娜和詹姆士還沒有認識,所以哈里和詹姆士一點關係都沒有。

不過,他們兩個人的戀情因為被王室發現,於是在1991年的時候,兩個人終止了戀情,戴安娜非常傷心。

在1993年,戴安娜在一次訪談中,還提到了和詹姆士的戀情。

可悲的是,詹姆士最後背叛了她,1993他出版了一本叫做《愛河中的王妃》的書,在這本書裡面,詳細描述了自己跟戴安娜之間那些美好的故事,以此來博人眼球。他還直言10萬美金都可以買到他和戴安娜的全部戀愛信息。

這件事發生之後,詹姆士在英國聲名狼藉,因為戴安娜的形象實在是過於美好,而他的這本書抹黑了戴安娜。

在1999年,他又出版了一本名為《愛情與戰爭》的書,此時戴安娜已經香消玉殞,而他還用戴安娜掙錢,這讓他被英國民眾唾棄,他當時被人稱為“英國最可恨的男人”和“愛情老鼠”。為此,詹姆士還差點為這件事自殺。

不過,1958年出生的詹姆士已經64歲,他一直未婚,估計會孤獨終老。如今他和母親住在一個小公寓中,而他那一頭特色的紅發也早已變得花白,老去後的他變成了一個瘦削、面目庸常的男人,靠著微薄的儲蓄度日。

反觀現在的哈里,同樣也畫風清奇。帶有菲利普親王基因的兒孫們基本上是早早禿頂,變成地中海。而哈里王子的禿頭基因也是表現得淋漓盡致,只是那一頭紅發在英國王室中,仍舊是耀眼。

或許,當年的戴安娜在婚內被自己最愛的人查爾斯傷透了心,以至於掉入一個又一個渣男的陷阱,她看男人的眼光實在是太差,無論是找丈夫還是找情人的眼光都不盡如人意。

而她對哈里的偏愛本就是一種過度彌補,也是因為她的愛無處安放。

但是查爾斯對剛出生的哈里的不愛,也不只是因為髮色問題。而是因為他已經“恨屋及烏”,因為厭惡了跟戴安娜之間的婚姻生活,才會討厭他們婚姻愛情的結晶,戴安娜終究是錯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