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初代美人圖鑑,還得是37年前這部戲


假期尾聲,咱們來聊一波懷舊美人。

最近,幾組古典美人劇照在網上流傳。

雖然頗有有些年代感。

但不妨礙她們妝容精緻,造型考究,各具特色,服化道頗費了一番心思。

高小姐、嫦娥、女兒國國王、老鼠精、玉面狐狸……回憶鋪天蓋地湧來:

這不就是陪伴我們整個童年的——86版《西遊記》嘛!

評論更令人感慨:

“《西遊記》經典人物盤點,原來這麼多美女,是誰小時候就知道看猴子。”

說到心裡了。

兒時只顧看師徒四人降妖除魔,中年回首才發現,《西遊記》原來是一部初代美人圖鑑。

01

開篇基本在孫猴子大鬧天宮中度過,第四集惊現高雅脫俗的嫦娥。

仙風道骨,翩翩起舞。

(記得無數次披著媽媽的紗巾,模仿嫦娥轉圈圈,每一次都以暈頭轉向告終)

懷抱玉兔,朱唇輕啟,回懟豬八戒,是教科書版“女神的藐視”。

扮演者邱佩寧,出身軍人世家,學舞多年,氣質冷艷高貴。

一笑一顰,皆滿足人們對嫦娥的幻想:遠住廣寒宮,與玉兔為伴,冰清玉潔,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西遊記》之後,邱佩寧下海經商,成功後醉心慈善,出資籌建小學,孩子們親切地叫她“嫦娥媽媽”。

如今年過花甲,依舊美麗優雅。

嫦娥不止天上有,玉面善心在人間。

說嫦娥,自然繞不開玉兔。

86版《西遊記》裡,玉兔成精,下凡人間,化身天竺少女,

明艷亮麗的裝扮,印度風情的歌舞,出場即燃炸。

明明是妖精,卻沒人討厭她,因為24歲的李玲玉太美了。

“是誰送你來到我身邊……噢,沙裡瓦,沙裡瓦……”

那個年代,沒有網絡,電視機也不普及,可八億人都會唱《天竺少女》。

電視劇播出後,李玲玉一炮而紅,成為甜歌皇后,

據不完全統計,她共錄製了88張甜歌專輯,高峰期時4小時灌錄一張,《你瀟灑我漂亮》《心心相印》《紅太陽頌》等歌曲,代表一個時代的符號,深深唱進每個人的內心。

專輯《甜甜甜》的銷量達到800萬盒,《紅太陽頌》的銷量達幾千萬盒,創當時之奇蹟。

她不願呆在舒適圈,嘗試傷感情歌,顛覆形象拍戲,只是沒能超越“甜妹子”。

為此,她鬱鬱寡歡直至抑鬱,幸好憑強大的意志力走了出來。

熬過低谷期後,李玲玉開始經商,早早完成資本積累,如今衣食無憂。

當初跳“沙裡瓦”的少女,現在改跳廣場舞。

比起“天宮”,這份“地氣”,或許才是真實的人間吧。

02

如果說玉兔精是“精界”頂流,那女兒國國王則是“地界”翹楚。

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臉襯桃花瓣,鬟堆金鳳絲。

她是一國之君,更是有血有肉的女人,面對心上人這眼神,愛了。

“要是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我就不信你兩眼空空。”

沒有過多渲染,慾望卻呼之欲出,貢獻了第一場“兒童不宜、臉紅心跳”的畫面。

唐僧佛心不穩,奈何使命在身,只能忍痛拒絕。

離別含淚道珍重,癡情惹得萬人憐。

懵懵懂懂的我們,也不禁扼腕嘆息。

演員朱琳演技精湛,以至於坊間傳聞她假戲真做,癡等“唐僧”多年未婚;也有人說她結婚離婚又再婚,是丁克族。

種種,她沒有正面回應。

多年後劇組重聚,朱琳一句:

“自女兒國一別,至今已經二十載,御弟哥哥別來無恙。”

“唐僧”徐少華眼中,淚光閃過。

主持人有意問之:

“為什麼感情這麼深呢?”

朱琳的回答,令人心生敬佩:

“雖然是一個有頭無尾的愛情,但是是一段人間佳話,人生有很多七情六慾和誘惑,但是像女兒國國王這樣識大體、明大義,最後把愛情當做一種憧憬,一種追求,一種享受,進入一種境界了,女兒國國王做到了,我希望我也能夠做到。”

“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女兒美不美。”

女兒國,女兒情,原來世,他們化作山野樵夫、河邊浣女,一生姻緣相攜。

女兒國這一集中,除了國王,還有兩個人物不容小覷。

一個是女兒國太師。

端莊大氣,有勇有謀,是女王的心腹+將才。

飾演者楊桂香是著名話劇演員、國家一級演員。

《西遊記》之後,她淡出公眾視野,堅守話劇舞台。

另一個是反派蝎子精。

她是女兒國國王的情敵,冷艷狠辣,擅用琵琶傷人於無形。

座右銘,細思極恐:

“我可不是嬌滴滴的女王,有的是力氣和手段。”

唐僧夜宿國王閨房,卻被蝎子精攝走,這五毛錢特效,當時真以為蝎子精piu地一下,唐僧就換地兒了。

飾演者是京劇演員李雲鵑,她演了多年刀馬旦,眼神犀利,氣場強大,與“蝎子精”無縫對接。

《西遊記》之後,她徹底轉行拍電視劇,在《三國演義》中演了女將祝融夫人。

在《北京女人》中演了女二號紅蝶(女一號是“令妃娘娘”娟子演的),備受好評。

還有《鐵鷹行動》中的女警察刺梅。

這部劇創收視率新高,英姿颯爽的刺梅,打破了直男們對女性的傳統認知,成了風靡一時的夢中情人。

要和唐僧成親的妖精中,老鼠精也令人印象深刻。

“好一個俊俏的和尚!”(此處必須高八度、帶語氣)

嗓音尖細,眼神妖媚,小時候聽到這句話,就猜到準沒好事。

飾演者是話劇演員常青,憑《西遊記》一炮而紅後,很多導演找她演壞女人角色。

可她不貪戀熒幕,早早移居國外,直到劇組重聚時才現身,與六小齡童“冤家重逢”,一本正經起來,外人還有點不習慣。

03

論惡毒,蝎子精和老鼠精還差點意思。

好歹她們只是想娶唐僧配元陽。

可有一個妖精,卻是赤裸裸要唐僧的命:

“吃了唐僧肉,益壽又延年。”

沒錯,白骨精。

(一提“唐僧肉”,全國80後都能對上暗號,因為《西遊記》後,商家生產了名叫“唐僧肉”的零食)

飾演者楊春霞,是著名京劇演員,被譽為“上海第一旦角”。

她長相周正大氣,一招一式氣勢十足,將吸人血、扒人皮、無惡不作的白骨精演得入木三分。

害死無辜民女,害的孫悟空被唐僧冤枉……當時真為唐僧的智商捉急啊,這都能上當。

而今80歲的楊春霞,退居幕後,頤養天年。

留下熒屏中自帶“陰氣”的白骨精,成為一代又一代孩子的“童年噩夢”。

還有一個戰鬥力爆表的女人——鐵扇公主。

她霸氣外露,巾幗不讓鬚眉,舞劍這段英姿颯爽,堪稱經典。

很多人替她不值,牛魔王和玉面狐狸鬼混,她卻三調芭蕉扇營救丈夫。

老公出軌,自己的經濟來源又被孫悟空切斷,被稱為“最慘公主”。

演員王鳳霞的命運,也同樣令人唏噓。

王鳳霞是京劇演員,早在1983年大型神話京劇《火焰山》中,就演過鐵扇公主,反響甚好。

因此楊潔導演拍《西遊記》時,二話不說就選定她。

可惜,電視劇播完三年後,她患上乳腺癌,經過長期化療,病情沒有好轉,於1993年不幸離世,年僅38歲。

記得當年看鐵扇公主,心情很矛盾,一邊為她惋惜,一邊又忍不住多看“小三”玉面狐狸幾眼。

因為她真的美不勝收。

俏模樣,勾魂眼,把牛魔王迷得五迷三道,獲封“最美狐狸精”。

演員鄭益萍學了多年崑曲,和六小齡童是同班同學。

(當年很多女孩都中意這個頭飾)

她只拍了四五部戲就息影定居國外,沒有任何消息。

還有一個美女,和玉面狐狸長得幾分相似,當時傻傻分不清。

她是小白龍的未婚妻、萬聖龍王之女萬聖公主。

原著中形容她“花容月貌,有二十分人才”,演員張青亦沒有令觀眾失望。

舞蹈演員出身,容貌娟秀,身段玲瓏,打戲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美感十足。

不過,我一直想不通她的獨特品味:不愛小白龍,偏愛九頭蟲。

《西遊記》播出後,張青迎來了事業高光。

《亂世香港》的周碧瑩。

《公關小姐》中的劉冬冬。

《上官婉兒》中的武則天。

都備受好評。

中年之後,她自學策劃和設計,作品斬獲國內外獎項。現在一邊經營文化廣告公司,一邊客串婆婆媽媽類角色。

04

有的美女和妖怪糾纏不清,有的美女把豬八戒捉弄夠嗆。

高老莊的高翠蘭,明眸善睞,顧盼生輝,姿色一等一。

京劇演員魏慧麗,業務能力一流,在美女與猴子之間來回切換,毫無違和感。

當時真以為豬八戒背上的高小姐,是孫悟空演的。

《西遊記》之後,她又憑《三國演義》中被曹操霸占的鄒氏小火了一把。

之後,她回歸了老本行京劇,很多人惋惜,她卻說:

“你們都說我漂亮,不拍戲可惜了。但我其實挺笨的,不適合娛樂圈。”

我更願意理解,她的“笨”,是數十年磨一劍的匠人精神。

除了高翠蘭,還有三姐妹令豬八戒出盡洋相——三個菩薩幻化成的珍珍、愛愛、怜怜。

當初看“撞天婚配女婿”時,肚皮都快笑破了。

現實中的三姐妹,也非尋常之輩。

觀音菩薩幻化的大姐真真,扮演者是沈慧芬,幾度入圍金雞、百花獎最佳女配角獎。

有點眼熟是不是?

鄧超孫儷主演的《甜蜜蜜》中,她飾演鄧超的媽媽。

普賢菩薩幻化的二姐愛愛,扮演者是國家非物質文化遺傳崑曲的代表性傳承人、國家一級演員楊鳳一。

前些年和“高翠蘭”同框了,真不像年過六旬的人啊。

文殊菩薩幻化的小妹怜怜,扮演者是“內地第一古典美人”何晴。

何晴在影視圈紅了近十年。

她是唯一一個打卡四大名著的女演員。

《三國演義》中,何晴演的小喬,成就了“美人中的美人,經典中的經典”。

紅樓夢中的秦可卿,嬝娜纖巧,聰明伶俐。

水滸傳裡的李師師,傾國傾城,剛柔並濟。

瓊瑤拉她回家過年,欽點她演《青青河邊草》的女二號華又琳。

兩岸合拍的《戲說慈禧》中,她演大家閨秀慈安。

《保鏢天之嬌女》中,何晴與何家勁的“雙何CP”風靡一時。

電影《女子別動隊》轟動全國,何晴版“抗日霹靂嬌娃”,迷倒無數觀眾。

前夫也很出名:許亞軍。

當年兩人簡直配一臉。

離婚後也沒撕逼,互相說盡對方好話。

後來何晴再婚,丈夫是“正氣臉”專業戶廖京生。

而今何晴年近花甲,臉上也有了歲月痕跡。

但被她驚艷過的時光,永遠留在我們記憶深處。

說到何晴,和她同時期平分秋色的美人不得不提。

孫悟空被太上老君關進煉丹爐,爐邊煽火的道童,能認出是誰嗎?

許晴。

《西遊記》一個副導演和許晴的父親很熟,就問他“借”女兒用用,還能省片酬,於是父親就把許晴哄到劇組了。

當時許晴14歲,丸子頭,嬰兒肥,猛一看有點像賈玲。

幾年後,女大十八變,許晴成了“絕大多數中國男人的夢中情人”。

她搭檔王志文、濮存昕、姜文等男神,演了《東邊日出西邊雨》《來來往往》《說好不分手》《秦頌》等影視劇。

那個觀念保守的年代,觀眾卻評價:

“沒有人能拒絕許晴演的小三。”

張紀中版《笑傲江湖》中的任盈盈,更是成就經典。

中年後,她憑狀態出圈。

和華晨宇“神交”。

衝張翰星星眼。

當然,也被罵“矯情、事兒多、公主病”。

但她無所謂,我行我素。

無論怎樣,50+的許晴,活出了很多人羨慕的樣子。

(電影《邪不壓正》)

05

還有很多資深美女和老戲骨,她們有的演配角,有的甚至只跑個龍套,但美感和演技,毫釐未減。

寥寥戲份,潛心打磨,曇花一現,宛若驚鴻。

秀美脫俗的白鶴仙子,飾演者是著名舞蹈家張京棣。

43歲的她,不嫌鏡頭少,親手編舞,於是有了驚艷四座的白鶴獻舞。

才氣逼人的杏仙,淺吟一句“人生光景能有幾何,不及時享樂又待何時”,差點讓唐僧迷失在荊棘嶺。

歌舞劇演員王苓華,為了呈現“含蓄又妖嬈”的氣質,無數次修改動作、眼神、走位,力求氣韻通身。

唐僧的母親殷溫嬌,飾演者是黃梅戲表演藝術家馬蘭(余秋雨的妻子)。

面若銀盤,口似櫻桃,當時就想,怪不得唐僧長得那麼標誌,基因太強大(劇組真的用心了)。

全劇中,她只有四句台詞。

“拋繡球,陳光蕊遇害,偷放江流兒,母子相認”四場重頭戲中,居然一句台詞都沒有。

可她僅用肢體語言和表情變幻,詮釋了“無聲勝有聲”的表演境界,令人驚嘆不已。

還有珍珍愛愛怜怜三姐妹的母親——驪山老母,扮演者是實力派老戲骨孫鳳琴。

她是北京人藝的台柱子、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楊導找到她時,一聽演四大名著,不談片酬不講條件,劇本都沒看就滿口應承。

左大玢飾演的觀音菩薩,一臉佛光,大慈大悲。

每當師徒四人陷入水火之中時,觀眾們就默默祈禱:

“觀音快出現,快出現。”

彈指一揮,聞聲救苦。

左大玢的演繹深入人心,當時以為她是真·觀音。

她在,希望就在,真善美從不會缺席人間。

車遲國王后,還記得嗎?

沒錯,是趙麗蓉奶奶飾演的。

她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小品太后”。

攜手鞏漢林、金珠、侯耀華等人,貢獻了無數春晚經典佳作。

“探戈就是趟著趟著走。”

“宮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我張不開腿,我跟不上六,你說難受不難受。”

每逢過年,我們依然感懷。

彷彿她並沒有離去,只是走出了時間。

天堂有她,笑聲常在。

06

美人數不勝數,群演同樣驚艷脫俗。

比如最先出場的女團——七仙女。

打頭的紅衣仙女,演員是京劇程派弟子王學勤,動作有板有眼。

還有辣妹組合——七個蜘蛛精。

水中沐浴,仙氣繚繞,這鏡頭在當時很帶感了。

隊長紅蜘蛛精,飾演者叫姚嘉,拍完《西遊記》之後轉向幕後,十多年前的熱播劇《大明王朝1566》,就是她製片的。

還有黑狐精、百花羞公主、白骨精扮的村姑……

(黑狐精)

(百花羞公主)

(白骨精附體的村婦)

每個角色,都精雕細琢,經得起推敲。

最後,有一個人,必須有姓名。

導演楊潔。

她不是普世意義上的美人,卻擁有發現美的眼睛、詮釋美的靈魂。

在她看來,無差別打磨每個角色、每一幀畫面,是對經典最好的致敬。

這也正是86版《西遊記》開播37年、重播3000餘次、幾代人百看不厭的原因吧。

時光流逝,那些定格了時光、沉澱為經典的美人們,有的離去,有的隱退,有的風采依舊。

感恩她們裝點了金色年華。

此去經年,歲月變遷。

星月滿天,流光皎潔。

天若有情天亦老。

西遊美人,或妖或精或神仙,不似人間,更勝人間。

圖源網絡-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