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樂壇10大抄襲事件:死不承認也就算了,罵人神經病算怎麼回事


今年某音最火的歌大概是云菲菲的《殤雪》,打開APP,總能刷到它。不知道為什麼,這首歌總給我一種跟某個老歌“再度重相逢”的感覺。

天下文章一把抄,流行樂壇也是如此。抄襲,已經成了華語流行樂壇一大毒瘤,根基極深,豬突猛進,直到把用心做音樂的人活活餓死。

華語樂壇苦抄襲久矣。我們的歌手、製作人,從70年代抄到2022年,整整半個世紀!今天來盤點一下這50年間華語流行樂壇的10大抄襲事件。

1、蔡健雅—《紅色高跟鞋》《半途》

蔡健雅拿了4座金曲獎最佳女歌手獎杯,超越張惠妹,創造歷史。才華她是有的,但是作風令人不齒。

蔡健雅大紅的《紅色高跟鞋》,抄襲泰勒斯威夫特的《Take it from me》,《半途》有30秒的橋段抄襲《safe and sound》。

誰紅抄誰,蔡健雅真是藝高人膽大。她本人是否認的,說抄襲之說讓她“非常難過”。

2、花粥—《出山》《媽媽要我出嫁》

憑4大和弦行走江湖,花粥素有民謠界“文藝女流氓”、“前蘇聯作曲藝術家”的雅號。其“原創”歌曲《出山》被扒旋律跟國外某個旋律一模一樣,《媽媽要我出嫁》則照搬前蘇聯民謠。

花粥道歉了,稱是“工作人員一時疏忽”。暴露了就道歉,比郭敬明強。

3、李袁杰—《離人愁》

李袁杰人稱音樂鬼“裁”,華語樂壇殿堂級“縫合怪”。華晨宇曾經很委婉地批評其創作水平——基本的樂理都不懂,不要標榜原創。

《離人愁》是典型的縫合作品,以任然的《山外小樓聽風雨》為基調,縫合周杰倫的《煙花易冷》和許嵩的《清明雨上》。

4、羅聰——整張專輯

羅聰2021年出了一張專輯《小幸福》,收錄的9首歌被網友扒出均涉嫌抄襲。主打歌《簡單的幸福》更堂而皇之地抄襲許嵩的《有何不可》。

許嵩的歌都敢抄,真算是明火執仗了。專輯發布後,許嵩音樂公司親自下場錘,雙方打起了官司。

5、筷子兄弟——《老男孩》《父親》

筷子兄弟走紅的時候許多人眼前一亮:想不到我華語樂壇人才輩出,世俗紅塵中竟隱藏著這麼兩位高人!

然而沒過幾年,人們憤怒了!筷子賴以走紅的兩大神曲——《老男孩》《父親》都是抄襲之作!翻唱都不算,純粹的“拿來主義”。

《老男孩》抄襲日文歌曲《謝謝》,《父親》縫合《Milk Tea》和《Stay with me》。據說被扒抄襲後,兄弟倆“補票”了。

6、鳳凰傳奇——《月亮之上》

這首歌最有意思,剛紅的時候被質疑抄襲英文歌曲《All I Rise》。這件事還沒定論的時候,國內有歌手站出來了,說英文歌的事先讓一讓,它抄我了!

《月亮之上》抄襲的,居然是經典民歌《敖包相會》!

聽起來風馬牛不相及的兩首歌,怎麼就抄襲了?網友們不相信。雙方對簿公堂,法院判定《月亮之上》間奏6小節抄襲《敖包相會》,賠償後者經濟損失2萬元!

當年鳳凰傳奇爆紅,就因為抄襲一事沒能登上次年的春晚。

7、張含韻——《酸酸甜甜就是我》

2005年最紅的歌,張含韻最紅的時候絲毫不輸李宇春張靚穎。蒙牛因為這首歌酸酸乳大賣,幹得伊利找不著北。

可惜張含韻運氣太差,代表作居然是抄襲之作,還被人揭穿!

2005年5月27日,有網友打電話給媒體,稱《酸酸甜甜就是我》抄襲英文歌曲《Pretty Young Thing》。這件事在當時引起巨大轟動。

張含韻的經紀人出面澄清,說抄了,但沒全抄,旋律是自己的,編曲抄了人家的…..

8、鄭秀文——《眉飛色舞》《獨一無二》《天衣無縫》

《眉飛色舞》究竟是抄襲還是翻唱已成了無頭公案。有人說是翻唱,花錢買了版權;有人說是抄襲,被李貞賢告了才買的版權。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鄭秀文MV的舞蹈、服飾甚至眼神動作都抄襲李貞賢。 2003年李貞賢接受采訪,公開表達了不滿。

9、花兒樂隊——《洗刷刷》《化蝶飛》《我們能不能不分手》《天下第一寵》《童話生死戀》《星球歌劇》

大張偉擔任主唱的樂隊。這個樂隊的從藝歷程基本上罵聲一片,被樂迷定性為樂壇敗類。唱著一首首爛俗歌曲,硬說是“搖滾樂隊”;當紅歌曲全靠抄,也敢標榜原創。

2006年2月份,有專業人士指出花兒樂隊的2張專輯有13首歌涉嫌抄襲!兩張專輯13首,抄襲的歌夠一張專輯了。

這件事堪稱平地一聲驚雷,震撼了許多樂盲的認知。一個月後百代唱片出面道歉,承認有4首歌確實抄襲了。

大張偉的表現堪稱“硬核搖滾”,公司都道歉了,他罵指出他抄襲的人“神經病”。

10、田震——《好大一棵樹》

《好大一棵樹》是田震的成名作,90年代內地最火的歌曲之一。這首歌比較特殊,抄襲自日本歌曲《在天空和大地之中》,但問世的時候咱們國家還沒有《著作版權》。

總結

抄襲既反映了創作者的無能,也體現了其道德水準之低劣,其危害、可恥程度遠超嫖娼。我們現在對抄襲者的懲罰,還遠遠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