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片毀不掉周迅,聽不懂脫口秀可以


誰能想到,單純上了個節目,就讓周迅的路人緣一下跌入谷底……《脫口秀大會5》前兩期,她和那英一起去當領笑員,結果雙雙被罵到熱搜第一。

觀眾賜CP名:英迅全無,你就能看出大家有多不滿了。

我只能說,她們確實是節目中最糟心的部分,被罵一點都不冤。前段時間我寫過這節目,專門誇了女脫口秀演員的表演(想看的點:離婚兩年後,思文殺回搞笑“戰場”)。只是選手們表現得越好,反而越襯托出這兩位領笑員的不合格,其中周迅的表現又明顯更差一些。周迅演戲常被誇“靈”,節目上卻顯得呆和憨,彷彿是逛街途中被強行拉上台看脫口秀的路人。

最明顯的問題當然是周迅和領笑員這個位置格外不匹配。跟其他節目比起來,《脫口秀大會》比較特殊,領笑員算是介於評委和觀眾之間的一個角色。這樣的設定給嘉賓提供了很大的包容度。但很抱歉,周迅兩邊不挨著,當評委不夠格,當觀眾不投入。先說說評委這頭吧。除了李誕本人,在節目上被誇過的評委類嘉賓有于謙、楊天真,還有被觀眾親切地稱為“大局觀”的羅永浩。

他們共同的特點是對脫口秀非常了解,輸出能力也很厲害。這些人不單單能判斷一個表演的優劣,還能準確地點評很多選手,有時他們的點評比表演還有趣。我記得第三季有選手錶現很好但調侃台下觀眾為“大媽”,羅永浩雖然拍了燈(相當於給分),但還是提醒了選手:“你讓我有若有若無的不適感,希望以後價值觀方面能往上拔兩個台階。”

有脫口秀演員拿自身的離婚經歷來講段子,楊天真辣評:“我覺得你們脫口秀演員的職業性,已經大過了人性。”

他們就像是你上學時最喜歡的那種老師,不僅能告訴你一道題的對錯,還能用最有趣的語言把知識點剖析出來。周迅呢?在大眾印像中,她有靈氣,但並不是能言善道的人,表達能力不在線,反應也不快。她之前那個“好多人啊”的名場面,也經常被網友用來印證這一點。

在《脫口秀大會》這個需要靠語言博出彩的地方,就更顯得捉襟見肘了。點評時來來回回就是“那個點特別好”、“你那裡有打動我”兩句話,經常需要李誕來圓場。

但比不會說話更致命的,是她拍燈太隨意,給人一種不尊重比賽的感覺。就拿脫口秀老將小鹿和拉宏的對決來說吧。小鹿不但文本紮實,而且表演節奏好,全場笑翻,李誕、大張偉、那英都拍了燈,周迅也笑得前仰後合。

但周迅沒拍燈。是她覺得小鹿表現不夠好嗎?不是,是她忘記拍了……

節目海選的規則是4個領笑員都拍燈才可以直接晉級,差了周迅這一燈,小鹿進入了PK環節。跟她PK的是拉宏,一個沒有脫口秀經驗的年輕B站UP主。新人的生澀也是可愛的,現場效果估計不錯,李誕、大張偉、那英也都拍了燈。

拉宏講了很多網絡梗,我覺得她的文本是遠不如小鹿的,網友的討論也基本都是這個觀點。如果周迅不為拉宏拍燈,當兩個選手都是3燈時,就由觀眾來投票決定去留。我覺得這既彌補了她忘記拍燈的失誤,也會讓比賽更公平。可惜周迅沒有這麼做,她拍下了能讓拉宏晉級而小鹿淘汰的第4盞燈。雖然周迅最後用複活權救了小鹿,但我還是不能理解她在拍燈環節的操作。

做評委太難,那為什麼周迅連一個合格的觀眾都算不上呢?因為她不夠投入,又或者說無法投入。這種不投入暴露了更深一層的問題,周迅似乎已經無法理解普通人生活中的很多心酸和幽默了,更不要說共情了。

普通人這兩年日子有多難過,大家肯定都有感覺。脫口秀作為一種跟生活聯繫緊密的表演形式,自然會有這方面的表達。但周迅會流露出對普通人生活的茫然。有個選手說了社畜在辦公室發瘋的段子,全場都笑瘋了,但周迅和那英都沒拍燈,表情甚至有點不解。

還有人講自己為了在上海落戶看凶宅,因為凶宅比同類的房子便宜一百多萬。那一段我非常喜歡,把普通人買房難落戶更難的苦澀串在一起,變成結構精密的脫口秀,好笑中品得出一絲心酸。

周迅聽完第一句就問:“那它是……真的凶宅嗎?”她那一刻的疑惑是真實的,她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人會為了省下100萬而買凶宅。選手說的普通人生活已經離周迅太遠太遠。

哈哈,原來笑點比淚點更暴露階級。還有個選手是跑腿小哥,把送花的洞察表演出來了。女生收花的興奮程度跟周圍人口的密集程度相關,人越多女生表現得越興奮,彷彿在跟周圍的人說:“你有嗎?你有嗎?你有嗎?”

隨後他話鋒一轉:“我拿過跑腿小哥的最高榮譽——單王。我覺得平台應該給我送一個金頭盔。這樣我和其他小哥一起等紅燈時,就可以說’你有嗎?你有嗎?你有嗎?’”

這個callback玩得巧妙,整個現場都炸了,但周迅和那英依然無動於衷不拍燈,小哥被淘汰。人家淘汰後,周迅說:“我覺得你還是要堅持,一邊送單一邊說(脫口秀)。”

她話說得越輕巧,就越讓人感受到站著說話不腰疼的高高在上感。那英更離譜:“明年你拿著金頭盔,來這再繼續說脫口秀。”

沒有比這更黑色幽默的點評了,原來她根本沒聽懂“金頭盔”不過是個像徵,是跑腿小哥想像出來激勵自己的東西。那一刻,我突然感到非常荒謬。普通人把生活的苦難嚼碎了編成段子,拿上台來博諸君一笑,但這兩位女明星居然都聽不懂這些段子。又恰恰是她們,很大程度上能決定選手們的去留。這讓人如何不生氣呢?

很多人對周迅的表現不解,她明明演過《李米的猜想》這樣講底層窘迫的電影,而且演得很好,按理來說不該沒有共情普通人的能力,不該聽不懂脫口秀。我猜測有兩層原因,一是她本身對脫口秀沒有熱情,也不夠了解。拿她和之前圈粉無數的張雨綺來對比吧。

張雨綺就是肉眼可見地喜歡脫口秀,在節目中做歡呼手勢都很內行,整個人high到不行。她點評也很準確,看完楊笠會歡呼:“脫口秀終於有不直男的視角了!”

周迅雖然嘴上說喜歡脫口秀,但狀態騙不了人,節目後半段我感覺她都困了,很多選手說的梗她完全不懂,自然無法投入。

如果她是普通觀眾當然無所謂,但她坐在領笑員的位置上,聽懂脫口秀是最低要求。她沒有做到,還因此或直接或間接地導致有些優秀選手被淘汰。這不就和演員接了戲卻不背台詞一樣麼?就是不敬業啊。第二層,也是更根源的原因,現在的周迅確實離普通人的生活太遠了,她身處高台太久,向下共情的能力已經很弱。演戲時,她有充足的時間去做功課,還有導演和編劇幫忙入戲,她呈現出來的可以說是整個團隊的努力。但到了《脫口秀大會》,不可能有人給她講戲,她也沒有提前做好功課,這才徹底暴露了她和普通人的脫節。

最讓我難受的是,當很多脫口秀女演員在台上聊女性困境時,周迅也表現得有點抽離。女選手們吐槽自己成了碩士才能拜祖墳,講家庭生活中缺位的父親和累死的母親,甚至隱晦地諷刺了唐山燒烤事件……鏡頭轉到周迅,她撐著頭露出茫然的表情。

我以往總認為女性,尤其是東亞女性,共享著很多生命體驗,很多事情一說大家就能會心一笑,但看著那一刻的周迅我猶豫了。她當然沒有惡意,可有時發自內心的無知更刺痛人。也不是只有周迅和那英不了解普通人的生活,不少明星可能都是如此。蘇芒不是還在節目裡說過伙食費一天650“吃得太差”麼?

黃子韜上綜藝跟打零工的小哥說:“我可以一直換工作,直到做到我喜歡的。”小哥回答:“我們這種人沒有很多選擇。”

這類事的另一面是,大眾對明星的無知和不能共情越來越厭惡了。在經歷了“208萬”、“頂流考編”這些事情之後,比起崇拜,我們面對明星很多時候更想問一句:“憑什麼?”《脫口秀大會》的周迅再一次提醒我們,普通人和明星雖然住在同一個地球,很多時候卻生活在不同的維度裡。 (圖片來自網絡,《脫口秀大會》截圖來自騰訊視頻)本文作者: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