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薦這部「成長兇殺案」,90後的你們,能在影院哭成狗…

力薦這部「成長兇殺案」,90後的你們,能在影院哭成狗…


昨天看了《狗十三》這部電影,很推薦你們去電影院看一看,一部5年前就拍好的國產青春片,在幾個電影節上拿了獎後一度銷聲匿跡,直到上個月才等到公映消息。

以下內容是個人的一點感想,涉及劇透。

《狗十三》的小女孩終於成為大人們眼中的好孩子,在每一個痛苦的成長過程中仿佛都看到自己兒時的身影,每一個場景都總能引起一些共鳴。

看電影的過程中,我越來越發現這所謂的「成長」,只不過一次又一次把你變成一個趨向於大人所認同的好孩子形象,變成了社會主流價值觀所認同的產物,你會慢慢失去自我,失去身上只有你才具備的特色,而這其實就是被磨去的稜角。正如電影所說:每一場成長都是兇殺案。

小女孩遇到人生的第一隻小狗——愛因斯坦,卻不幸被外公弄丟了,女孩撕心裂肺地外出尋找愛因斯坦,她想盡一切辦法,貼尋狗啟事、詢問路人。

但在一次深夜外出尋狗,卻受到的父親的責罵,嚴重至打巴掌、掐脖子、手流血等等。

很可笑的是,在一切嚴厲的批評之後,父親感到內疚,向女兒道歉,「爸爸工作壓力大」、「爸爸打你,是因為愛你」、「長大了,你就明白了」,這種為了挽救自己心中的愧疚而道歉的行為真是讓人心寒。

最後,家人買了一隻新的小狗欺騙女孩這就是「愛因斯坦」,女孩起初難以接受這隻假的「愛因斯坦」,但是日子久了,慢慢和新的「愛因斯坦」培養出感情。

好景不長,再一次,因為弟弟不斷用拐杖試圖「攻擊」小狗,它下意識地吠了回去,大人卻僅僅看到小狗不斷地對弟弟吠,卻沒看到吠的原因,這一次爸爸直接把狗送走,不管女兒如何哀求爸爸,請他留下小狗,不要送去狗肉店,結果還是逃離不了與小狗再一次分離的厄運。

女孩已經對這一切都麻木了,慢慢長大了,當有一天在路上,偶遇第一隻走丟的愛因斯坦,卻沒有衝動去與他相認,而是冷漠地像陌生人一樣選擇路過,也許他早已經接受了現實,就算再相認,再撫養,有一天又會因為現實的某個原因而不得不再次離別,與其如此,倒不如不再開始。

我一直都認為「成長」是一件好事,但當我看到女孩遇到第一次丟失的小狗,竟然無動於衷,明明有相認的機會卻毫不在意,真為女孩感到可惜,但換個角度來看自己,其實和女孩不是也一樣嗎?我們就應該要體諒父母的難處,被動接受他們的安排,因為我們都懂事了。

在中國教育下,不僅僅對孩子,還有寵物,都是相同的命運,大人眼裡,孩子從來不是一個獨立的人,他們就像小貓小狗一樣,受委屈了哄哄就好,因為爺爺把狗弄丟了,遭到痛斥的是孩子,當弟弟用棍子指向小狗時,最後被判死刑的還是小狗。

小狗最後因為無法適應另一個環境死了,而女孩卻因為一次一次地無情對待,心已經死了。

在留學的日子裡,我看到了不一樣的「西方教育」,你可能會認為我崇洋媚外,但在這種教育下,我的確看到了國外的孩子更加活潑、樂觀、積極,對於老師的提問,都是搶著發言,很少會看到中國孩子那種內向害羞的性格。

他們從來不會試圖讓孩子成為一個有規矩的人,因為這會抹殺孩子的天性,他們任由孩子自由發揮想像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們所有的標準都只建立在一個前提上,就是「安全」,在進行所有的活動時,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自身的安全,只要不違反,其他都是可以接受的。

我還看到對待動物不同的方式,寵物的利益很被受到重視,英國人喜歡把自己的小狗稱為「他」或「她」,而不是「它」,更願意把小狗當作是家庭的其中一員,而不是想丟就丟的寵物,你會把你的孩子丟掉嗎?絕對不會。

在國外虐待動物,是極為嚴重的罪行,英國在1911年已經通過了《動物保護法》,其實寵物和人一樣,你善待它,他/她自然對你好,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問題出在狗身上、孩子身上,往往回歸到事情的本質,就是教育的問題。

所有的中國父親和孩子都很有必要看看這部電影,如果你看不懂這部電影也是一件好事。在長大的過程中我們到底是真的成長了,還是慢慢成為了趨同的產物。透過這個電影去審視自己在成長過程中,有那些應該保留的特色,是否被大人在不合適的教育下不斷抹去。

「沒人注意到我們在什麼時候忽然就長大了,一切好像自然地發生了,但那一天的到來其實是很殘酷的。我想讓大家回頭看看這一天。」《狗十三》導演曹保平對媒體說。

我相信沒有完美的教育,但一定有更好的教育,如今這個教育制度是社會發展的必經之路,我們沒有必要加以痛斥,或對原生家庭念念不忘,而是更多地進行自我教育,正如弗洛伊德說:人的一生總是在彌補童年的缺失。同時去學習什麼樣才是更好的教育,因為在教育自己下一代的時候,必然會出現很多父母教育我們的相同方式。

這個時候我們就要去思考,到底父母哪些好的教育方式需要保留,那些需要擯棄,試圖讓自己的下一代能夠成為更完整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