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鳴沙山:一山一泉,一對舞伴

敦煌鳴沙山:一山一泉,一對舞伴


圖文/陳果依然

【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

遠遠的,我就看到了鳴沙山。

車外的清風暖融融的,牽著我的靈魂,飛一般的向那連綿的沙丘奔去。

不一會兒,我們便到了鳴沙山的腳下。淡黃色的細沙如沙漠中的驚濤駭浪,以排山倒海之勢,仿佛要向我們飛馳而來。我驚恐著,卻又興奮著,興奮的以至於不顧內心中那一絲驚恐,面對著炎炎的烈日,我快步向前走去。

好一座鳴沙山!我站在山腳,竟怎麼也抬頭望不盡。金黃的沙浪直指碧空,翻卷著澄凈的藍天,掀起陣陣涼風。我的心中頓時迸發出一個個響亮的詞:雄偉,壯闊,巍峨……至於我怎麼登上鳴沙山的,那已是後話了。

沙地是極難走的。踏著軟軟的沙地,身子總是室使不上勁來。走在弧形的山谷中,前一步深,後一步淺 ,望著眼前看不盡的沙海,備受煎熬。

突然,在滾滾的熱浪下,兀的冒出一灣碧綠的泉水。在烈日的照耀下閃爍著粼粼的波光,恰似一輪在夜空中熠熠生輝的明月。

月牙泉旁的蘆葦,在汩汩柔波中輕輕的蕩漾、蕩漾……泉水旁的沙棗樹伸展著他那灰白色的蒼勁枝幹,搖曳著修長的手臂,像是在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肥碩的游魚在池水中往來翕忽。可不知怎麼,這一番生機勃勃的景致卻與著雄渾蒼涼的大漠如此般配。

止步於月牙泉旁的古寺中,休息片刻,不禁覺得心曠神怡。清風拂過面龐,帶來了清泉般的涼爽,我想這就是古時虔誠的徒步者浣洗心靈的地方吧。

傍晚,驕傲狂躁的烈日漸漸收斂了他火熱的脾氣。迎著斜陽,我緩步登上鳴沙山。風漸漸大了起來,吹刮著那一層細細的沙,發出嚶嚶的低吟淺唱。遠遠的可以看到那月牙泉的波光粼粼,仿佛在伴著鳴沙山的小調,跳著輕快的舞蹈。

鳴沙山後仍是無盡的沙漠,鳴沙山前便是敦煌一片綠洲。唯有月牙泉,不大不小,剛好臥在那彎彎的山谷中既不被沙海吞噬,也無法擴大,達到一種維持上千年的微妙平衡。一山,一泉,如跳舞般,伴著微風,做著和諧美妙的舞姿,是兩位默契相投的舞伴,正上演著一場大自然的探戈舞會。

夕陽西下,餘暉碎了一地,鋪在光滑的沙山上。沙山如一隻光滑大魚的鰭背,又如渲染開來的水彩,層層疊疊的,向遠方綿延起伏。

華燈初上,天空中,燦爛的繁星悄悄爬上了夜空,一輪新月也在天空中露出了笑顏;山谷中,也是一輪幽幽的明月,月牙泉周圍青藍的燈光映襯著天上的月兒,融在泉水的碧波中。

我凝視著月牙泉,此情此景,忽然想起李白的一首絕唱: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此時我又何嘗不是:相看兩不厭,只有月牙泉呢?

我被這美景熏的醉呼呼的,踉蹌的走著,好似也伴著習習涼風,和鳴沙山,月牙泉跳舞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