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這噁心的熱搜,一點都不好笑


又一條新聞翻車了。

有位父親把孩子當寵物養的大閘蟹給煮了。

端上桌的同時,用手機錄下孩子的反應。

孩子一邊嚎啕大哭,一邊被餵下蟹肉。

很快,相關話題衝上熱搜第二。

點開評論區,罵聲一片:這好笑嗎?

為什麼說「又」呢?

因為僅在一天前,也曝出過一起類似新聞——

#姥姥送的兔子被宰7歲娃崩潰大哭#

視頻內容更加觸目驚心。

男孩提著被扒了皮的兔子,邊哭邊走,茫然無助。

家長舉著手機一路跟拍,解決辦法是「大不了給他再買一隻」。

同樣激起了眾怒。

不扒不知道,類似事件層出不窮。

儼然成為短視頻平台的流量密碼。

大致套路是:家長瞞著孩子,將他們的寵物送走、賣掉、或是宰殺。

再錄下孩子的反應,上傳到短視頻平台引戰。

有人跟著一起看孩子笑話,有人怒批家長的做法實在殘忍。

流量自然就跟著來了。

其中也有不少人覺得,網友過於聖母,上綱上線,這只是家長跟孩子開的一個玩笑。

魚叔不敢苟同。

家長或許只當這是玩笑,可孩子不會這麼想。

這一樁樁博眼球的鬧劇,不僅不好笑,反而令人噁心。

而且這種行為如此密集地出現,其中更有令人細思極恐的頑疾。

今天魚叔就來聊聊這一現象。

在這次事件中,最讓魚叔震驚的是評論區。

成百上千的網友寫下童年類似的遭遇,上萬網友點贊表示感同身受。

普遍的現象背後,不僅是對孩子的不尊重。

更是家長們瘋狂的控制欲。

餐桌上的大閘蟹,手裡的小兔子,代表了孩子的心愛之物。

也可以被替換成喜歡的動漫,愛玩的遊戲,與眾不同的興趣。

它們同樣面臨著被否定,被剝奪,被禁止的局面。

整個過程中,家長們以製造孩子的痛苦獲取快感,以貶低孩子的想法,嘲笑孩子的情感來樹立權威。

電影《狗十三》就曾拍過這種令人窒息的親子關係。

一開場,父親就當著女兒的面,直接修改了她的興趣班報名表。

把她從天文組改到了英語組。

全程自作主張,完全不顧女兒的意願。

走出辦公室後,父親試圖用零花錢讓女兒平復心情。

可她壓根就不想要錢。

接著,父親就說出了那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話:

「你爸容易嗎?你還生氣?等你大了你才知道你爸是為誰好。」

這一次,父親剝奪了女兒的興趣。

後來,家裡的弟弟出生了。

父親沒時間陪女兒,就託人帶了一隻小狗給她。

她很喜歡這隻小狗,給它起名「愛因斯坦」。

陪它睡覺,帶它散步,每天給它煮好吃的。

可是有一天,爺爺帶著愛因斯坦出去買菜,沒栓繩,讓它跑丟了。

女兒沒有等到道歉和安慰。

反倒是父親,趁女兒還未開口,搶先佔據道德製高點:

「你要體諒老人,你爺多大年紀了。狗跑得多快,你爺追不上。」

這一次,父親漠視了女兒的情感。

愛因斯坦走丟後,女兒成天魂不守舍,四處尋找。

和家里人的關係也鬧得很僵。

於是繼母又給她買了一隻狗:

「這咋能不是愛因斯坦呢?」

這種做法讓女兒無法接受。

她不是非要一隻狗,只是想試著找回愛因斯坦。

可如今繼母隨便買來一隻狗,還非要逼著她承認那就是愛因斯坦。

女兒不領這份情,還是堅持每天外出找狗。

終於,父親也忍不住爆發了。

揪著女兒的頭髮,掐住脖子,狠狠地抽打她,逼她道歉。

這一次,父親顛覆了女兒的認知。

從被修改的興趣志願,到走失的愛因斯坦。

女兒在父親一次次的規訓下,漸漸被磨平了棱角。

她接受了這只假的「愛因斯坦」。

也徹底變得麻木,沒有抗爭,沒有異議,父親說什麼就是什麼。

在片尾的慶功宴上,服務員端來一盤紅燒狗肉。

家人齊刷刷地盯著她,神情緊張,擔心她突然翻臉。

可她強忍悲憤,面無表情,夾起一塊狗肉送進嘴裡。

在場所有人都開心地笑了。

當年《狗十三》的海報上印著八個字:

「失物招領,你的青春。」

因為它共情於典型的中國式家庭,揭示了成長的殘酷真相。

讓無數人回想起童年和青春。

電影《狗十三》的英文名直譯是《愛因斯坦與愛因斯坦》。

在真正的愛因斯坦走丟後,女兒就成了另一隻愛因斯坦。

她起初還能對規訓保持著「吠叫」的姿態,還能主動走出家門。

可是在父親、繼母、爺爺的輪番指責下,她忍氣吞聲,自我懷疑。

直到吞下狗肉的那一刻,她接受了成人世界的規訓。

完成了從兒童期到青春期的過渡,也被父親牢牢控制住了。

片中多次出現的柵欄也像徵著禁錮與控制

至於走失的愛因斯坦,就此不了了之。

這件事只會成為今後飯局上的一個談資,被重複一遍又一遍。

至於女兒心靈遭受的創傷,就真的無人在意了。

電影的結局,女兒走在街上,再次遇到一隻長得很像愛因斯坦的狗。

她不敢去辨認,也不想再憶起那段傷痛往事,只是急匆匆地逃離。

待到四下無人,她聳動著瘦弱的肩頭,就連哭都要克制著。

回到現實中的事件,二者何其相似,也讓無數人從中看到了自己。

家長們未經溝通,隨意處置孩子的寵物。

還要拿起手機沾沾自喜地錄像,發到網上,邀請眾人圍觀他的「壯舉」。

為什麼視頻中的孩子都表現得那麼無助,只能流淚?

因為孩子們知道,一旦據理力爭,等待自己的將會是什麼。

是無理取鬧的指責,是不由分說的抽打,是那些孩子們難以反駁的話術:

「翅膀硬了,敢跟父母頂嘴了啊?」

「我白養你這麼大了,還不如寵物是吧?」

「我這麼做都是為你好,早晚你會後悔的。」

孩子們的失語與忍耐,讓控制在日常的規訓中一步步形成。

這種控制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巨大的陰影。

最壞的後果就是,孩子也習慣了被控制,以至於難以擺脫。

家長的控製成了「肖申克監獄」的圍牆:

「起先你憎恨它,然後習慣它,更久後,你離不開它。」

等到孩子長大,他們發現圍牆裡很痛苦,卻已經無法翻出去適應外面的世界。

最終孩子們要么變成同樣擁有病態控制欲的人。

要么變成毫無主見,逆來順受的的人。

而此時家長們早已不在意後果了。

畢竟他們只樂於見到一榮俱榮。

一旦孩子有出息了,逢人就吹噓,「孩子能有今天,全是我的功勞」。

可他們又偏偏很難做到一損俱損。

一旦孩子遭遇挫折,萎靡不振,他們並不會認為該為此承擔一些責任。

還會反過來指責孩子過於脆弱。

除了病態的控制欲之外,這件事還反映出了另一個問題。

那就是畸形的家庭教育。

有條評論一陣見血:

「小孩不能看血腥暴力,但小孩最愛的動物可以被殺。」

前半句的所指很明顯。

近年來不斷傳出,有家長舉報影視作品,擔心教壞孩子。

他們舉報《熊出沒》《喜羊羊與灰太狼》《奧特曼》等,覺得有暴力傾向。

這還不算完。

他們舉報遊戲,聲稱那是「電子鴉片」,荼毒孩子的精神世界。

舉報性教育讀本讓孩子性早熟……

家長們口口聲聲說為了孩子。

看上去倒更像在推卸責任,為家庭教育的缺失找藉口。

把一切可能影響孩子的因素,全部歸結到外部。

家長們的內心OS是:「總不可能是我的錯吧?」

因此動畫要停播,遊戲該下架,性教育讀本必須回收。

可真正該輪到他們言傳身教的時候,卻以剝奪孩子的心愛之物為樂。

這算哪門子的家庭教育?

而且這種行為,才是真正會誤導孩子的反向教育。

對於2-7歲左右的孩子而言,正是「萬物皆有靈」的階段。

孩子們會給寵物、植物、玩具命名,當成自己的伙伴來看待。

養寵物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場為了告別的聚會。

比如最常見的貓貓狗狗。

按照它們的壽命,孩子會在邁向成人的階段接受一次分別。

《玩具總動員3》

專業機構研究顯示,失去寵物對孩子的精神狀況有著重要的、獨特的影響。

可能導致精神病理症狀。

這還只是寵物正常死亡的情況。

通過正確的引導,創傷可以轉化為一場有意義的生命教育課程。

來源豆瓣:映心堂心理

但,如果是寵物被親人奪走、殺死的情況,又會如何呢?

美國有這麼一個極端的真實案例。

美劇《心靈獵人》的犯人原型之一埃德蒙·肯珀,15歲時謀殺了自己的祖父母。

24歲時,殺了母親並分屍、姦屍。

加上其他受害者,埃德蒙總共殺了10人,而後自首。

《心靈獵人》中的Edmund Kemper(左)

在他的講述中,童年的一次經歷對他影響至深——

父親把他當寵物養的雞給宰了。

母親則逼著他吃下雞頭。

這樣病態的家庭教育往往不是孤立的行為。

與之相伴的是日常的辱罵、貶低、嘲諷、虐待。

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下,埃德蒙養成了極度分裂的人格。

表面上溫和謙遜,內心卻漠視生命。

10歲就起了殺人的念頭,15歲被診斷出精神分裂症。

最終成為美國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之一。

Edmund Kemper本人

同時,寵物被奪走對孩子自我認同感的形成也有極大影響。

明明是自己所愛的東西,在家長眼中就這麼一文不值?

等於也間接否定了孩子們的付出和情感。

《玩具總動員3》

再加上孩子會模仿父母的行為,並下意識認為是對的。

所以他們可能也會就此覺得:

擅自奪走別人的心愛之物是好玩的,並且不必為此負責,也不必愧疚。

家長們往往意識不到自己錯了。

甚至會在孩子長大後,拿這件事當作茶餘飯後的消遣。

可能還要反問一句:「好不好笑啊?」

正如埃德蒙·肯珀,心愛的雞被殺給他留下了心理創傷。

而之後他有樣學樣,為了報復妹妹,虐殺了家裡的寵物貓。

埃德蒙並非天生的反社會人格。

他的智商高達145,曾夢想做一名警察。

卻一步步在畸形的家庭教育中淪喪為惡魔。

所以。

你還認為家長殘忍地奪去孩子所愛,並以此取樂只是一件小事嗎?

做好家長的門檻很高,可成為家長卻沒有門檻。

有些家長並未把孩子當作一個真正的「人」來看待。

當他們瞞著孩子,殘忍地將寵物殺死的那一刻。

其實也在心裡默認了:

孩子,也只是他們養的寵物罷了。

《小明和王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