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童話》為什麼成為一部不可錯過的TOP佳作?


有一種電影會永遠鐫刻在我們記憶之中,決不會因為時間的逝去而褪色。

每一次在記憶里或者在熒屏上與之重逢,我們都能夠感受到它鮮亮如新、溫馨如故。

很多時候,我們再看幾十年前甚至十年前的片子都會覺得,片子裡老土的氣息撲面而來,視之為落伍。

唯獨只有經典的愛情題材電影,才能讓我們無視背景、效果、服化的年代感,因為愛情的本質是唯一的,不同的只是過程。

今天說的這部電影,在豆瓣上評分8.4,同時它也是距今30多年的老電影,它就是香港導演張婉婷”移民三部曲”中的第二部《秋天的童話》。當年剛剛因《英雄本色》爆紅後從”票房毒藥”稱號走出來的周潤發,遇見正值芳華的鍾楚紅,這對銀幕情侶再度聚首,再加上帥氣迷人的歌手陳百強更是為影片披上了亮麗的外衣。

《秋天的童話》講述了一個簡單的故事

在唐人街做工的船頭尺(周潤髮飾)(周潤髮飾)受遠親之託照顧獨自到美國讀書的香港同鄉十三妹(鍾楚紅飾)(鍾楚紅飾)。

當十三妹(鍾楚紅飾)發現男友(陳百強飾)移情別戀時,心灰意冷,一次意外的煤氣洩漏事件,讓船頭尺(周潤髮飾)救了下來,在船頭尺(周潤髮飾)的照顧下,十三妹(鍾楚紅飾)走出了失戀後的傷心欲絕,從孤立無援的狀態慢慢融入紐約的學習生活中,船頭尺(周潤髮飾)也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這個美麗的姑娘,主動為她戒菸戒賭。但他們兩人無論從生活方式、興趣還是觀念上都各不相同。於是,愛情的種子,萌芽在紐約的秋,最後卻無始而終。

雖然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故事,在異國他鄉的相遇中以質樸的純美之愛動人心房,《秋天的童話》講述的不僅只是愛情,還有著關乎我們成長過程的某個點,導演於細節之處探微堪稱典範。

01

場景細節-碎片化

Vineent(陳百強)對十三妹(鍾楚紅飾)說:我記得伍迪艾倫說過

愛情就像一條鯊魚一樣,要不斷的向前遊,不然會死的

船頭奪過話,艾倫這樣說過嗎?艾倫說,這陷阱,這陷阱,偏讓我遇上。吹牛。

船頭尺(周潤髮飾)為了滿足李琪看歌劇的心願。辛苦跑去買了票可李琪那天晚上正好有事

於是只好去退票卻被警察當成黃牛抓到所幸李琪剛好路過給解了圍當時他說了一句話

我這一世什麼都沒有,只有自尊!

一片片碎片道出,十三妹(鍾楚紅飾)和船頭尺(周潤髮飾)因為文化背景上的差異,導致彼此間的情愫若即若離。

她在寫給她在寫給好朋友的信中說道:我們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但是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而在這種差異干擾下,十三妹(鍾楚紅飾)趨向於被動,船頭尺(周潤髮飾)則因自卑,羞怯於表達。

習慣著力刻畫不同文化背景和生長環境差異下感情的張婉婷,在《秋天的童話》裡,只是設置了年齡和文化的差異,讓故事顯得更輕鬆和美滿一些。

02

台詞細節——訴說情意的細膩

《秋天的童話》中十三妹(鍾楚紅飾)所說的台詞”戀愛一次,元氣大傷”以及”每一隻海鷗都是一個死了的水手的靈魂”,就凸顯了片中人物角色的性格,抒發的是女主角或者說是導演對於愛情的感觸,類似的台詞也還有很多,同樣精煉而深刻。

船頭尺(周潤髮飾):我最希望有一天在這裡開一家餐館,門口對著大西洋,每天晚上收工,搬張凳子出來,坐在門口,吹吹海風,喝喝啤酒,不知多寫意。

喜歡上一個人,眼睛裡除了她什麼都沒有,就連是被傷害,還拼命勸自己挺住。所以我們淚流滿面,步步回頭,可是只能向前走。

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間清爽的風,如古城溫暖的光,只要最後是你就好,今天你路過了誰?誰又丟失了你呢?

時間是個啞巴,它根本不會告訴我們真相。誰虛,誰實,全憑漸漸成熟的自己去揭曉答案。

台詞的細膩讓我們更深刻的理解,受過情傷的十三妹(鍾楚紅飾)和混跡於底層且自卑的船頭尺(周潤髮飾),看似彼此不搭調,但是這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在生活的磨礪中慢慢靠近,雖然錯過,但是心底有愛就好。

03

道具細節———折射愛情之光的迷離

一根舊錶帶,一塊舊懷錶。

《秋天的童話》中導演借鑒歐·亨利的小說《禮物》刻意設計了表這一道具,從而演繹了一曲帶有幾分幽默、幾分感動的愛之歌, 那錶帶的兩端似乎正好牽繫著船頭尺(周潤髮飾)和十三妹(鍾楚紅飾),哪怕已經分離得遙遠,但他們注定是要選擇重逢而不是永訣。

生活中所缺少的那些,並不足以感到可怕,卻最怕我們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而當那個目標,那個人生的航標浮現在眼前,再大的辛苦也將化作歡笑,將原本孤寂的心越牽越近。

導演張婉婷總是在自己的電影裡精心的設計一些貫穿全片的道具,而這些道具就成為了傳情達意的靈魂,讓人久久難忘。

在之後的作品《玻璃之城》中,她同樣設計了另外的道具,石膏做成的手模,還有那個重複出現的電話亭,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黎明飾演的港生臨走前送給舒淇飾演的韻文石膏手摸型時,他說:”我的生命線、感情線、事業線都是由你的名字組成。”此時,這樣的愛情宣言通過手摸能夠更形象的展現在大家面前。而在兩人斷了聯繫後,電話亭再次出現了,這次只是一個空鏡頭:寒冷的巴黎街角,孤獨的電話亭周邊再無足跡,只有皚皚白雪,空蕩無聲。

04

有一種愛情——叫做《秋天的童話》

有人說,導演張婉婷的最大魅力就是能將一場充滿人間煙火的愛情拍出不食人間煙火的純淨的味道來。

“秋天”,常常被詩人形容成蕭條落寞,而片中則應該是導演賦予留學生在國外凋零的生活。儘管影片讓現實中有著極大差距,像是兩條平行線、永不相交的兩個人,順其自然的心意相通,只是,再怎麼童話般的愛情,也要面臨現實的考驗。

愛上十三妹(鍾楚紅飾)的船頭尺(周潤髮飾),對十三妹(鍾楚紅飾)的感情卑微而畏縮,可是他生活中的一點一滴都是帶著溫馨的氣息。他用自己能夠想到的方式去努力改變自己迎合十三妹(鍾楚紅飾),他沒有去管自己對於改變的不適應,他依舊對嚮往的愛情一如從前,雖沒有豐腴的表達,但愛的明明白白。

船頭尺(周潤髮飾)傾其所有買了那個錶帶,帶著滿面的笑容開心的一路跑回去,卻沒有料到那卻是分別的開始,十三妹(鍾楚紅飾)走了,帶走了他畫的布魯克林大橋。畫面的一邊是黃色的出租車不斷從船頭尺(周潤髮飾)身邊擦過,另一邊是紐約傍晚的景色印在十三妹(鍾楚紅飾)的車窗前,他們打開禮物,一個是表,一個是錶帶。

他賣掉他的車傾其所有為她配了那條錶帶,她卻把表送給了他。兩個人各自打開禮物的時候,鍾楚紅忍著淚轉過頭去,周潤發臉上傷感,酸楚,無奈……

電影的最後,導演給了”童話”一個開放的結尾。十三妹(鍾楚紅飾)幾年後來到了那座橋,船頭尺(周潤髮飾)也真的在那裡開了一家餐館。

就像張愛玲說的: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船頭尺(周潤髮飾)也只是紳士的伸出手,怯怯地問了句:兩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