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空間》影評:假作真時真亦假,夢裡醒時醒亦夢


哈嘍大家好,今天要給大家推薦的影片是於2010年上映,被譽為克里斯托弗·諾蘭封神之作的《盜夢空間》。相信這部大牌雲集的“燒腦”影片很多觀眾即使看過,也會存在著很多疑問,那麼今天就跟隨小編來對這部影片進行深度解謎和分析吧。

該片講述了以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飾演的道姆·柯布(Cobb)為主角展開的一系列關於盜夢歷險的故事。作為這部電影的片名“inception”在本片中出現過多次,它的原義是指“開啟”,在本片中則是一個盜夢術語,即把某種想法植入目標人物的潛意識,使其認為這是他潛意識裡本身存在的。

而要完成這種操作,則至少需要三層夢境,因為夢境越深,意識越少,植入效果就越逼真,這就是為什麼從第一層淺夢境到第三層深夢境中景物越來越少的原因。 Inception作為拉開本片主要故事線的關鍵,日本能源大亨齋藤(Saito)乘著柯布與同事亞瑟和納什在針對其的盜夢行動失敗時,抓住柯布因為妻子自殺而遭到通緝,流亡海外,不得與孩子團聚的弱點,並以幫助柯布重返美國為條件,利用柯布幫他拆分競爭對手的集團,而要做到這點,就必須將“拆分集團”這一意識通過盜夢手段植入到對手的唯一繼承人費希爾的深層潛意識中,使其種下放棄家族公司、自立門戶的想法。

為了重返美國與兒女團聚,柯布偷偷求助於岳父邁爾斯,召集了夢境設計師(Architect)艾里阿德妮、夢境演員(Forger)艾姆斯和藥劑師(Chemist)尤瑟夫加入行動。在主角團真正開展盜夢行動之前,導演諾蘭做了許多關於盜夢的鋪墊以便觀眾能更好理解這個故事。影片的開頭與結尾相呼應,營造了夢境這一主題的神秘感,製造了懸念。隨即,鏡頭伴隨著旋轉的陀螺將觀眾的視線拉回了故事的最初。

作為盜夢師的柯佈在和同伴試圖盜取齋藤夢境的行動失敗,已逝妻子是柯布一直以來的心魔,她總是時不時出現在柯布的夢境中,擾亂了他原本的計劃,導致這次盜夢行動的失敗,也為後來的盜夢行動中存在的風險埋下伏筆。同時,影片開頭的這次盜夢行動所呈現的世界通過蒙太奇手法的大量運用,向我們展現出了夢境與現實之間的割裂感,而作為盜夢師,則能通過一定的技巧將夢境進行創造和控制,以獲取有效信息。在一層層夢境的遞進中,讓人分不清夢境與現實,而作為參照物的陀螺,出現過多次,陀螺作為主角的圖騰,與後來那枚亞瑟交給(Architect)艾里阿德妮灌鉛的骰子作用是一樣的,即提醒主角辨別現實與夢境。而作為這一行的另一忌諱,則是不能在夢境中創造現實中見過的景象,以免判斷力出現差錯。

在與柯布構築夢境的過程中,艾里阿德妮逐漸察覺到了柯布的秘密,原來,在柯布自己構築的夢境中,將亡妻困在了回憶的夢境裡。儘管艾里阿德妮覺得這違背了自己的認知,但是對於創造夢境的吸引力又讓她決定加入這次行動。

之後導演又藉亞瑟之口指出了盜夢行動的又一重要點,由於這次需要構築三層夢境,所以需要設計矛盾建築(paradox)以形成閉合迴路用於構築迷宮,輔助行動,而這一點,也在之後的行動中得到了運用,在亞瑟於第二層夢境與敵人較量時,矛盾建築就發揮了作用。影片最令人震撼的部分莫過於在影片進行到半小時處,對於四維空間的展示,讓人驚嘆於夢境的想像力與導演的創造力,這無疑是能載入影史的經典鏡頭。

故事的真正主線在飛機上的眾人服下由藥劑師尤瑟夫調配的催眠劑之後拉開帷幕,原以為能順利按照計劃進行的劫持行動,卻被一輛突如其來的火車打亂了陣腳。

同時,齋藤也在遭到伏擊時負了重傷。眾人在一番爭執時提出了又一個關於迷失域(limbo)的概念,在迷失域中,只有原始和無限的潛意識,並且會喪失記憶。而因為催眠劑太過強力,即使齋藤在這一層夢境中死去,也無法立馬在現實中甦醒,只能落到迷失域中。

同時,因為現實與夢境的時間差,現實的五分鐘約等於第一層夢境中的一小時,而迷失域則處在此次行動的第三層夢境之下,所以一旦進入迷失域,則意味著將要在那裡消耗幾十年的光陰,由於在limbo領域之上無人留下來作為協同刺激(Synchronize a kick),因此解救的辦法只有兩個,一個是有人去點醒夢中人,讓他自殺以回到現實世界,另一種是等催眠劑失效。這也解釋了開頭和結尾處,當柯布掉進迷失域,因為夢境裡的時間差,先在第三層夢境中死去的齋藤掉入迷失域後,經歷了數十年的時間,被柯布尋找到的時候,已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此次計劃被打亂的首要原因是目標對象費希爾受過盜夢專家的訓練在潛意識裡形成了自我保護,導致其潛意識裡的武裝人員對異常夢境裡的人進攻。而第二層原因,則是懷有隱情的柯布沒有說出火車突然出現的可能原因,導致計劃被打亂。

接下來,夢境演員艾姆斯在第一層夢境中偽裝成費希爾家族的老臣布朗寧去套出費希爾的線索,並且在第二層夢境中設計陷害了布朗寧,使本就對布朗寧懷有戒心的富二代費希爾最終倒戈向主角一方。留下來作為kick的亞瑟將費希爾連同其他人送入了第三層夢境。原本順利按計劃進行的第三層夢境卻在柯布妻子突然出現時被擾亂。

影片情節緊張刺激,線索環環相扣,給人出其不意又彷佛在預料之中的感覺,在前面埋下的疑問在觀看完整部影片後基本都能解答。結尾仍是諾蘭式開放結局,柯佈如願以償回到了美國兒女團聚,本該在現實中停止轉動的陀螺卻仍在轉動不由得讓人懷疑這是否仍然處於夢境之中,引人遐想與回味。人生如夢,戲如人生,即使處在現實之中尚不知真假,何況是夢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