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也要拍抗美援朝電影了?這個才叫驚喜


鄭曉龍忽悠姜文拍了部史詩級的大爛片《圖蘭朵》,梳著小辮子的薑文徹底顛覆了觀眾的認識,這應該是姜文在觀眾面前的最新露面。

其實,作為導演的薑文屬於異類,雖然拍過的電影數量屈指可數,但風格卻可以載入影史,嬉笑怒罵中充滿諷刺,尤其是《讓子彈飛》這部電影,網友調侃它是可以申遺的作品。

不過,姜文的電影口碑往往兩極分化,喜歡的人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的作品,不喜歡的人則覺得姜文拍的電影不知所云,他大概是最有個性的一個電影人。

現在,姜文居然也要接觸抗美援朝電影了,難道,愛國主義題材導演行列,又要多一位鬼才了?

說起抗美援朝電影,目前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陳凱歌徐克林超賢共同執導的《長津湖》兩部曲。去年國慶上部已經大放異彩,今

年春節下部預售遙遙領先,已經成為了這個類型裡很難逾越的高峰。

後來,張藝謀為了送女兒出道,也拍了《狙擊手》進軍春節檔。

不過因為《水門橋》太過強勢,目前排片和預售成績都不太理想,至於後期票房,還得看口碑的發酵。

抗美援朝題材近些年被不斷放大,一方面是為了紀念那段不能忘卻的歷史,另一方面是由於中美關係惡化的國際大環境。

央視率先推出《跨過鴨綠江》電視劇和電影,其他的影視劇看到了苗頭便都行動了起來。

說實話,姜文現在才入手應該有些晚了,但好在他選擇的題材卻是所有影片都未觸碰過的,那就是關於戰俘的故事。

《戰俘營裡的奧運會》這個標題,本身聽起來就有些荒誕,可如果看過2010年以這個真實事件為基礎拍攝的紀錄片《沒有鐵絲網的戰俘營》,你就會發現,現實比電影更加神奇。

我們的政策歷來優待俘虜,即便不在主場作戰,卻繼續延續傳統。

所以,抗美援朝期間的戰俘處理便有很多故事發生,而這些故事其實也是美國最不願意承認和宣傳的。

當時出兵朝鮮的是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戰俘營里便有很多來自五湖四海不同膚色不同國家的人,而這些人便湊在一起舉辦了十幾天的奧運會,所有的程序都按照標準奧運會模式進行,甚至還有傳遞奧運火炬的過程。

對於這麼一個聽起來都不可思議的故事,交給姜文這麼一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導演再合適不過。

既然戰場的大場面被《長津湖》拍了,小場面被《狙擊手》拍了,全方位的展示被《跨過鴨綠江》拍了,那麼把鏡頭掉轉給俘虜,是不是更震撼?

可姜文會怎麼拍呢?拍成《讓子彈飛》那樣你我之間的鬥爭?還是拍成《一步之遙》那樣無厘頭的故事?或者直接來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曖昧的歲月。

不管怎麼拍都是一個特別大的工程,尤其是需要協調各國的演員,然後要在商業和文藝之間平衡,同時又要能針砭時弊。

不過,我想姜文肯定會再前進一步,拍一拍這些俘虜回國後的狀態,長期被跟踪被審查,甚至被判刑坐牢,這個是更有意思的故事,姜文應該不會錯過吧。

總體說來,姜文的思維太過活躍,還真不知道他能把主旋律電影拍成什麼樣子?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很大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