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炅擇選秀淘汰,短視頻創業成功,圈粉百萬


七月,當我從中國媒體大學畢業,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崗位之後,我離開了北京,返回了我的家鄉諸暨市,開始了我自己的媒體生涯。說實話,你很會挑時間。 《服裝店銀行》短片的成功,讓我度過了自己進入這一行以來最忙碌的時光。更何況,這還是我徹底“自由身”之後,所有收入全部收入囊中的情況。

我這個樣子,就像是一個退伍的偶像。偶像明星必須要在台上露臉,但我一直都沒有這樣的資源。但是不要說我是“網紅”,我現在還不是很火。如果非要給目前的行業下一個界定的話,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詞語,叫做“自藝人”,即獨立經營的媒體藝術家。難道明星就不能做小視頻,不能做網絡媒體嗎?我就是通過在家鄉開的直播,給自己的家鄉帶來一些收入,然後用這些收入去拍《服裝店銀行》。我自己就是一個團體。我沒有錢請妝髮師,所以我只能自己給我化妝,或者給那些來我這個欄目的明星演員化妝。為了節省成本,我還親自設計了場景。

回鄉經商,也是出於現實考量。在北京,一個月最少也要上萬,而在我家鄉,一年才兩萬。再說了,自己可以在北京做,也可以在家裡做,還可以跟家人一起做,打車、吃飯什麼的,都要便宜得多。這個“戰略調整”,也是經過了慎重考慮的。等將來有一天,等我掙到足夠多的錢,能夠自己做生意,我就可以回到北京。這次的直播,是我自己搶過來的。因為我對這個牌子很有好感,所以我就給他們的負責人發了一條消息。出場費我不要了,能不能把視頻給我? ”第一次直播,我就買了他們兩個星期的營業額,然後我們就有了合作。我倒是覺得,自己應該多做一些事情。前些日子,我看過一個營銷賬號對我這次直播的評論,題目叫《失去工作的偶像好傷心》。我一點都不難過,也不能說我“慘”。在攝像機前我很開心。偶像就是偶像,有機會,哪怕再小,也能讓人熱血沸騰。那個時候,有不少人在觀看現場,我的表現也比較激動,也許這就是市場推廣的導師“發瘋”的誤解。

我只是一個平凡人家的小孩,人要做事,總離不開錢。這個問題很現實。我把所有的收入都拿出來,用來拍《服裝店銀行》。這不就是所謂的“賺錢養夢”嗎?但事實就是這樣。單幹以後,一切榮耀都要靠自己去爭取。但反過來說,你就會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那股“光芒”,已經漸漸消失了。如果你一個人和其他工作人員打交道,那麼你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就會降低。除了剪輯,製作,執行文案這些工作之外,題目的選擇都是由我自己決定的。既然確定了話題,那我就該請演員了。這讓她的經紀人很好奇,一個明星,為什麼要親自來和她談合同?不過我沒有經紀人,只能親自出馬。

總的來說,我還是比較走運的,例如李振寧成為了《服裝店銀行》的首個明星客座,他自己還花了大上千的化妝和髮型費用。但是,明星的邀請,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在這種情況下,經紀公司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我也見過一些明星,她自己很想來,可是她的經紀人卻拒絕了,她開出了一個很高的價格,她開了四五十萬的化妝費用,我在直播間裡一個月都賺不到這麼多。我不支持“白嫖”,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我可以負擔一切費用。不過,這對你們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平台。你要是以為我是一個商業客戶,那麼這種位置很有可能是錯誤的。而且,他們的心裡,也會有些失落。過去,生意上都是員工幫著聯繫,而現在,我自己也會用自己的賬號跟別人聊天。你將會看到以前被你手下員工忽略的留言,現在卻變得十分清晰。目前市場上的確是比較亂,由於總體上沒有多少活,各大品牌又都沒有這麼多的資金,所以很多人都是把自己的價格壓得很低,想要去爭取這為數不多的一些活動。有的時候,我開出的價格,也會有人出價,而且,有些人的名氣,可能會超過我,有些人,是業內的大佬。我聯繫的人會問:“那個人氣更高的人,為什麼要開出那麼高的價格?有沒有被爆出來的消息,有沒有被爆出來的消息?沒有,為什麼要開價?”

就好像我在網絡上看到的那些負面評論,我不僅要接受,而且要處理。我說,“親愛的,我們的演員很勤奮,他很火,但是他很厲害,所以我必須幫自己解圍,這樣才能讓他們認為“我”的作品很厲害。我現在是什麼感覺?他只能暫時忍耐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賺錢。對了,我聯繫的那些人,大多數都不知道樓炅擇就在網線的另一端,這可是個機密。

16歲那年,我似乎走到了人生的最低點。 《星動亞洲》只有一局,《明日之子》只有一局,《青春有你》只有一局,我已經習以為常了,我現在的狀態,叫做“一成不變”。有了背後的高峰,你就可以稱之為有了谷底。因此,我覺得我生活中沒有什麼波折。你說我努力跳舞的樣子很迷人,只可惜,就算我去參加節目,也得不到多少粉絲。你說,我這個角色,會由誰來扮演?沒有人會把我的劇情錄下來,也沒有人會把我在晚上練習舞蹈的過程錄下來。一個人都沒有。但是,也正是由於這次的節目,讓我學習到了一些關於化妝的知識。你是不清楚《青春有你》這個節目的化妝老師是多麼的不好安排,一些當紅的,甚至還會爭相搶奪那些有實力的,我現在名氣不大,就不爭了。但是我也很在意自己的長相,長得難看,就會影響我的心情。或許有人會等,但這樣一來,他們就失去了先機。反正我也不能控制她的容貌,她也不能控制她的容貌,所以,她可以嘗試著去改變她的容貌。我將盡力向一位化妝師學習技巧。

老實說,我並不認為,我為別的明星化妝和髮型,會降低自己的身份。我的妝容並不難看,我對自己的技術很有信心,從來不會在乎這些。當初我和姚柏南拍戲,他的化妝老師給我定了5000元的價格,我當時就在一旁看著,從他那裡學會了很多東西,然後再把這些東西用在趙讓的身上。做頭髮也是一樣,我在網絡上找了一些指導,自己摸索,漸漸的,我就學會了所有的東西。在《服裝店銀行》開拍前,我會先將幸運鏡頭的劇本打出來,再將從淘寶上購買的服裝製作成圖片,發送給演員。我不想讓所有人都到了片場,然後再進行配對和交流,那樣會耽誤很多時間。

這跟她當偶像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不認為每個人都是我的僕人,我認為我才是每個人的僕人。只要每個參加過《服裝店銀行》節目的人,自己,自己的團隊,自己的粉絲,都認同這個節目,那麼他們就會不斷地推薦更多的人過來。不僅僅是演藝圈,其他的領域也是如此。好的名聲,還是要自己打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