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拿下影帝,這國民男神不只有顏值


又一部亞洲新片,殺瘋了。

前段時間的「日本奧斯卡」頒獎禮上,它橫掃8項大獎。

包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男配、女配……

男神妻夫木聰憑此二封影帝。

女神安藤櫻淚灑頒獎台,片中演技被全網誇讚有新突破。

巧的是,這部電影和安藤櫻不久前的爆款劇《重啟人生》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日本電影這方面太領先了」

盼了又盼,這部電影終於上線了。

它憑啥「封神」?

魚叔今天就來聊一聊——

《某個男人》

ある男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經常刷到這樣的離譜新聞:

女子結婚20年,才知道丈夫是億萬富翁

女子結婚25年,意外發現丈夫另有妻兒

女子結婚5年,發現丈夫學歷/職業造假

……

每每令人感嘆,人究竟能有多少副面孔。

而電影裡的故事,就更離譜了。

安藤櫻飾演的女主,和丈夫恩愛多年。

但直到丈夫意外身亡後,她才得知:

丈夫的身份是假冒的。

他根本不是「谷口大祐」。

這就意味著,她的婚姻在法律層面失效了。

全家的姓氏也得改。

與此同時,真正的谷口大祐的親屬,也在等一個說法。

妻子又急又怕,找來了律師城戶(妻夫木聰飾)跟進此事。

因為尚無頭緒,他們用「X先生」來指代丈夫。

在妻子眼裡,X先生平日樂善好施。

身為伐木工人,過著兩點一線的平凡生活。

最大的愛好,也不過是畫畫。

這樣的老實人,怎麼會是一個偽造身份的騙婚「渣男」?

妻子說著,還翻出丈夫的畫本為證。

可其中一頁,卻引起律師城戶的高度警覺。

這獨特的畫風,似曾相識。

城戶很快鎖定了一名畫家,其長相與X先生高度相似。

生活習慣卻天差地別,不但酗酒,還嗜賭欠下巨債。

最終惡向膽邊生,洗劫了建築公司老闆的住所,並將一家三口殘忍殺害。

這個畫家,早在二十年前便已伏法。

留下一個兒子,背上殺人犯之子的罵名。

至此,真相呼之欲出。

沒錯,這個殺人犯之子,正是X先生。

今年三月,一場辯論席捲全網。

羅翔評一人犯罪影響家屬考公,登上熱搜。

罪犯親屬是否應當享有平等的權利,令正反兩方爭論不休。

《某個男人》想要探討的,也是身份危機。

一個殺人犯的兒子想在社會立足,無比艱難。

成年後的X,迷上了拳擊。

他的進步神速,很快就劍指新人王。

可是門外傳來的一句輕聲議論,讓他猝不及防。

「果然是繼承了父親的血統」

這句話宛如勾魂索,牽扯出了X努力擺脫的記憶。

他彷彿又回到了那個陽光刺眼的午後,目睹著滿手是血的父親向他走來。

目送父親被警察銬上車,耳邊人聲嘈雜。

成長是一件可怕的事。

慢慢的,他長得越來越像父親了。

和女朋友親熱時,他無意瞥到鏡子。

不可抑止地情緒失控,瘋一般扯拽自己的面皮。

他痛恨父親,更恐懼自己潛在的暴力因子。

他選擇成為拳擊手,不是為了宣洩,反而是為了挨打。

為父親贖罪,也讓自己進入一種修行。

只是這種修行最終也被無情地剝奪。

「一想到我身體裡住著父親,我就想揪我的皮肉,把他扒下來。」

他的人生只剩下一條出路,洗白。

通過中介,他多次更換姓名。

最終遇見了谷口大祐,後者因不願爭奪家產同樣選擇背井離鄉。

兩人交換了身份,準備重啟人生。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即便X已經努力地改頭換面,但依然無法徹底摒棄出身對他的影響。

哪怕他做著一份普通的工作,和妻子過上了安穩的生活。

一切往事仍會隨著他的意外死亡,重新掀起波瀾。

他仍會因為是殺人犯的兒子,而被不少人質疑、揣測。

「家庭環境很容易影響孩子的人生」

X並不是個例。

所謂「某個男人」,其實是一群人。

是一群想要告別出身,以新的身份生活的人。

律師城戶,也是其中之一。

他的真實身份,是在日朝鮮人。

外表冷峻的他,卻在調查X先生一案時,有過三次暴怒。

第一次,他前往監獄裡探視身份中介團伙的頭目。

這個怪老頭卻從不叫他的名字,屢次三番拿出「朝鮮人」的字眼挑逗。

第二次,發生在他專注觀看電視新聞時。

兒子玩鬧打翻了酒杯。

他登時情緒失控,破天荒吼了兒子。

電視上播放的,是關於反朝鮮裔遊行的報導。

這樣的排外情緒無處不在。

家庭聚餐時,老丈人指著移民政策高談闊論,發表對在日外國人的仇視言論。

「現在的日本還沒寬裕到去顧及這些傢伙」

城戶只好在一旁賠笑,臉上寫滿了擰巴。

一旁的丈母娘看在眼裡,輕描淡寫地找補。

「過了三代就是日本人了。」

作為一名律師,城戶拼命地融入日本社會。

但,馬腳是藏不住的。

在面對委託人送禮道謝時,城戶總會習慣性按照朝鮮的禮節,苦著臉推讓。

一旁的師兄就會小聲指正他,坦誠高興地接受就是了。

更擋不住,整個社會的歧視。

右翼思想橫行,排外遊行時有發生,極盡辱罵之言辭。

即使在平靜的小酒館裡,顧客們都編織著「朝鮮綁架日本人」的謠言。

「外國人滾出去」

體內流淌的血液,竟成為了原罪。

漸漸,城戶對X的遭遇感同身受。

於是,當他聽到別人對X的惡意揣度後,第三次發怒。

板著臉陳述X的苦衷,也道出自己的心聲。

「過去遭遇過什麼都無所謂,只想拋棄現在的自己」

他似乎也找到了擺脫舊我的出路。

在得知妻子出軌後,他表情平靜沒有聲張。

再次出現在異鄉酒館,他已搖身變為「谷口大祐」。

戴上一副又一副假面,開啟新的人生。

懸疑片愛好者勢必會對本片失望。

因為它並沒有將X先生的身份當作終極懸念。

反而早早就揭曉了真相,轉而探討更深刻的社會議題。

而這也恰恰是它能獲得獎項青睞的原因。

懸疑外殼之下,描繪的是當代人的心理畫像。

「假面」,是日本電影的慣用元素。

在不同時代語境下,卻起到截然不同的效用。

1966年,敕使河原宏導演的《他人之顏》中,男主角戴著別人的臉生活,逐漸迷失了自我。

充滿對存在的質疑,探討著人的異化。

在戰後的日本人眼中,逃避可恥,並且無用。

到了2012年,《盜鑰匙的方法》成為交換人生題材的又一力作。

這次是詼諧的喜劇,廢柴與職業殺手極限一換一。

但底子裡,還是催人上進的「屌絲逆襲」。

逃避有點用,但仍是可恥的。

再看十年後的《某個男人》,明顯「喪氣」不少。

玩弄反轉的懸疑、針砭世情的野心,全然沒有。

反倒多了幾絲躺平的意味。

逃避有用,也不可恥。

起初,X一心想要克服自己的心魔。

所以跑去練拳,在自虐中修行。

威嚴如父的教練,溫和親密的師兄,似乎也補全了他人生的裂痕。

「你現在的家人,是我們吧」

但在社會的歧視下,他無路可逃。

改名換姓後,遇見了女主。

剛交往時,他們曾有一次在車內親熱。

車窗化作單面鏡,他看到自己的臉後,緊縮起眉頭。

痛苦地喘著粗氣,幾乎就要窒息。

他一度無法面對自己的過去。

他想要的,不過是一段平凡的生活。

但最後在與女主的交往中,他想通了。

與其費力與自己和解,不如擁抱新的人生。

同樣的心理變化,也發生在女主身上。

丈夫死後,她陷入了巨大的困惑。

過去三年多的婚姻,幾乎成為了一場騙局。

「我究竟參與了誰的人生啊」

是兒子的一段話,讓她有了新的領悟。

真正值得懷念的,並非一個身份,而是某個具體的人。

「爸爸死後,產生的悲傷的情感,其實已經沒有了。」

「但總是感覺,很寂寞。」

當女主得知丈夫生前沒有任何罪,眼角不禁泛紅。

自己的愛人是善良的,就足夠了。

至於身世如何,也不必刨根問底。

她只需要知道,丈夫最幸福的一段人生,是與自己度過的。

「感覺可能沒必要知道真相。」

是否逃避自己的人生,每個人的答案各有不同。

生活總會給以我們各種各樣的「真相」,社會傳來或隱或顯的「鞭策」。

但,一條路走到黑,往往忘記了為何而出發。

世界不過在高牆之內,出口由刀斧組成。

所謂的逃避,其實也是在竭盡全力地找路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