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老朋友》開播趙小棠共情落淚銀髮綜藝開啟新方向


9月18日,《百川綜藝季》的第三檔子節目《百川老朋友》(下)如約上線,在這檔主打中老年社交觀察的節目中,付笛聲、倪萍、易立競等人作為代際觀察員,以敏銳的洞察力透過嘉賓們與家人、朋友的互動表象,洞悉中老年人的社交需求及中國家庭代際關係的深刻問題。通過各個嘉賓的相處模式、家庭關係及個性特點,觀察員們就中式家庭相處過程中“如何溫柔的表達愛意”展開了深入討論。

趙小棠共情落淚付笛聲不會溫柔表達愛意

《百川老朋友》的居住氛圍圍繞著溫暖社交打造,阿姨叔叔們各自分組在溫馨的社交環境中相互熟悉。李鳴、劉子劍兩位叔叔一邊“巡視房間”一邊寒暄交流。而阿姨們則領先一步,叔叔們還在客套之際,劉穎萍、江蓉、陳英三位阿姨便已在房間裡多角度合照開始了“姐妹趴”。

這些叔叔阿姨大多有兒有女,多年來將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家庭上從而忽略了自身的情感訴求。在與同齡人的交往中,他們逐漸找回了傾訴與分享的快樂。而隨著交流的深入,關於代際間如何相處的靈魂拷問逐漸浮出水面。兩代人觀念與情感的碰撞為節目預埋了一條感人的敘事主線。

小管家趙小棠在吃飯時,聽著嘉賓江蓉談及“生命很脆弱要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家人的負責”時在一旁默默流淚,說自己非常理解這種感受,趙小棠的父親有一次做手術挺嚴重的,結果父母誰也沒告訴她,當時自己還在上海出差,後來回去看望父親的時候發現,說很小的手術但其實創面也很嚴重。父母與子女之間的報喜不報憂,這好像慢慢成為一個常態。

節目裡那些嘉賓都是不敢聯繫兒女的,尤其是嘉賓李鳴談及接到女兒的電話,都會很緊張。而來不了現場的都會為孩子們找補:忙著呢。劉穎萍打電話時,聽到長時間未接,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當電話接通聽到準確來參加的信息時臉上才露出笑容。而在觀察室中的付笛聲在被倪萍問到和兒子的相處模式時,也感嘆在日常生活中,作為父親,其實是沒辦法溫柔表達愛意,自己也不清楚該如何表達。

沉重的話題過後,快樂氛圍洋溢在第二天的出行里,一大清早團長李鳴準備的驚喜驚艷眾人,他帶來了自己的摩托騎行隊,倪萍、易立競、紛紛表示李叔“好帥哦”“太酷了”。在隨後的參觀舊物館、踢毽子、跳繩的環節裡嘉賓們則表示:即使歲月讓我們變老,心依舊年輕。

究竟是一檔怎樣的綜藝 讓網友紛紛表示我想家了

或許最初都是衝著趙小棠、倪萍、楊迪、易立競、付笛聲等明星陣容點開了這檔節目,但隨著嘉賓和子女的相處模式引發的共情,使得節目快速圈粉。同步的彈幕中網友紛紛表示;“我想家了”“想吃媽媽做的菜了”“好久沒有和媽媽好好說過話了,和她說得最多的話就是我太忙了,一會回”。

究竟是一檔怎麼樣的綜藝,讓人看完只想回家。在早前的看片會中,《百川老朋友》總導演王知藝就提到“老年人的節目很難被商業市場關注”,這句話揭示了老年節目創制面臨的困難。過去這些年,綜藝市場長期狂奔在青年潮流垂綜這條道上,但曾幾何時,給普羅大眾帶去歡樂和感動,才是綜藝的原初價值。

《百川老朋友》把鏡頭對準銀髮族和中國式父母群體,顯然走了與流量導向相反的路子。談及《百川老朋友》對傳統市場創制思維的打破,總導演王知藝坦言,“這是一個社會痛點,是一個大的社會現象。我們國家現在老齡化社會越來越重,老年人們需要有節目可以看”。而總導演周君則表達了該節目帶來的創作啟迪,“我做了一個決定,在今後的項目執行或創意研發過程中,我會專注於人性的發掘、從普通用戶的真正人性需求上去尋找創意的原點,而不是尋找一些技術。”

如何填補“銀髮群體”市場的空白,《百川老朋友》是導演組從情感需求處深度探索產生的成果,是以情感觀察類的洞察為基礎,結合《百川老朋友》的內容形式,對比同類型其他賽道做出的改變,也是創制者渴望打破常規賽道的一次重要嘗試。 《百川老朋友》從更多的視角賦予了觀眾的新鮮感,也賦予了關於“銀髮群體”類綜藝節目更多的探索與突破性。

《百川綜藝季》由抖音出品,北京衛視、江蘇衛視聯合出品,君樂寶小小魯班兒童奶粉獨家冠名、立邦聯合贊助,第三檔子節目《百川老朋友》下期將於9月16日(週五)12:00在抖音上線,北京衛視將於9月16日(週五)20:20同步播出長沙老朋友驛站,9月18日(週日)21:45播出北京老朋友驛站。

免責聲明:

中國網娛樂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