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會2160萬懸賞上熱搜,車曉豪門往事再被提:我沒拿3億分手費


2021年,一則李兆會被天價懸賞的信息登上熱搜。

李兆會何許人也?

山西前首富,海鑫鋼鐵的前掌舵人,29歲就曾擁有百億身家的青年才俊。

但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還是著名女星車曉前夫的身份。

12年,正是春風得意的李兆會,大手一揮,便送給了車曉一場豪擲5000萬的世紀婚禮。

當時到場的賓客不僅不需要隨禮金,每人還有500元的紅包可拿。

光送紅包,李兆會便送出去了600多萬。

除此之外,婚禮現場還掛滿了9999個大紅燈籠,擺了600多桌的酒席。

勞斯萊斯打頭的200輛豪車浩浩蕩盪地駛來,

作為新娘的車曉一身純手工訂製的秀禾,戴著幾百萬的祖母綠首飾驚艷亮相。

但曾經的婚禮有多風光,如今的東躲西藏便有多淒涼。

車曉、李兆會離婚的這10年,彼此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01

很多人都愛用“美女和野獸”來形容車曉和李兆會的結合。

嫁給李兆會之前,車曉剛憑藉《非誠勿擾》中短短幾分鐘的驚艷亮相被封為“國民女神”,

而李兆會雖然和車曉同齡,但兩個人站在一起就像兩代人,

除了百億身家外,李兆會再沒能拿得出手的東西。

所以很多人都堅信:車曉是為了錢才嫁給李兆會。

對於這個觀點,車曉不能苟同,

“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我們兩情相悅礙著誰了?”

因為她的身家,也並不弱。

車曉是個星三代。

前段時間去世的老藝術家車毅,正是車曉的親奶奶。

車毅早年拍攝過《紅燈記》,後來轉行當導演,拍攝了多部電視劇。

1988年,還曾榮獲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功勳榮譽章等獎章。

她的父母也皆是演藝圈有名的人士。

母親王麗雲是總政話劇團國家一級演員,也是現在觀眾熟知的“媽媽專業戶”。

父親車曉彤參演過《西遊記》、《亮劍》,現在更多的是投身幕後工作。

在家庭氛圍的熏染下,車曉從小就有著極高的藝術天賦。

當年王麗雲本想將女兒培養成彈鋼琴的優雅女性,

誰料車曉偏要走上他們夫妻的老路,

一頭扎進了表演之中。

小小年紀,車曉便成了大院裡的“大明星”,

曾先後出演過《背影》、《風鈴》等數十部作品,在圈子里赫赫有名。

後來她協助父親排演的一部小品,還贏得了滿堂喝彩,登上了央視的“雙擁春節晚會”。

這些經歷讓車曉的內心種上了一顆演戲的種子。

在很多人在還為未來迷茫時,她就已經下定了決心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

可因為在演戲上浪費的時間太長,

車曉的成績並不理想。

無緣於北影本科班的她,最後選擇了高職班。

雖然逐夢的道路上遇到些波折,

但這並不影響車曉一入校便成了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身材窈窕,面容清麗的她,宛如一朵清水芙蓉,

輕而易舉地吸引了很多人的視線。

其中就包括了車曉的第一段戀情。

兩人是青澀的校園戀情。

微風帶來了春天的戀愛氣息,

車曉牽起了身邊男孩子的手。

可年少時的感情總是來去匆匆,轉眼間便隨風消逝在了過往。

這段青澀的戀情並沒有在她的心上泛起多少波瀾,

因為她的心神已經全部被父母的離異吸引住了。

這些年,王麗雲和車曉彤的感情磕磕絆絆,

在無盡的爭吵中,夫妻倆消耗了最後一絲情分。

但礙於女兒,夫妻倆一直湊合到了現在。

眼看著女兒已經進入大學長大成人,王麗雲和車曉彤離婚了。

得知消息的那一天,車曉一個人在宿舍裡默默落淚許久。

淚水幾次遮掩住了她的視線。

情感上,她不願父母離開,但理智上,她明白感情不該勉強。

她也談了戀愛,明白強扭的瓜不甜。

好在父母雖然離異了,但對她的愛並沒有變。

也許是距離產生美,父母分開後,關係反而比之前更加融洽。

車曉也漸漸地放下了心結,開始一心地投入到了學校的學習中。

2004年,她以《水兵俱樂部》正式出道,

有父母的保駕護航,加上本人的演技也可圈可點,車曉的演藝之路走得極順。

沒多久,她就被華誼收入旗下,成了華誼力捧的新生代小花。

跟車曉的順風順水相比,李兆會的人生就要跌宕起伏的多。

02

1981年,李兆會出生於山西聞喜縣。

聞喜縣又窮又閉塞。

但它的地下卻埋藏了無盡的財富。

在李兆會6歲那年,他的父親李海倉集資了40多萬,極富魄力地開辦了一個洗煤廠。

而這也成為他今後龐大商業帝國的第一環。

搭藉著改革開發的東風,他的工廠越辦越大。

沒幾年,李兆會的家中就蓋起了豪華的大別墅,

他的生活也發生了驚天的變化。

後來李海倉創立的海鑫鋼材,成了國內最大的鋼鐵企業之一。

光每年上交的稅款,就幫助聞喜縣摘掉了貧困的帽子,還養活了將近2/3的人口。

李兆會也搖身一變,成了身價不菲的富二代。

從武漢科技大學學習完企業管理後,被父親送到了國外去鍍金。

在海外的生活無憂無慮。

他和車曉的人生就像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

可一聲槍響,卻將他們今後的命運緊緊地糾纏在了一起。

舉槍的,是一個名為馮引亮的商人。

槍口對準的,是李兆會的父親李海倉。

兩人因為一起土地轉讓糾紛起了齷齪。

在射殺李海倉後,馮引亮飲彈自盡,

留給了海鑫鋼材一個巨大的爛攤子。

因為是家族企業的管理模式,李海倉意外去世後群龍無首。

國外留學的李兆會被緊急召回。

而李兆會的五叔李天虎成了當年呼聲最高的掌舵人。

李兆會和父親

他從小就跟在哥哥李海倉身後,一同創下了海鑫的神話。

無論是資歷還是經驗,他都完胜花花公子李兆會。

但他們的父親李春元卻是一個很傳統的老人。

他認為海鑫鋼材是三兒子一手創立的,那這份產業就應交由到他的子嗣手中。

為了逼迫李天虎不與外甥爭家產,

他甚至主動放棄了自己應有的繼承權。

在他的一手扶持下,年紀輕輕地李兆會坐穩了接班人的位置。

此時的車曉還未畢業,

據兩人相識還有7年。

這7年時間裡,足以讓李兆會將父親留下的產業做大做強。

當年22歲的李兆會,雖然在國外鍍了一層金,

但在很多人眼裡依舊是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

公司裡不滿他的人大有所在。

為了防止他被人下絆子,李春元還特意為孫子組建了一個類似委員會的機構。

讓集團裡幾位元老級的人物坐鎮,幫他穩定人心。

可年輕氣盛的李兆會,與機構的成員相處的並不融洽。

經受過新思想他決策新奇大膽,與海鑫一貫的穩紮穩打截然相反。

幾人在決策中經常產生摩擦。

為了樹立自己的微信,李兆會甚至將集團裡的反對聲明昇暗貶。

不過他也並非繡花枕頭。

繼承了父親過人膽識的李兆會,第二年便以近6億的價格收購中信銀行的股份,一腳踏入了投資圈。

正逢股市長紅,李兆會掙了個盆滿缽滿,

海鑫集團在他的發展下市值達到70多億,光繳納的稅款就高達了12億。

2005年,鋼鐵行業受到衝擊,在全國產業都不景氣的狀況下,

李兆會依舊帶領海鑫集團創造出了年銷售額80多億元,淨利潤超過4億元的優異成績。

2006年,他入選中國富豪榜第56名,同時也成為了最年輕的一位富豪。

他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也許是吃到了投資圈的紅利。

李兆會還投資了房地產、兒童樂園等多家項目,資本翻了數倍。

相較於辛辛苦苦做實業,投資確實是一條捷徑。

2008年,他以129億的身家,成為了山西的首富。

正當他志得意滿之際,車曉也恰好出現在了他的視線裡。

03

都說人生得意須盡歡。

有錢後的李兆會絲毫不會虧待自己。

先是購買了四輛豪車,連不會開車的母親都沒有拉下。

而後又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購置了豪宅。

甚至大手一揮,買下了價值3億的私人飛機。

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李兆會,要說有什麼缺憾,大概就是身邊缺了一個枕邊人。

正巧車曉憑著《艱難愛情》、《身份的證明》、《非誠勿擾》大火,

被媒體封為了新一代“國民女神”。

看著明眸皓齒的車曉,李兆會只覺得遇到了心上人。

他費盡心思地與車曉見了面,

但車曉對他的印像只是平平。

在聽過他的經歷後,也只是覺得他“他很有文化,說話做事都很穩重。”

當時的車曉正處於事業上升期,她本不想過早地成婚。

可她實在沒抵擋住李兆會的猛烈攻勢。

父母離異後,車曉很長一段時間都對愛情敬而遠之。

可李兆會的堅持不懈,卻一點點打動了她冰封的內心。

在談到兩人的戀愛細節時,她就像沉溺於戀情的小女生,

繪聲繪色的講起兩人的甜蜜。

她會講李兆會去探班時專門為她準備的小驚喜,會講李兆會孩子氣的把兩人的手機換成了相同的型號……

雖然嘴上嫌棄道,“你很幼稚哎”,但嘴角都是笑意。

兩人在一起後第一次過聖誕節。

李兆會從國外出差回來後特意趕到她的身邊,兩人在一間浪漫至極的餐廳約會。

當時車曉趕到時,看到兩手空空的李兆會,原本有些失落。

但隨著兩人的落座,李兆會卻突然掏出了一大束的玫瑰,中間還用花瓣勾勒出了車曉的名字。

面對男友準備的小浪漫,車曉的心中充滿了欣喜。

一個男人愛不愛你是能看出來的。

在李兆會的溫柔攻勢下,車曉很快便潰不成軍。

兩人在相識3個月後,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2010年,兩人結婚時,並沒有大肆宣揚,只是低調的邀請了身邊的好友。

但兩人一個是當紅女明星,一個是山西首富。

就是想低調都低調不起來。

更何況為了表達對妻子的愛意,李兆會準備的這場婚禮可謂轟動一時。

即使過了很多年,依舊被人津津樂道。

據悉當年光來維持秩序的保安,就有一百多人。

結婚後,車曉並沒有退居幕後,成為一名養尊處優的貴太太。

她和朱雨辰、白百何兩人合作了電視劇《說謊的愛人》,

據傳李兆會還將北京一處繁華地帶的奢侈品店買下,送給車曉打發時間。

後來車曉和老東家華誼鬧崩,天價的違約金也是說拿就拿。

正當所有人都對車曉的豪門生活充滿艷羨時,

她和李兆會離婚的消息卻猝不及防地傳來。

距兩人的世紀婚禮還沒過去兩年,兩人就走向了分崩離析。

這讓所有人都充滿了不解。

當時關於兩人離婚的原因,也有兩個較為合理的揣測。

一個是李兆會的母親希望車曉能退出演藝圈,早日為李家傳宗接代,安心在家相夫教子,而車曉不願放棄打拼好的事業選擇了拒絕。

另一個是李兆會劈腿了更加年輕美貌的女演員程媛媛,夫妻感情就此斷裂。

不過第二個說法遭到了程媛媛的否認,並且在之後有關小三謠言的訴訟中取得了勝利。

但車曉和李兆會離婚的原因依舊破朔迷離。

有關兩人離婚的原因,她也只是以一句“性格不合”匆匆帶過。

不論媒體如何追問,她都從未說過李兆會一句壞話。

“在我看來,生活中他就是一個小孩,他也很需要別人關心關愛,他那樣一個境遇的人,比較少人跟他說一些掏心的關心話。他可能愛的也是這一點,畢竟這個東西很寶貴。”

可媒體對他們的惡意揣測並沒有就此止步。

在兩人的沉默中,甚至流傳出了“三億分手費”的說法。

有人信誓旦旦道,李兆會給了車曉三億的分手費,因此車曉才不會說李兆會一句壞話。

面對這些謠言,車曉直接回懟道,

“夫妻不成我們還是朋友,對方的家產是人家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我不要!”

王麗雲也力挺女兒道,

“我女兒不是那樣的人,人家賺錢也不容易。”

但這些似是而非的謠言依舊對車曉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豪門棄婦”,“天價分手費”成了她如何也擺脫不了的標籤。

在那之後,車曉在演藝圈消失了很久。

那段時間,王麗雲一直陪在了女兒身邊。

跟李兆會離婚後,車曉有過幾段似是而非的緋聞,

卻始終沒有再走入婚姻的殿堂。

她的不婚也成了母親的心病。

王麗云不想讓自己婚姻的遺憾在女兒身上再上演,

她一直鼓勵女兒重新開啟一段新戀情。

但車曉的心卻全放在了事業上。

2016年,她憑著和孫紅雷合作的《好先生》再度殺回了觀眾的視線。

之後她又和王凱、江疏影合作了《清平樂》,和朱一龍、劉詩詩合作了《親愛的自己》,和趙麗穎、王一博合作了《有翡》,和孫紅雷、張藝興合作了《掃黑風暴》……

重新回到熒幕上的她,從萬眾矚目的主角成了邊角的配角,但不變的是她精湛的演技。

即使戲份不多,依舊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經過時間沉澱後的車曉,有了時光的魅力。

不過恐怕連她也沒想到,

自己再一次活躍在觀眾的視野裡,

不是因為精湛的演技,而是因為曾經與李兆會的豪門往事。

當年股市的投資雖然為李兆會攢下了百億身家,卻也為他今後的發展埋下了禍端。

一心只想搞投資賺快錢的他,忽視了實業才是發展的根本。

等到投資的虛擬帝國消亡時,海鑫集團也走到了盡頭。

2013年,海鑫集團的資金鍊斷裂,銀行拒絕貸款,

李兆會直接從百億富豪變成了百億負翁,

背負了104億的欠款。

2014年,海鑫集團正式破產。

李兆會無法接受海鑫大廈將傾的局面,

他面對台下的股東表示,

“公司是父親的,絕不會讓公司敗在我手裡!”

話語雖然鏗鏘有力,但他的行動卻蒼白無力。

他名下所有的資產都堵不上海鑫的窟窿,

到2015年,海鑫集團已經負債超過了200億。

34歲的李兆會在出現在債權人面前,深深地鞠躬道,他一定會償還掉所有的債務。

然而那是他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

之後李兆會消失在茫茫人海。

並在2018年成了有名的老賴。

甚至在2021年,被人天價懸賞。

面對李兆會的現狀,車曉並沒有落井下石。

即使有人勸她趁機炒作翻紅,她也很是不屑。

曾經夫妻一場,李兆會落得現在境遇,她也很是唏噓。

結語:

離婚10年,車曉和李兆會的人生髮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如今車曉依舊在喜愛的演藝事業中拼搏,

已經40歲的她沒有輕易地再嘗試新的一段戀情。

而李兆會也“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成了被懸賞的老賴。

兩人的人生在短暫的交匯後,駛向了不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