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韓國翻拍中國影視作品,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10月初,一組韓版《不能說的秘密》的片場照流出,讓眾人的目光聚焦在這部翻拍自周杰倫導演處女作的韓國電影上來。對於這次翻拍,中國觀眾喜聞樂見。早在2008年《不能說的秘密》韓國上映時,便深受韓國觀眾喜歡,被譽為“神作”。 2015年《不能說的秘密》韓國重映。而前不久,疫情之下的韓國影院行業為了自救還曾第三度上映《不能說的秘密》,而這部經典也再次受到韓國觀眾熱捧。

在國內,無論是獲得高分好評的電影《誤殺》,還是創造高點擊率的劇集《玫瑰之戰》,翻拍國外經典影視作品似乎已經是一種現象。然而,翻拍這樣的事在全球化的今天也是“有來有往”,在這次韓國翻拍《不能說的秘密》的背後,更多的是我們所不知道的“文化輸出”的故事。

從黃金港片到《無間道》

見證港片的世界影響力

提及被翻拍的中國作品,不得不提《無間道》,這恐怕是中國最蜚聲全球的翻拍作品了——在被譽為港片最後的光輝、救市之作之際,《無間道》因為劇情的精彩與曲折,以及極為哲理性的影片內涵,被好萊塢買走版權,並交付於擅長黑幫影片的馬丁·斯科塞斯拍攝,並邀請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與馬特·達蒙加盟。

最後該影片也不負其好萊塢最頂級的陣容,取得了十分優異的成績,不僅全球收穫了2.8億美元票房,更是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四個重量級大獎,風光無限。相比之下翻拍自香港影片《見鬼》的好萊塢影片《異度見鬼》除了創造過不小的票房奇蹟外,其他方面就稍顯遜色。

其實《無間道》不僅僅只有好萊塢翻拍過,2012年日本將其翻拍為系列電影《DoubleFace》。 2013年韓國也將其翻拍為電影《新世界》,並在韓國橫掃各類獎項,更有中國觀眾感慨:“洞察人性,《新世界》遠勝《無間道》。”因此這部翻拍影片在豆瓣上的評分甚至高過好萊塢版。

毋容置疑,韓國是翻拍中國影視作品最多的國家之一,這不僅在於兩者都受到來自儒家文化的熏陶,更來自於黃金時期的港片對韓國影視崛起的深刻影響。上世紀80到90年代,韓國作為經濟騰飛的“亞洲四小龍”之一,與同樣處於飛速發展的香港有著深切的經濟文化交流,隨著港片巔峰時期的到來,港片被不斷輸送到韓國。

周潤發、周星馳、成龍等香港明星的作品不僅出現在韓國大銀幕上,更以錄像帶的形式在韓國盛行,而看著這些經典港片成長起來的韓國電影人後來便成為了韓國電影崛起的中流砥柱,在他們進入影視行業後,翻拍那些為其留下難以磨滅印象的香港電影則成為他們充滿儀式感的致敬。

因此在一段時間內,《英雄本色》被翻拍成《無籍者》,《逃學威龍》被翻拍成《逃學威鳳》,以及後來的《無間道》《跟踪》《毒戰》等典型的警匪港片也被韓國翻拍。可以說,韓國翻拍最多的中國電影便是香港的警匪片,這不僅歸結於韓國人的“港片情懷”,也在於香港警匪片是其最成熟、最經典、最精彩的類型代表,不僅有著精彩的動作槍戰場景與巧妙的劇情構思,還有著獨具一格的江湖豪情。

從這點來看,也就能理解韓國翻拍內地電影《全民目擊》的緣由了,這部由郭富城、孫紅雷主演的電影,在劇情上靠著精彩的反轉獲得了觀眾的青睞,其中的“巧思”是韓國版《沉默》的導演尤為看中的。除此之外2021年,劉德華、劉燁主演的《解救吾先生》也被韓國翻拍為電影《人質》。

從翻拍經典港片到內地影片,不難看出韓國電影人對於中國警匪題材的喜愛。但是隨著香港經典警匪片黃金期的逝去,《不能說的秘密》此類奇幻的、甜蜜的作品也漸漸得到海外觀眾的認可,甚至像鮮有翻拍中國電影的日本也在去年翻拍了中國台灣的經典青春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還同步將主題曲也翻唱了。

從台灣偶像到內地爆劇

愛情當道甜蜜無限

2014年到2015年,韓國偶像劇陷入瓶頸,而隨著中國大陸電視劇的崛起,其亞洲市場也被漸漸瓜分,韓國偶像劇將目光轉投中國偶像劇——首先瞄準的是在亞洲市場上能與之分庭抗爭的台灣偶像劇。

當年,韓國在兩年內便連續翻拍了《敗犬女王》《我可能不會愛你》《命中註定我愛你》三部口碑與人氣都十分不錯的台灣偶像劇——這系列的翻拍行為,也可以看出韓國偶像劇在尋求改變,尤其是《敗犬女王》《我可能不會愛你》中對大齡女性愛情觀的描繪,也啟迪了韓國偶像劇從“瑪麗蘇”劇情中擺脫出來,加入較為深刻的人生思考內涵。

可是這幾部劇都反響平平,直到《步步驚心:麗》的出現,這部翻拍自中國熱門古裝偶像電視劇《步步驚心》的作品在韓國掀起了久違的古裝旋風——要知道當年在韓國,除了《還珠格格》是其國民認知度最高的劇集,《甄嬛傳》也曾是文化輸入的“強勁之旅”。

因此韓國對同是清宮劇的《步步驚心》十分具有好感,且其故事也更適合韓國的偶像劇套路。 《步步驚心:麗》不僅收官時收視率大爆11.3%,坐鎮當時韓國第一收視,更獲得了國內觀眾的肯定,“同樣的故事拍出不一樣的味道。”

《步步驚心:麗》可謂空前成功,而在此後的幾年,中國電視劇由於視頻平台的飛速發展,品質上有了質的飛躍。 2020年,韓國在中國網絡劇中挑選兩部大爆劇翻拍,一部是見證中國網絡劇變革的作品《太子妃升職記》,另一部則是國產網絡劇青春校園題材的代表作《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前者翻拍劇《哲仁王后》一改原版“寒酸服裝只能靠窗簾布來湊”的網絡劇囧狀,華麗的服裝堪比韓國正統大劇;後者翻拍劇《緻美麗的我們》則可惜有點水土不服,口碑不高。

從台灣偶像劇到內地大爆劇,韓國的翻拍不僅見證著劇集市場的更迭,也經歷著中國網絡劇的不斷崛起的時代。而越來越繁榮的劇集市場也不斷地刺激與促進韓國與中國劇集出品方在求新、求變、求升級——相比十年前偶像劇稱霸天下,如今韓國劇集現實、權謀、奇幻、懸疑等題材多面開花,已然全面度過瓶頸期。

故事與成片雙重輸出

中國文化“走出去”正在路上

在韓國重啟翻拍中國劇集之際,日本、泰國等亞洲國家也在“挑選”這些年中國電視劇的話題之作,其中便有日本2021年翻拍自《微微一笑很傾城》的《灰姑娘上線啦》,泰國2021年翻拍自《杉杉來了》的《杉杉來吃》,翻拍自《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的同名劇集……與此同時,泰國版的《下一站幸福》《親愛的,熱愛的》等劇的翻拍也在緊鑼密鼓地籌備中。

時下,韓國翻拍國內劇集的消息也在不斷傳來——《三十而已》《贅婿》《七月與安生》《想見你》《沉默的真相》……幾乎呈井噴式爆發,而與此前以偶像劇為主不同,韓國的這一波翻拍浪潮,從聚焦女性獨立到尖銳敏感的懸疑題材,以及到現實向青春片、奇幻色彩青春片,甚至架空世界的古裝題材,都能感受到韓國製片公司看中的不僅是這些劇集本身紮實的劇本,也是看中它們在類型上呈現的多元化。

而電影方向,除了正在拍攝的《不能說的秘密》主打奇幻、青春、音樂外,翻拍自中國諜戰電影《風聲》的影片《幽靈》也在積極籌備中。當然還有必不可少的經典香港警匪片,比如韓國此前就在戛納宣布已拿下2009年的高口碑香港電影《意外》的版權。可以說,中國影視上的“文化輸出”開始逐漸見成效。

值得注意的是,《沉默的真相》的韓國版《直到天亮》與《風聲》的韓國版《幽靈》,其改編並非原版影視作品,而是直接買下原著。前者是作家紫金陳的小說《長夜難明》,後者則是麥家的暢銷小說《風聲》——這不免讓人想起日本本格推理大師東野圭吾的小說被改編成多國影視作品。在這兩部翻拍作品的身上,能清晰地看到影視作品作為中國文化進一步海外輸出的橋樑,將擁有更多的可能性,其帶給海外觀眾的除了劇情上的吸引力,更有通過影視作品呈現的中國文化主流價值觀。

當然,中國影視作品不斷被翻拍的浪潮是建立在更多國產劇集國外發行之上,它們的海外先行與拓展為文化破壁奠定了重要基礎——《隱秘的角落》海外人氣頗高,被美國《綜藝》雜誌評選為“2020全球15部最佳劇集”;《陳情令》連續兩年登上全球頗為權威的Tumblr電視劇榜單,2020年更是進到前十名……

據了解,2018年到2022年,騰訊視頻、愛奇藝、芒果TV等網絡視聽媒體平台積極拓展海外市場,電視劇出海走向產業鏈合作、本土化平台化運營新階段,實現從“走出去”向“播得好”的跨越,重大主題劇集海外傳播取得重大突破,中國電視劇海外影響力不斷增強。這一階段共出口電視劇2689部次,10萬多集。

今年三月,國家電影專資辦在官網發布《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2022年度國產影片海外發行與版權銷售獎勵項目申報指南》,《申報指南》中表示對國產影片在海外市場上映和海外版權銷售,依據所取得的相應收入,按比例給予獎勵,從而鼓勵中國影視不僅要“走出去”,更要“有效走出去”,一定程度上推動了中國影視文化的海外輸出。

文化走出去並不是一朝一夕的,從讓海外觀眾看中國影視到讓海外出品公司翻拍中國影視,其中所呈現的是中國影視行業不斷突破與創新的結果,也凝結著一代代中國影視人的心血。而現在,中國文化全球範圍升溫,我們也在越來越有自信地向全世界展示中國文化,期待在未來有更多的影視作品能傳播到國外,讓中國文化真正強起來!